♣ 召會對方言的看法

召會對方言的看法

 

在這點上,我要題出一個問題,是和說方言有關的:為使身體能彀生機的長大並彰顯基督,說方言到底有沒有幫助?我們必須謹慎的回答這問題。倘若我們說,說方言對身體的長大毫無幫助,那就錯了。說方言多少與那靈有關,而那靈是為著身體的。為這緣故,我們不該說,說方言對身體絕無幫助。決定的因素在於我們對說方言的領會和實行。如果你說方言只是為著自己的利益,這就會破壞身體。倘若你說方言是為著身體,你也顧到身體,你的說方言就對身體有幫助。我們中間有人曾見證說,說方言在他們裡面激動他們尋求基督。這是個不能否認的事實。誠然,尋求基督乃是憑著那靈,並且是為著身體。然而,那些藉著說方言被那靈激動而尋求基督的人,可能不領悟,他們尋求基督該是為著身體的。在這事例中,他們對說方言的領會有點缺欠。

 

說方言對身體是不是有幫助,完全在於正確的領會和實行。 現在讓我題出另一個問題:在為著神的行政建造召會的事上,說方言有沒有幫助?答案清楚、明確的是:『沒有。』特別是今天所實行的說方言,對神的行政一點幫助也沒有。反之,從層出不窮的例子看,說方言會破壞召會,拆毀神的行政,並推翻神聖的管治。 保羅和約翰的著作 哥林多前書是保羅在以弗所寫的。保羅寫這封書信的用意,是要改正、調整在哥林多的召會。當時不論在基督徒的生活,或在神的行政上,那裡的召會都是一團混亂。保羅的用意是要規正哥林多人,救他們脫離受打岔的光景,並把他們帶回神經綸的中心線上。保羅寫這封書信時,正在享受以弗所召會絕佳的召會生活。羅馬書是在哥林多寫的。保羅寫完哥林多前書之後,就離開以弗所,訪問哥林多。正如他在哥林多後書所說,他遲延到哥林多人那裡,是因為要寬容他們,不願帶著憂愁到他們那裡去。但因著他們收了保羅的前書,就悔改並受調整,保羅就歡歡喜喜的到哥林多去看他們。當他留在哥林多時,就寫了羅馬書。 羅馬書是基督徒生活和召會生活基本的輪廓,管治的概要。在這卷書中,保羅對於說方言或神醫隻字未題。從在哥林多召會的經歷,他知道方言和所謂神奇的醫病是多麼破壞召會。當時,哥林多召會正是這些事的溫床。許多人為說方言狂熱,為神奇的事物瘋狂。然而,召會就被這些事破壞、毀壞了。保羅領悟到這些事給哥林多召會所帶來的破壞,所以當他寫羅馬書時,就格外清明。 在羅馬十二章,保羅說到在主的身體裡正確恩賜的功用。我再說,保羅在這裡對於說方言和神醫隻字未題。他所強調的乃是憐憫人、彼此相愛、款待聖徒。這指明保羅率先貶低說方言。保羅在他完成的職事裡,對於說方言是採取貶抑的態度。 倘若這是保羅在他完成職事裡的態度,那麼約翰在他修補職事裡的態度又是如何?約翰在他的約翰一書中有沒有題到任何關於說方言、神醫或神蹟的事?沒有。約翰在該書中所說的,乃是根據他的福音書。在約翰七章三十七至三十九節,約翰指出,凡信入基督的人都要接受那靈,並且從他們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來。這裡的靈不是指說方言或醫病,乃是生命的靈。在基督裡的信徒都要喝生命的靈,然後從他們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來。這是約翰在他的福音書中所說的。到了約翰一書,他繼續說到我們裡面的膏油塗抹。他不是說我們身上的膏油塗抹,乃是說我們裡面的膏油塗抹。我們裡面有生命的靈,這靈就是那塗抹我們的膏油。這膏油就是出埃及三十章,複合著香料的油所豫表的。這膏油塗抹不是以神奇的方式來經歷,乃是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以自然的方式來經歷的。因此,從這裡我們看見,在不強調說方言、醫病或神蹟的事上,約翰與保羅乃是一。 關於那靈,約翰在啟示錄裡說了甚麼?他並沒有題到任何關於說方言或神醫的事,但他卻說到七靈。根據啟示錄四章五節,這七靈乃是七盞火燈,從裡面發光照耀。這七燈的發光照耀並不是神奇的,乃是正常的。 在啟示錄四章我們看見神的七靈,就是七燈;但在二十二章,我們看見那靈,由從神和羔羊的寶座所流出澆灌新耶路撒冷的河所表徵。這裡還是沒有題到說方言。倘若說方言那麼重要,那麼要緊,保羅和約翰當然會加以強調的。 不鼓勵說方言的原因 我所渴望的乃是為基督說話,並且說出基督。可是,特別為了幫助年輕人,我有負擔說明我不鼓勵說方言的原因。我雖然不反對說方言,可是我也不鼓勵。我的理由乃是基於親身的經歷和觀察。

