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還在拉自己的頭髮嗎?—施以恩老師

202009信神院訊

施以恩老師這邊文章討論「信心」的對象與在罪人之外的內涵,幫助讀者在理解所謂「因信稱義」時,不會反而高舉了自我的信心,誤把人的「信心」看作因信稱義的唯一要素。施老師在內文中提醒:「當生命的風暴和試探出現時,這樣的信心往往被證明是脆弱的,致使我們常常會懷疑自己信心的力量、可靠性或真實性。」盼望讀者透過這篇文章,重新建立「因基督藉信稱義」的思路。


在歐洲許多人都知道明希豪森(Baron Munchausen)的故事,他是德國作家拉斯伯(Rudolf Erich Raspe)筆下的一位男爵,時常講述自己超乎常理的冒險故事,例如騎著砲彈飛行、或用自己的頭髮將自己從沼澤中拉出來等。特別是後者,人們很容易發現明希豪森冒險故事的荒誕之處:若沒有一個外在的錨點,任何人都無法將自己從沼澤中拉出來。


沒有錨點,無法自救同樣的,當基督徒思考自己如何藉著信心而蒙救贖時,也可能陷入同樣的陷阱之中:我們可能認為自己是因著「相信」(一種行為)而得救的。當你我的基督徒身份建基於個人的信仰告白或是悔改經驗時,這些基礎悄悄地促成一種明希豪森式的信心——嘗試將自己從罪惡的沼澤中拉出來——然而當生命的風暴和試探出現時,這樣的信心往往被證明是脆弱的,致使我們常常會懷疑自己信心的力量、可靠性或真實性。
因「什麼信」稱義「因信稱義」的教義必然是宗教改革的主要主張和核心,但對改革者來說,始終很清楚的是,這種教導並不意味著得救取決於我們相信的能力。


相反地,馬丁路德的掙扎始於認清自己的內在並沒有什麼可以靠著得救——善行不能,公義、力量、能力亦然——因
此,宗教改革的突破(the Reformation breakthrough)更新了人們對於救恩的理解:我們只能將自己置於上帝的手中,並藉著信心抓住福音所應許的解救。1
福音宣講的必要正因著對福音應許的強烈關注,路德認為教會的聖職——福音的宣講和聖禮——是救恩工程中的重要因素。有些人因此開始攻擊路德,批評他與自己過往的教導相抵觸:若說救贖惟獨仰賴信心,為何還要強調這些外在事物的必要性呢?


路德反駁這種誤解,堅持說:「我的教導是堅定的:惟信稱義。但還是不能因此否定,上帝的話語,聖禮,基督,傳福音者,聖靈,父神也能稱義。但正式的稱義都來自信心,因為沒有信心,上帝,基督,或是任何事都對稱義沒有幫助。」2當路德說明因著基督、聖靈與父神能使人稱義,我想原因是很清楚的,因為我們都知道唯有三一神的恩典作為才使得救成為可能。


洗禮、聖餐與聖道
如此,為什麼路德那麼堅持外在的事(聖禮或牧者的講道),甚至將它與信心的重要性並列,並保證它使我們稱義?路德非常清楚人無法自救,因此需要一個外部的錨點來堅定我們的信心。路德在大問答中關於洗禮解釋:「信必有所信的東西——某種它可附著並站在其上的東西。」3這個信心能夠附著在其上的外部錨點,就是透過洗禮、聖餐與講道賜給我們的福音應許。
我信我不能……而福音的應許是無條件的。基督透過牧者的口在洗禮中說:「我奉聖父,聖子,聖靈的名為你施洗」或在聖餐中說:「這是我的身體為你捨的」,這些應許都沒有任何附帶的條件!因此收到的人就得以藉著相信這應許作為回應;若以條件形式給出應許,即「如果您相信,那就…」,我們不只需要相信這個應許,還必須相信自己的信心,我們必須相信自己相信,不然我們沒有確據。4這個問題, 路德在《小問答》的名言中說道:

