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父親胡茂生牧師—胡忠信

我曾經在臉書,介紹我的家族信仰的故事(見今年1月15日臉書),我們胡家六代,已經有10位牧師,這是極大的恩賜,而關鍵人物就是我的父親胡茂生牧師。

我的父親在二戰末期被日軍徵召為士官候補生,也就是少尉預備軍官。他下定決心,只要能存活下來,一定從事傳教士工作,服務人類,榮神益人。兩顆原子彈,改變了他的命運。戰後,他從台南北上,就讀台灣神學院。幾年以後,他以第一名畢業,原因是同班同學,吃不了苦,對牧會沒有使命感,紛紛落跑,我父親是該屆唯一畢業生。父親的第一份工作是馬偕紀念醫院宗教部主任,與我母親結婚,她當時是松山國小老師,兩人生活相當舒適。

但是,台灣神學院的美國籍院長孫雅各牧師,説年輕牧師不能太舒適,應該到偏鄕傳教。於是我父親帶著母親到宜蘭縣頭城教會牧會,當時是一個鳥不下蛋的貧困小漁港,會友大都是漁民。我父親的第一個月薪水,是大家籌集出來,會友覺得不好意思,説能不能以捕獲的魚補足薪水,我父親甘之如飴,終身養成每餐必有魚的習慣。我父母在頭城牧會5年,我的外祖母的父親是漢醫及漢學老師,非常重視教育。外祖母看到我即將就學,告訴我媽媽:這樣待下去,我會處於起跑點不平等,未來最多就是初中或高中畢業而已。我父母於是請調來台北市南門教會,一待就是40年,我父親直到70歲退休。事實上,他仍然從事牧師、教授、志工,直到88歲過世,我母親活到86歲,兩人都是自然死亡,完全沒有予子女負擔,有人説這是福報。

早期教會沒有制度,我父親在台北市南門教會的第一個月薪水,也是月底會友籌集新台幣4百元,這是我媽媽晚年告訴我的。一直到我父親70歲退休,我從來不知道他有多少月薪。我只記得,我們家從來不上舘子,也沒有零食,父母都省吃儉用,但是會友卻常常送我們水果,我迄今仍然保持這個習慣,常吃水果,不吃零食。西方有一句諺語:那個人窮得像教堂的老鼠。我當然知道這是什麼意思。即使如此,我父母卻堅持三男一女的兒女,一定要出國留學,不要做井底之蛙。我父親因為受戰爭耽擱,1964年才赴東京神學大學深造,跟李登輝總統一樣,晚了20年才出國留學。我父親1970年代赴美國教會參訪,最大的心得就是:日本軍方領導層完全沒有世界觀,怎麼敢發動珍珠港事件?

我父母堅信:教育就是最好的投資。價值與信仰就是最好的資產。我父親的遺產,就是一張遺囑而已。他一生都鼓勵人們奉獻,自己還募集資金蓋了六間教會。幸好我們家唯一留日的大弟忠仰,留學大阪商學院獲企管碩士,從基層做起,非常認真努力,成為在台日本商社社長,他就承擔了照顧父母晚年的責任。我的二弟忠倫中年在美國成為牧師,我的妹妹美俐留美音樂碩士,他們都非常虔誠服事别人,銘記父母的言教、身教。

我父親在晚年禱告時,第一句話就會説:感謝上帝照顧我這個來自鄕下的子弟。我現在每天禱告,除了先朗誦主禱文,再來就是感謝父母的價值、信仰資産,一生受用無窮。
2022年2月17日 胡忠信敬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