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凡聖博弈——羅馬帝國與羅馬教會的文化張力—趙林

羅馬帝國與羅馬教會的文化張力


羅馬帝國的三對矛盾及其後世影響

一、羅馬與希臘—西方與東方的文化張力

羅馬征服希臘,希臘文化卻反滲羅馬,二者之間的文化張力導致了兩個“帝國”(西羅馬帝國與東羅馬帝國)之間的歷史對峙。

二、羅馬與基督教—塵世與天國的理想衝突

羅馬殺害了基督,基督教卻顛覆了羅馬,二者之間的理想衝突釀成了兩個“羅馬”(羅馬帝國與羅馬教會)之間的漫長較量。

三、羅馬與日爾曼—南方與北方的權力之爭

日爾曼蠻族摧毀了羅馬帝國,卻被羅馬教會所教化,二者之間的權力之爭演成了兩個“神聖” (神羅馬教會與神聖羅馬帝國)

之間的明爭暗鬥, 最終導致了宗教改革運動和羅馬世界的衰落。


一、基督教在羅馬帝國的發展歷程

1、基督教在羅馬帝國的早期發展:彼得在羅馬建立教會:保羅傳教與“兩希”文化融合:基督與凱撒、皇城羅馬(帝國)與

聖城羅馬(教會)之間的文化張力。

2、從尼祿迫害到《米蘭救令》的250年苦難歷程,基督教會與羅馬帝國的暫時妥協。

3、羅馬的基督教化(基督教成為羅馬國教)與基督教的羅馬化(教會法權體系的建立、對世俗權力的染指,以及普世主義)。

4、羅馬帝國的崩潰與羅馬教會的歷史機緣。

5、日爾曼蠻族入侵後羅馬帝國與羅馬教會對峙的新格局(南北爭鋒)


羅馬與猶太的吊詭

“那個被謀害的猶太,把它的唯靈主義奉送給羅馬人的時候,是不是想向它那得勝的敵人報復,就像從前陳陶爾那樣,臨死時狡猾地把一件浸漬過自己鮮血的有毒致命的長袍交給周比特的兒子?真是這樣,羅馬帝國、各國人民中的赫庫勒斯,被猶太的毒藥慢慢害死,結果頭盔鎧甲都從他那衰朽的軀體上脫落,他那聲振四方的激戰呼號日益低微,變成了僧侶的喃喃祈禱和閹人的顫聲嘟嚷。”—亨利希・海涅: 《論浪漫派》


羅馬帝國與基督教的吊詭關係

“當那個巨大的機體為公然的暴力所侵入,或緩慢的衰朽所腐蝕時,一個純潔而平凡的宗教徐徐潛入人心,在無聲無和微賤中成長起來,從受到反對中獲得新的精力, 終於在卡庇托爾的廢墟上豎起十字架的勝利旗幟。”–―愛德華.吉本:《羅馬帝國衰亡史》


二、兩個“羅馬”的博弈

―羅馬帝國與羅馬教會的歷史關係

1、古羅馬帝國與早期教會的關係―王權壓制教權

2、法蘭克帝國與羅馬教會的關係―王權與教會相互扶持

3、神聖羅馬帝國與羅教會的關係――教權淩駕于王權(“君權神授”)

、東羅馬帝國與君士坦丁堡教會的關係――教權依附王權

5、近代民族國家與羅馬教會的關係――政教分離

6、鷹的理想與天國情懷――兩個“羅馬”對峙的歷史發展(從羅馬帝國與羅馬教會的對立到兩大陣營的對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