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0 APELT 講座【惟獨基督】—歐使華牧師

202103信神院訊

為了預備這次講座,我首先就是打電話給我的摯友,羅辛(Dr.Robert Rosin)博士。羅辛博士現在是聖路易協同神學院榮譽退休教授,在2016年退休之前,他已經教了35年歷史神學。而且,比起其他人,我更想跟他聊路德。所以我從他開始。我告訴他我的主題是「惟獨基督」。
「我應該從路德的哪部分作品入手?」我問他。「我務必要讀的關鍵文本是哪些?我在路德的作品哪裡可以找到『惟獨基督』?」他的回應是「無處可尋,又到處可見。(It’s nowhere, and it’s everywhere.)」
我明白,今年的這次講座,是以拉丁文solus(惟獨)開頭的系列講座第四場。很不幸,前三場我都沒能參加,所以如果你們參加過前面的講座,發現我講的有重複的,請多包涵。但是,這值得再聽一聽。如果你們之前沒聽過,那麼在我講別的之前得先聽聽前三個惟獨。路德從未提到過三個惟獨(或四個惟獨或五個惟獨)。用「單靠聖經」「單靠恩典」和「單靠信心」這樣的說法來概括路德神學,是比較新近期的做法。在19世紀這些說法才開始盛行。路德確實用了這些措詞,只是他沒有像我們今天這樣將它們放在一起使用。其中有些詞他用得更多一些。


你們可能也知道,提摩太·溫格爾曾說過,他發現路德在作品中用了大約200次「sola gratia(惟獨恩典)」,1200次「sola fide(惟獨信心)」,不到20次「sola Scriptura(惟獨聖經)」。1 很不幸,溫格爾沒有說「solus Christus(惟獨基督)」在路德的作品中出現過多少次。儘管這個資訊很有用,但溫格爾自己也提醒我們必須謹慎使用。溫格爾沒有統計路德用了多少次這些拉丁詞的德語同義詞。當然,有些地方路德雖然提到了這些觀念,卻沒有使用這些拉丁詞。我們開始意識到羅辛博士那句話中所包含的真理,即在路德的作品中,特別是關於「惟獨基督」,的確是「無處可尋,又到處可見。


我們先來看一看這個觀念對路德的意義,然後轉過來看一看它對我們當今的重要性。我們不能為了這個觀念而遍查路德作品「所有地方」。我們沒有那麼多時間。但我想如果我們「無處可尋」,你們會覺得失望,而且你們失望是對的。我建議從兩個例子來看,「惟獨基督」如何塑造路德的所有思想。第一個例子是路德對「聖經是什麼?
」的回答。第二個就是路德對「上帝是誰?」的回答。


你們可能會期待我從路德對「我們如何稱義?」這個問題的回答開始。在他對這個問題的回答中,路德經常提到惟獨基督,甚至用的就是惟獨基督這個詞。比如,在賽五三5的注釋中,路德以一貫的、直截了當的方式寫道:「因此這處經文可以得出如下結論:『惟獨基督背負了我們的罪。我們的行為不是基督。因此我們的行為無任何義可言。』」路德用拉丁文寫下,用的正是「Christus solus」,即「惟獨基督」。2
在創十五6的注釋中,路德寫道:因此,要學習,不要將義歸於你們的愛、或你們的行為和善功;因為它們總是不潔淨、不完美和受污染的。因此,它們要求我們承認自己的不配,謙卑自己,祈求上帝的赦免。但要將你的義單單歸於上帝的憐憫,歸於惟獨基督的應許,就是信心所領受的應許,且透過這應許,在面臨上帝的審判台時,保護自己不受良心的控告。3