 

我不鼓勵今天的說方言,因為牠可比作鴉片或嗎啡。作醫生的都知道,鴉片和嗎啡對於某些疼痛或疾病是有療效,但用量、用法必須限制。使用得當,限制得宜,鴉片和嗎啡就很有用。使用這些藥物的危險,乃在於這些會使人上癮。人一旦對鴉片或嗎啡上了癮,後果就相當可怕。許多人可能練習說方言,說了一陣子,就不說了,但有些人卻上癮了。他們可能上癮到一個地步,當他們來在一起聚會時,不顧到其他任何事。他們太顧著說方言,即使所謂的方言不是真的,他們也不在意。

第二,就長遠看,說方言並不能幫助信徒在生命上長大。反之,沉溺於說方言可能會導致情慾的放縱。不錯,有些人見證,說方言會在裡面激動他們尋求基督。這是說方言正確的結果。但是沉溺於說方言的人只顧到自己的狂熱,卻不懂得節制。結果,他們中間就有許多淫亂的事情發生。

第三,沉溺於說方言的人,無心聽十字架以及基督深奧之事的話。他們沒有興趣知道,基督的十字架如何對付肉體和己。他們不在乎這類公義清明的話;他們就像一塊被劣等木工蹧蹋的木頭,不能用來作上等的家具。他們無心知悉基督深奧的事或復活裡的生命。例如,我們所釋放哥林多前書的信息,以及構成神聖啟示之心臟的四卷書─加拉太書、以弗所書、腓立比書、歌羅西書─的所有信息,他們無耳聆聽。反之,他們喜歡注意行傳二章、林前十二章和十四章。然而,他們誤用了這部分的聖言,無心聽清明的話。 因著我從主所領受的負擔,並因著祂的託付,我深恐靈恩運動會潛入主的恢復裡。這事若是發生,主的恢復就會受到破壞。但這並不表示我反對真正的說方言。真正的說方言是出於神的,我並不反對。但是,我不鼓勵今天的說方言。此外,即使是靈恩運動的領袖,這些年來也作了一些修正。他們領悟,若不作某些調整,他們就無法推展他們的工作。我聽說在美國密蘇里州春田市(Springfield)神召會的神學院,學生受教導,在會眾聚會時要強調教導,而不強調說方言,並且鼓勵人要說方言就在私下說。但是,說方言還是攔阻了那裡許多親愛的聖徒在生命上的長大。

第四,沒有其他的基督徒像這些鼓動說方言的人這麼孤立,這麼四分五裂。每一個說方言的人都是孤立、個人主義、分裂的。每個人都只顧到自己。藉此我們看見,仇敵潛入而利用一些也許出於神的東西,來破壞神的行政。在五旬節派和靈恩運動的人中間,沒有建造可言,沒有身體生活,沒有顧到一,也毫無神聖的行政。 現在,我們能彀明白保羅在哥林多前書的觀念,我們也知道他寫本書時,他靈裡和心裡的負擔。

 

保羅深深關切基督的身體,關心神的行政。他認識神的心意和神的計畫。他知道神的定旨是要得著一個身體,來生長基督並彰顯基督,也要得著召會,來執行神聖的行政。今天的說方言已經被仇敵利用,攔阻身體的長大,破壞為著神行政之召會的建造。因此,我不能鼓勵說方言的實行。但是,我要再說,我並不反對真正的說方言。達祕認為說方言的時代已經過去,這點我不同意。真正的說方言仍然可能存在,但是說方言必須行得合宜說方言實在弊多於利。已過我們曾三次試著在召會生活中實行說方言,而每一次我們都受虧損。我們盼望主的恢復能蒙保守,免於受今天說方言可能引起的破壞,而能在純淨生命的路上往前,不受任何攙雜的破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