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家與泉仔伯的故事—胡忠銘撰

我家之所以會走出台灣民間宗教信仰,成為基督教家庭,乃因為曾祖母罹患眼疾,幾近失明,遍尋中醫師診治,還是毫無起色,在越來越糟的情況下,經人介紹,前往台南新樓醫院就診,才得著治癒。在新樓醫院住院期間,曾祖母除了眼疾得著醫治之外,還從宣教師的口中聽到福音,認識了主耶穌。出院之後,經善化教會的牧師,以及教會兄姐熱心的帶領,曾祖母終於受洗歸主。受洗後,還帶領祖父及全家信主。曾祖母受洗至今,已有一百多年的歷史,也因此,廣義上來講,我已是第四代的基督徒。

雖然我家剛信主之初,曾祖母、祖父與叔公,有好長一段時間得忍受村民無情的指責與咒罵,但百年來,蒙上帝特別的保守與賜福。如今,村人已不再排斥基督教的信仰,反而對於家人的信仰,抱持肯定的態度。
我家的祖先有這等福份,能早在一百多年前,就聆聽到基督的福音,並受洗歸主,還是得歸功於長老教會從海外來台醫療宣教的宣教師和醫生,他們在「稱呼主」之同時,也用行動實踐出聖經的教導之故。

每一次提到我家信主的過程,心中都會禁不住想再次分享祖父引人歸主的故事。
故鄉台南縣善化鎮茄拔莊的住家後面,住有一位未曾受過教育、不認識字、父親早逝、母親眼睛失明,又弟妹成群,且家無財產、生活困苦,但卻心地善良的人,我們都稱他「泉仔伯」。泉仔伯年輕時,曾被鬼附身。被鬼附身時,不但面目猙獰、舉動可怕,有時還會脫光衣服,爬上屋頂亂竄。所幸,經信仰堅定的祖父將他身上的鬼驅趕出去,並帶他到教會,泉仔伯才不再受鬼附身的纏絆,恢復正常人的生活,進而受洗成為基督徒。

日據時代的二次大戰接近尾聲時,日本為擔心美軍登陸台灣,年輕的泉仔伯被日本政府徵召到大岡山挖戰壕和防空洞。依祖父和叔公生前所述,當泉仔伯被日軍徵召服勞役時,祖父和叔公兄弟倆曾代替家人前往大岡山探望他,會面時,因天氣炎熱,竟看到泉仔伯只穿著一條「ふんどし」〝hundosi〞(丁字褲),連上衣也沒有,而難過不已。回家後,祖父和叔公趕緊請祖母和嬸婆縫製了兩套大內褲和汗衫,準備拿到大岡山給泉仔伯穿。

幾天後,祖父和叔公再度前往大岡山探視,只是當時並非會面時間,泉仔伯由一位陸軍中尉陪同面見。會面時,沒受過教育的祖父和叔公,使出所有的日文單字,向中尉訴說泉仔伯的家庭境遇。中尉聽完之後,說出了「困ったねー」〝komattane〞(真悲慘,令人頭痛!)這一個感嘆之語,同時也喃喃自語的道出「日本は負ける」〝Nippon wa makeru〞(意為:連家庭這麼困窘的人,也被徵召來服勞役,想必日本的戰局應已到山窮水盡,無力挽回的地步了!)這句話。

這則故事,除了祖父和叔公曾親口告訴過我之外,也曾從泉仔伯的口中親耳聽過。也就是因為這樣,自從小學時代起,我就對於「ふんどし」與「困ったねー」這兩個日文單字的印象特別深刻。
泉仔伯到了適婚年齡,村人一想到他曾被鬼附身、父親早逝、母親眼睛失明、又弟妹成群,且家無田地和財產,只有一間簡陋的茅草屋,實無人願意為他作媒,也沒有女生敢嫁給他,使得泉仔伯一直討不到老婆。還好,鄰近村莊有一位名叫「冊仔」的瘖啞女孩,也因找不到老公,家人頗為擔憂,最後,經由祖父的牽線和協助,兩人終於結為夫妻。
婚後短短的幾年間,夫妻兩人共同生了三男一女,計四個孩子。巧的是,泉仔伯的長子大我一歲,由於母親瘖啞之故,他六歲才學會講話,所以八歲才進入小學就讀,正好和我成了小學的同班同學。二年級時,我們兩人還坐在一起,共用一個書桌上課,也因此成了要好的朋友。基於共同信仰之故,每一個禮拜天,我們也都會相偕到離家三、四公里外的善化教會上主日學。