「我信我不能憑自己的理性或力量信靠我主耶穌。」5因為對路德而言,信心絕不意味著要相信自己的相信能力,不是以跟隨基督的決定當人信心的基礎,而是要完全相信福音的應許,相信上帝為我們所做的一切。


「被動與接受」的信心
因此,對於路德來說,信心總是遠離我們自己,只將信任放在基督的應許上。回到沼澤的意象中,信心不是藉自己的頭髮將自己從沼澤中拉出,而是抓住將我們從沼澤中拉出的上帝之手。信心還是必要的,如路德上面所說,「正式的稱義都來自信心。」但我們的信心不是拯救的重點行動,而是一個溺水者抓住援助之手的自然反應。這種信心不是主動的,而是被動與接受的;它不值得誇耀或依靠,沒有人會稱讚抓住援助之手是個偉大的舉動或貢獻。路德正是在這裡看到了他神學的確實性,因為「它使我們脫離了自我:我沒有義務依靠我的良心,感性的品格,我的作為,而是依靠上帝的應許,真理,而這不能欺騙。」6信心不是依靠我們自己也非自己的信心,而是依靠基督與他為我們所做的並敬拜他。


基督中心的信心觀
那麼,我們今天在基督徒生活中如何才能避免對信心的誤解,以為信心是一種自我救贖的行為?菲利普·凱里(Phillip Cary)提醒我們以正確的視角檢視因信稱義的教導,他解釋說:「以福音為中心可以避免太簡化、單薄地理解因信稱義的教導,正因為它準確地將基督置於中心,而非我們的信心或稱義。總而言之,此教義說明我們在福音中單單藉信稱義,而不是藉著對信心的信心,或是對因信稱義教義的信心。……當我們不必再信靠自己的善行或對自己的信心,這就是一個極大的安慰。」7


仰望為我們信心創始成終的耶穌
因此從本質上來說,人應當始終藉上帝在福音中的應許來看待事務,這使我們無視自己的長處與弱點,始終仰望上帝那隨時準備好、拉我們出來的手臂。這也正是路德在施馬加登信條中留下的神學遺產,當路德談論「第一且首要的信條」時,他將因信稱義的教導嵌入了在福音的無條件應許中。開頭說道「耶穌基督,我們的上帝和主,被出賣,是為我們的過犯;他復活,是為使我們稱義」(羅四24-25),並結束在「除他以外,別無拯救,因為在天下人間,沒有賜下別的名,我們可以靠著得救(徒四12)…因他受的鞭傷,我們得醫治」(賽五十三5)。


在這些福音的應許當中,路德補充道,「我們必須相信這一點。我們不能以任何的行為、律法或是功勞獲得稱義;唯獨藉著信心才能使我們稱義,這是既明確且肯定的。」8很明顯的,因信稱義的核心是福音的應許,不是我們的信心剛強與否;因為信心不是轉向自己,而是外於我們,是「仰望為我們信心創始成終的耶穌。他因那擺在前面的喜樂,就輕看羞辱,忍受了十字架的苦難,便坐在上帝寶座的右邊」(來十二2)。你還在拉自己的頭髮嗎?抑或是你的信心已經依附並站在福音的應許上呢?


1.參羅一16-17 「我不以福音為恥;這福音本是上帝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先是猶太人,後是希臘人。因為上帝的義正在這福音上顯明出來;這
義是本於信,以至於信。如經上所記:『義人必因信得生。』」
2.馬 丁 路 德 文 集 威 馬 版 W A
11:302:22ff。
3.馬丁路德,大問答4:28-29。
4.Phillip Cary, The Meaning of Protestant Theology: Luther, Augustine, and the Gospel That Gives Us
Christ, 2019, 240.
5.馬丁路德,小問答2:3:6。
6.馬丁路德文集威馬版 WA40/1:589:8-10, 25-28。
7.Cary, The Meaning of Protestant Theology, 3.
8.馬丁路德,施馬加登信條 2: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