這裡除了另一個惟獨,「惟獨靠著憐憫」(!),我們還看到了「惟獨靠著關乎基督的應許」,但是我們很快就將看到,對路德來說,「soli promissioni de Christo(惟獨靠著關乎基督的應許)」與「soli Christi(惟獨基督)」,也就是將你的義「惟獨歸因於關乎基督的應許」與「惟獨歸於基督」這兩者幾乎沒有差別。
我再舉一個例子。在約一16(「從他豐滿的恩典裡,我們都領受了,而且恩上加恩」)4的注釋中,路德寫道:這是約翰福音中的金句;這跟我們已經討論過的那節經文是同等的:上帝的兒子是「真光,照亮一切生在世上的人」。因此,凡不承認、不相信基督,不讓基督成為自己救主的,都是且一直是可怒之子(弗二3)、可咒之子,不論他
被稱為什麼或他是什麼。但是,人若要尋得憐憫,勢必只能靠基督。只有祂能以祂的豐盛使我們這些窮乏人富有,以祂的義除去人若要尋得憐憫,勢必只能靠基督。只有祂能以祂的豐盛使我們這些窮乏人富有,以祂的義除去我們的罪,以祂的生命吞滅我們的死,將我們從被罪、偽善、謊言和詐欺玷污的可怒之子,轉變成恩典與真理之子。人若沒有這位人子,就什麼都沒有。5


這裡路德是在用德文講道,而不是在用拉丁文寫作,但不管用哪種語言,重點都是一樣的:人若要得恩典,就只能透過基督——allein durch Christum。惟獨基督將我們從可怒之子,變成了恩典與真理之子
對路德來說,「惟獨基督」的意思就是,「你若沒有基督,你就一無所有」。我們可以舉出一個又一個這樣的例子,
路德強調惟獨基督在我們的得救和稱義中的作用。雖然我們很熟悉這些話,但是我們聽再多也不會覺得厭煩。因為對我們來說,這些都是生命的話語。我們需要聽這些話語,不僅是因為它們能給我們安慰、力量和喜樂,也是因為它們也提醒我們,除了基督,除了基督,別無他物能救我們。我們稍後會回到這一點,但路德所強調的惟獨基督,還有另外一些內容也是非常重要的,我們需要聽一聽。


最後,我們要信靠基督。不論上帝希望現在還是明天取走我的性命,我都想留下這一遺產,那就是我渴望承認基督是我的主。
這一點不僅是我從聖經中得出的,也是我從自己的經歷中得出的,因為基督的名常常在別人都不能幫助我的時候給我幫助。所以我擁有了對我非常有益的話語和行為,即聖經和經歷,這兩者上帝都充充足足地賜給了我。面臨試探的時候確實非常艱難,但這卻是為了我的益處。
「我們要信靠基督。」路德將我們帶回我們的起點,並論證了我所斷言的真理。「惟獨基督」是路德整個神學的核心;它真的無處不在。惟獨聖經,惟獨信心,甚至惟獨恩典,只有當它們將我們總是且只帶回到基督時,這一切才是有效的、必要的和有用的。


 

1.提摩太·J·溫格爾,「對馬丁·路德作品中出現的『惟獨聖經』的注解」,出自《路德公報》Timothy J. Wengert,
「A Note on 『Sola Scriptura’ in Martin Luther’s Writings,’ Luther-Bulletin 20 (2011): 21-31。另見提摩太·J·
溫格爾所著的《跟馬丁·路德一起讀經》Timothy J. Wengert, Reading the Bible with Martin Luther (Grand Rapids: BakerAcademic, 2013), 16-21。
2.WA 31.2,第433頁。“Christus solus portat peccata nostra. Opera nostra non sunt Christus. Ergo non est
operum iusticia.”

3.馬丁·路德所著的《創世記第15-20章的講章》Martin Luther, Lectures on Genesis: Chapters 15—20 (Luther’s
Works, Vol. 3; J. J. Pelikan, H. C. Oswald, & H. T. Lehmann, eds.; Saint Louis: Concordia Publishing House:
1999), 25)。參考WA 42,第566頁:「sed soli misericordiae, soli promissioni de Christo.」
4.所有英文聖經均引自ESV版本,另有規定除外。
5.馬丁·路德所著的《約翰福音第1-4章講道》Martin Luther, Sermons on the Gospel of St. John: Chapters 1—4
(Luther’s Works, Vol. 22; J. J. Pelikan, H. C. Oswald, &
H. T. Lehmann, eds.; Saint Louis: Concordia Publishing
House: 1999), 130–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