小學二年級的一天下午,正當老師在課堂上講課時,忽然從教室面向講台左側第二排座位旁打開的氣窗外面(註:當時的教室為日式木造建築,上為玻璃窗,下為百葉木板拉門氣窗),傳出一位女孩緊急用閩南話,透過氣窗向著教室裡面大聲喊說:「榮發仔,恁老母仔要去田裡給人做工,經過電氣路(註:鄉下人稱台灣的縱貫公路為「電氣路」)之時,被拖拉庫(卡車)撞死阿啦!」仔細一瞧,原來是小學剛畢業不久,在家幫忙家務同時照顧小孩的榮發仔之堂姐得知噩耗,特地背著小孩,跑到學校通知身為長子的榮發仔,要他趕快回家。老師聽到氣窗外的吵雜聲,為一探究竟,乃趨前瞭解,並請背著小孩的榮發仔之堂姐進入教室說明事情發生的原委。老師得知榮發仔的媽媽車禍當場死亡,乃要我陪同榮發仔一起回家。回到家裡,大人哭成一團,小孩呆站在一旁,不知所措的畫面,至今仍令我難以忘懷。

辦完喪事後,本以打零工,同時飼養生蛋雞維生的泉仔伯,因缺乏人手,乃改行賣花生糖,同時蒸煮各式各樣的年糕販售,貼補家用。
當泉仔伯逐漸走出喪妻之痛的陰霾,生意也越作越順後,因孩子乏人照顧,只好一面工作,一面照顧小孩。一天,當泉仔伯將剛煮好的熱滾滾麥芽糖漿,用鍋子放置在桌子上,轉身暫時離開準備拿取花生製作花生糖時,年幼的老三,因為好奇,想一探鍋子內所裝何物,乃用雙手抓著鍋子的邊緣往下拉,結果,熱度高達近100度C的麥芽糖漿,從其頸部淋下,使得整個頸部、前胸和下半身嚴重燙傷,經緊急送醫,才撿回一命。由於當時並沒有健保制度,為了醫藥費,泉仔伯耗盡所有的積蓄,還得向人伸手借貸。

老三出院之後,因家庭經濟困窘,和老四一併被送到育幼院請人收養。在不得已的情況下,經村人建議,泉仔伯只好向鎮公所提出貧民戶的申請。由於泉仔伯沒有讀過書,也不認識字,在申請相關手續的過程中,實不知從何辦理起,幸好得著里長和村幹事,以及家父全程的代筆和幫忙,好不容易才辦妥一切手續,被政府認定為三級貧民戶。雖是貧民,但泉仔伯人窮志不窮,在信仰力量的支撐下,經過多年的打拼,不但經濟大有起色,也在不久之後,將孩子從育幼院接回家同住,還蓋了一棟房子,又在村人的介紹下,娶了第二任老婆,幫忙照顧年幼的小孩。

雖泉仔伯早在多年前已經回歸天家,然每次回想起這段數十年前的往事,還是會讓我強烈的感受到,若曾祖母沒有英國宣教師基於信仰之故,遠渡重洋來台設立新樓醫院就醫,她的眼睛很有可能會失明,我家也無法聽到福音而全家歸主。當然,祖父也就沒有從基督而來的權柄,趕出泉仔伯身上的鬼,泉仔伯想必難以成家立業,成為基督徒,進而使得靈魂得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