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認識聖經神學(高偉勳 Graeme Goldsworthy)

我如何走進了聖經神學–梁耿碩

讀經多年,除了心中所喜愛的幾節經文,你是否對聖經有整全的認識?
對於「神的國度」、「神的旨意」、「死後的生命」等重要的聖經主題,你是否能從整本聖經找出這些主題的發展脈絡?

 


 

「聖經神學」。正如重要的聖經神學家高偉勳所說:「我深信要正確了每一段經文的含義,必須先明白聖經的完整性,以及從創世記到啟示錄所涵蓋的總體信息。」(《認識聖經神學》,頁6)」

把個別的故事連結於整幅的圖案中。這圖案包括處於現時現地的我們,耶穌基督的升天和祂在末世的再來。聖經神學可以讓我們看見自己與那些古舊聖經故事的關係。能了解這些關係,就能了解這些故事對我們的意義。」 (《認識聖經神學》,頁22-23)


聖經神學是神學研究的一項類別,嘗試逐步地呈現出各年代聖經作者的思想形式、範疇、歷史背景、教導,不是強將系統神學的分類加於經文之上。聖經神學屬於描述性、綜合性,而非分析性的學科」(《神學求生指南》,頁232)


 

新聖經神學的特色 (摘錄自我如何走進了聖經神學–梁耿碩)

那麼,如此多元紛陳的新聖經神學運動,有甚麼共同的特色呢? 綜合幾位學者的看法(主要參考羅凌思的〈新聖經神學運動〉《山道期刊》總第二十八期與《新聖經神學辭典》New Dictionary of Biblical Theology),我們可以簡單歸納如下:

其一是探究舊約與新約之間的關聯性,也就是兩者並非截然二分而是緊密相關的,要理解新約,必須站在舊約的基礎上;要明白舊約所指向的事物,或者說是舊約所要開展而後完成的樣貌,我們不能沒有新約。或許我們可以借用舊約學者萊特在《宣教中的上帝》所使用的比喻,那就是舊約並非運送新約這艘太空梭上太空的火箭,當任務達成之後,就可以脫離丟棄了;相反地,舊約乃像是樹幹的內部年輪,新約則是伸展而出的樹枝與果子,兩者是密不可分的生命整體。

二個特色,則是以基督為中心來理解舊約和新約這一整體的宏大故事舊約和新約共同構成了上帝的宏大敘事,是關乎上帝如何創造並拯救、更新受造萬物。所謂以基督為中心,並不意謂我們在新舊約的每段經文都可以看見指涉基督之處,若是如此,會有落入寓意解經的危險;我們乃是透過耶穌基督,聚焦於耶穌基督,以基督為中心的架構「在救恩歷史的進展中,關注上帝的信實、智慧與目的」 (《新聖經神學辭典》New Dictionary of Biblical Theology,p.10)

第三,這樣的聖經神學,也是兼顧了分析與綜合,多元與合一;既承認聖經各書卷有其差異性,也同時承認合一性。換言之,我們能夠也應當深入地探究「五經的神學」、歷史書的神學,詩歌智慧書的神學,先知的傳統,還有路加神學、約翰神學、保羅神學、彼得神學等等,同時主張有「舊約神學」、「新約神學」以及「整卷聖經的神學」:不是把舊約神學、新約神學完全隔開,而是看作一個整體。

在這些特色當中,聖經學者們開始更多體認到聖經有其故事線:單單從「命題式真理的集結」這個角度,我們是無法完全理解聖經的,在六十六卷書卷中,從伊甸園到新耶路撒冷,訴說的乃是萬物的受造、世界的墮落、上帝的救贖與至終的更新圓滿,是關乎上帝的得勝,祂將在全地掌權。


賴特的五幕劇(創造、墮落、以色列、耶穌、教會),就將今日的我們和整個舊約與新約時代連結起來,更清楚意識到我們作為「神的子民」的意義。當我們越熟悉過去的四幕,我們便知道如何迎向現在這一幕,如何活得更像上帝的子民,或者如萊特的《宣教中的上帝》所述,以上帝的使命作為貫穿整本聖經的主題,明白我們如今要成為祝福萬民的子民。


這樣的敘事觀點,某種程度回應了從聖經神學一開始所關注的歷史與神學之結合:兩者是密不可分的;我們應當注意到聖經的「不是寫給我們」(not to us) 和「為我們而寫」(but for us)的區別,也就是說,「不是寫給我們」的這個層面,是尊重經文的歷史性,明白對於原初讀者與特定歷史時空中的意義,避免時代的錯置;同時也承認這是「為我們而寫的」,這個歷史的文本也是啟示的文本,是三一上帝的言說,對我們來說是有權威的,是能夠影響、塑造我們的。是的,聖經神學今天仍舊形塑我們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