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521:意料之內又充滿意外—陳冠賢老師

202103信神院訊

對路德的前期改革生涯而言,1521年或許可稱之為「意料之內又充滿意外」的一年。這種種意料之內與意外,無非這和路德在1520年的種種作為息息相關,無論是他所發表多篇著作,針砭教廷之諸多弊病,或是1520年末公開焚燬教宗諭令,表明其斷無妥協或放棄改革之可能。


不意外地,1521年首先迎來的是元月3日教廷頒佈詔書《羅馬宗座應該》(Decet Romanum Pontificem)宣告對路德施以絕罰。緊接著,2月13日神聖羅馬帝國新任皇帝查理五世於沃木斯(Worms)召開國會全體大會,由教廷代表亞良德進行對路德為異端之指控,並於3月11日發出信函邀請路德前來國會答辯。於此期間,路德除了授課、宣講及預備出席沃木斯國會之外,同時也與德意志學者恩麥色爾(Jerome Emser, 1477-1527),針對教宗權柄、神職人員地位
及聖經與傳統之關係,展開系列論戰。此外,他也針對義大利道明會士迦塔利諾(Ambrosius Catharinus, 1483-1553)的攻擊,進行答辯。而即使在前往沃木斯之前,他也不忘記為威登堡的會眾宣講,即《論為教導良心之三種良善生命的講章》1
4月16日,路德抵達沃木斯,兩天後在皇帝與國會全體大會面前發言及答辯。其中最為人熟知的「這是我的立場」( Hier stehe ich. ),就在此答辯中出現。5月25日,皇帝頒佈沃木斯諭旨(Edict of Worms),宣布路德被視為已被定罪的傳異端者,並且不容許任何人庇護他,而且追隨者也要被定罪。至此,路德不僅被拒絕於羅馬教會之外,也在帝國中無立足之地。


其實,早在皇帝頒佈諭令之前,路德已離開沃木斯。他原本要返回威登堡,但途中發生意外:當他行經埃森納赫(Eisenach)郊區時,突然遭遇不明武裝騎士綁架。原來是支持路德的薩克森選侯智者腓力,為保護路德,特意派遣武士偽裝成盜匪,將路德假綁架至瓦特堡(Wartburg)安置。而被匿藏的路德為避人耳目,也留髮蓄鬍,換上武士裝束。而他也未因此頹喪不振,在瓦特堡匿藏期間,他先後完成了〈尊主頌〉註釋2、詩篇六十八篇註釋3、《論私人彌撒之廢除》4及《對修道誓約之評判》5等著作,同時也針對魯汶(Louvain)神學家拉托穆斯(James Latomus,1475-1544)發表之《由魯汶神學家們所著,為譴責馬丁路德弟兄之教義條款之出自聖經及古代作者之理據》進行反駁6。而在匿藏瓦特堡期間,路德最為人所熟知的貢獻,就是將新約聖經全部翻譯為德文。
雖然1521年,路德遭遇來自多方的挑戰以及來自帝國的不公判決,但無論是意料之內或之外,他並未因此暫停,甚至中斷推動改革的步伐。適逢1521年五百週年,這依舊是值得我們深思與紀念的時刻。


1. A Sermon on the Three Kinds of Good Life for the Instruction of Consciences, LW 44:235-242.
2. LW 21:297-358.
3. LW 13:3-37
4. LW 36:133-230.
5. LW 44:251-400.
6.Against Latomus, LW 32: 137-2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