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黑暗中與主相遇 —-羅之妍

202009信神院訊

在生命的邊緣傾聽——暑期 C.P.E. 實習心得
黑暗中與主相遇—羅之妍同學(關顧與輔導碩士二年級)


臨床教牧教育(Clinical Pastoral Education英文簡稱 C.P.E.)是一種結合神學、醫學、社會工作和心理學的臨床教育訓練,期待協助傳道人、神學生等受訓者,在協談關顧與陪伴上精進。在學習過程中往往不只是專業知能、同理尊重的更新,受訓者也在醫療院所中經歷生命的有限與無能為力,也面對死亡的軟弱與掙扎,並在這歷程中探索自我、檢視生命、重整呼召,重新認識、信靠、仰望那大能的恩典福音,是在被死亡綑綁的世界中,唯一的出路


在來 CPE 之前,正處在生命的低谷,常感覺靈魂體是解離的狀態,身體的狀況一直在替我說不出的情緒的發聲,而神能使用各種方式安慰我們,在意想不到的時候,恩典早已預備好了。
很多學員都會希望來 CPE 學習自我覺察,但你其實知道自己是什麼樣的人,只是不願意接納罷了。對你而言,最重要的到底是什麼?


第一個破碎我的是個督(個人協談),我告訴督導我發現我最近開始抗拒進病房,我不想放下自己去聆聽別人。我們從病房接續聊到了婚姻,督導的問題重擊了我的心,逼使我重新檢視我的婚姻。帶著分崩離析的思緒回到新竹,那天先生發生了重大的車禍,加長型三噸半貨車被高速撞到翻了兩圈四輪朝天,我先生沒繫安全帶卻連擦傷都沒有,只有輕微脫臼,這個意外讓我設想他的死亡,我卻一點感覺也沒有,我發現了、他也發現了,我瞬間感到我認知的世界開始崩解。

對你而言,最重要的到底是什麼?


第二個釐清我的是沙盤,沙盤遊戲是一種採用沙箱及許多小物件讓人建構出內心世界的一種方式。督導要我隨意拿、想擺什麼就擺什麼,一開始對這個沒指令的指令有些迷茫,但我在邊拿物件邊思考的過程中,發現我想擺個心中對未來的期盼,擺完之後,督導要我替我擺的景取個名,我笑了笑説「白日夢」,他問我第一個擺的是什麼?我説是正中間的十字架,「如果把這個拿掉呢?」他問,我就哭了,我説如果沒有這個在中心,其他都是假的…

面對一望無際純白未經踐踏的雪,問:「路在哪裡?」
而答案就是「走過這片雪,路就出來了。」
《活出心靈的空間》

《活出心靈的空間》這本書中有個比喻,有個求生課程中的其中一項任務是:抓一條繩子,從渠溝的一端把自己盪到對岸。完成這個任務的要領很簡單:「跑過去,抓住繩子,盪過水溝後,在腳著地前,放開繩索。」許多健將都敗在這個表面上簡單易懂的任務,它的困難之處是在於人常太慢才放開繩子,我們必須在半空中就放手,而且要相信唯有如此,才能安全著地。
在 CPE 接近尾聲的時候,我感到自己生命已經有一部份被治癒。當我開始有空間和力量回顧這兩個月的學習時,同學形容我在後期是奮力地把自己剝個精光,我現在就像處在任務中騰空的階段:剛放開繩子(舊的模式),準備躍進彼岸(新的生活)。我即將出院(按:本文著於八月底),但尚未結案,我知道這個整理的過程不會隨著 CPE 課程結束便結束,我可能還是會在碰到挑戰時,試圖抓住繩子、用老方法保護自己,但一旦睜開了雙眼,就不能再緊閉,騙自己看不到人受造的目的:為了要體驗天主。若能開始接受這個事實,那麼不管所需代價是大是小,都無關緊要,因為唯一值得我們關注的焦點,就是追尋天主所要走的旅程。

我們在一切患難中,他就安慰我們,叫我們能用神所賜的安慰去安慰那遭各樣患難的人。〈林後〉一4


從自己成長路途上可以看見,牧靈是個危險、刺激、辛苦的工作,我們不是站在一個安全的位置給予指導,而是和對方一起在苦難當中,我們也在當中被影響、被改變、被調整,上帝給我們嘗試錯誤的自由,並與我們一同承受這些錯
誤帶來的後果,痛苦打開了靈性深度之門,病人的世界、學員們的生命故事,每個人的道路都是獨一無二的,即使是與病人聊天,最終發現的是自己內在的東西,因此病房探訪或牧靈工作都不再是項工作,是個讓上帝在我們身上
工作的過程:在其中我認識自己、面對自己,進而認識上帝。那位為我們從死裡復活的主,衪會陪我走過這死去又重生的過程,這是我在世上最深也是唯一的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