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關心與焦慮—王崇堯老師

 

德國存在主義哲學家馬丁、海德格,在其出名著作《存在與時間》( Being and Time ) ,引用一個古老神話來談及作為人存在的意義。有一次,Care(Cura女神)過河時,看到了一堆粘土;她若有所思地拿起一塊,開始塑造它。當她正在思考自己做了什麼的時候,Jupiter走了過來。Care請求他賦予它靈魂(spirit),他很高興地答應。但當她想要以她的名字care來給它起名時,Jupiter卻禁止,並要求以他的名字jupiter取而代之。


當Care和Jupiter爭論不休時,Earth站了起來,並希望將她的名字賦予這個生物,因為她已經將她身體的一部分給予了它。他們請求Saturn擔任法官。Saturn給予他們以下似乎是公正的裁定:Jupiter既然你賦予了它的靈魂,你可以在它死的時候接回那個靈魂;Earth既然妳已經給了它身體,妳可以在它死的時候接回那個身體。
然而,Care既然妳是首先造了這個生物,只要它活著,妳就會擁有它。因為你/妳們之間對它的名字有所爭議,所以就叫它homo(拉丁語為人類),因為它是由humus(腐蝕的土)作成的。

Care(Cura)該古典語言有兩個基本但相互矛盾的含義:一方面,它意味著憂慮、煩惱或焦慮;但另一方面,也意味著為關懷、關心他人。難怪主前一世紀的羅馬思想家 Seneca會說「關心」與其說是一種將人類拖累的沉重力量,不如說是一種將人類提升並與上帝平起平坐的力量。
對Seneca來說,Care不只意味著「關心」,它還具有專注、認真和奉獻的含義。人類和上帝都有實現善的能力。在上帝那裡,善就是衪的完善本性,但在人類中‧,善是要通過「關心」他人來完善的。


Care的意義在此顯明,對人類的「關心」總是需要承擔一種塵世、身體元素被拉回地上現實生活的「擔心」,但同時Care又賦予本身一種因愛而甘心向上達至神聖的精神元素。
「關心」作為負擔的關心和作為關懷愛的關心,兩者無時不在的鬥爭,不只成為心理學探討的因素,也作為神學探討「焦慮」與「終極關懷」的信仰課題。由此,古典Cura關愛的神話,傳達了一種現代理解,即關愛對於成為人類和過人類生活的意義至關重要,因為它真實地提供了人類存在的困境,同時也指引出人類生活價值中的路徑。

這個神話故事在神學上更重要的意涵是,人還活在世上的時候,該如何克服身體與靈魂的衝突(非二元論),來達成生命存在世上的和諧與合一。我們每一個人對自我內在心寧(或靈魂)的關懷,傳達著我們人類在選擇關心的事物中,總是存在著事物背後價值的想法,也許我們可以趁此跳脫柏拉圖在蘇格拉底的《申辯》(Apology) 中所說:「不要讓對身體或金錢的關心,超越你的靈魂和其福祉」;而是讓我們內在心靈(靈魂)的培養,如同神學家田立克所言,成為「統合生命力量與意義」之所在。


對終極關懷(Care)的投注,來消除生命中的擔心(care) ,甚至焦慮,正是內在心靈力量(或靈魂) 作為「統合生命力量與意義」之所在。
且藉由內在心靈力量(或靈魂) 來作為「統合生命力量與意義」,我們不只可以在生理、情感、智識發展自己,也可展現個體和其它萬事萬物的深刻連結,使個體對生命的整體性和獨立性更具深沉歷練,體悟創造的豐富感,及驚豔於各種不同的生命妙處,展現日復一日對生命價值之領悟,並在「敬畏永恆」、「主體價值」、「萬物連結」、「愛與關懷」、「人格統整」、「情緒表達」到「知行合一」等等來引發活力,實踐個人生命意義,讓Care(關心) 我們的創造主,時時刻刻安撫了我們的care(擔心與焦慮),也成為我們care(關心)他/她人的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