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申命記的講論特質對當代講壇的啟發—-劉孝勇牧師

2018-12信神院訊
舊約的律法書可不可以作為講道的經文?答案是—當然可以。不但如此,律法書中的最後一部,也是集律法書內容之大成的申命記,本身就呈現講論或講道的特質。申命記的希伯來文書名՚elleh haddabrim,可以直接翻譯為「這些話語」,這標題不但是全書第一節的頭兩個字,也明示以下的內容為「講論」。申命記的作者或是其內容的直接來源—摩西,留下了重要的閱讀指引給第一批及後來的讀者,讓他們可以順根摸藤地,沿著經文文脈的轉折變化,來聽「講道」。縱觀整部申命記,這些明顯的轉折,或是我們可以視為「路標」的經文,正好把本書劃分為三次主要的講論。


第一次講論的範圍為<申一1~四43>,其中的「路標」出現在<申一5>「摩西在約但河東的摩押地,講律法說…」,這裡包含著講論發生的地點及講論的內容形式。第二次講論出現在<申四44~二十八68>,其中轉折標示的經文為—「摩西在以色列人面前所陳明的律法,就是摩西在以色列人出埃及後,所傳給他們的法度、律例、典章」(申四44-45)、「在約但河東伯毘珥對面的谷中」(申四46),再一次出現以摩西為第三人稱的被敘述者及講論的地點、內容形式的表達。若排除最後的附記(申三十四1-12),申命記最後的講論是出現在<申二十九1~三十三29>,段落的一開始,也毫無例外地有這敘述:「這是耶和華在摩押地,吩咐摩西與以色列人立約的話」(申二十九1),地點、表達的形式內容一應俱全。1


申命記天道聖經註釋的作者劉少平,直接指出:「申命記是一部律法書,但它也是一篇偉大的講章。這本書主要的內容是律法的講述,但作者卻以講道的方式來表達:因此我們可以說申命記的中心思想是律法的教導。」2
既然如此,我們怎能輕忽申命記的講道呢?當代的講壇能否從申命記的講論萃取美好的精髓?這是無庸置疑的。首先,從申命記的三大段講論的內容來看,它是要重申誡命,為新一代的以色列人講說律法、誡命、典章,對現代的講壇來說,這是很重要的提醒。講道這件事,其實一點都不複雜,甚至很簡單,就是教會講台上的講員要「講到道」。主日崇拜的講員或是一個傳道人,如果在該講道的時候不講道,傳講的信息不以上帝的道為主要訴求,就會把崇拜的講壇變為表演場,把神聖的講道變成演講或普通的說話。如果觀察申命記的修辭策略,就會發現,摩西雖然常常以第一人稱說話,但這位說話者清楚自己不過是「代言人」。這些敘述,諸如「耶和華我們的 神,在何烈山曉諭我們說…」(一6),「所吩咐你們的話,你們不可加添,也不可刪減,好叫你們遵守我所吩咐的,就是耶和華你們 神的命令」(四2)。所以,現代的講道者需要認清自己在講壇上說話的時候,是要忠心、忠實地呈現上帝的道,不是自己的意念、想法、價值觀、人生觀、或是說話的技巧。因此,現代的講道者,在預備和傳講信息的時候,不能須臾忘之的事情,就是「經文的思想支配著講道的內容」。羅賓森在定義解經講道的時候,特別提到:「第一且最重要的是,聖經作者的思想決定了一篇解經講章的內容。」3
這就是說,教會的講壇要紮紮實實地建基在聖經真道之上,上帝的話就可以源源不竭地湧溢在這個乾渴的世代中,餵養一切的飢渴慕義的靈魂。《奧斯堡信條》的第七條明確地提到:「一聖基督教會必永遠長存。教會是一切聖徒的結合,在其中,福音得以純正地宣講,聖禮得以正確地施行。」自從改教運動以來,福音得以純正地在教會的崇拜中宣講,正是講壇的影響力可以歷久不衰的最重要原因。


其次,申命記的講論中,有一個明顯的特質,就是「以上帝為中心」的思考主軸。舊約學者克萊基(Cragie)認為申命記的特色就是「約」,「而約的主要特色是維繫於上帝與人的聯結之上,特別是主和祂的選民之間的聯結。約的聯結之根源惟獨取決於上帝,它代表上帝憐愛的行動,而且行動是上帝在愛中發動的。」4
在申命記的第一大段的講論中,耶和華神透過摩西向以色列百姓宣告:「如今我將這地擺在你們面前,你們要進去得這地,就是耶和華向你們列祖亞伯拉罕、以撒、雅各起誓應許賜給他們和他們後裔為業之地。」(一8、21、38)所以,神賜下應許之地,也為要去得地的百姓爭戰,正如摩西所言—「在你們前面行的耶和華你們的神,必為你們爭戰」(一30),甚至在曠野沙漠那種地方,「耶和華你們的神,撫養你們,如同人撫養兒子一般」(一31)。就算以色列人要前往的應許之地,有許多外邦敵國會來攻擊,他們也不用害怕驚惶,因「那為你爭戰的,是耶和華你的神」(三22),祂既然幫助以色列人勝過亞摩利王西宏及巴珊王噩,「耶和華也向你(約書亞及以色列)所要去的各國照樣行」(三21)。耶和華神雖然伸手攻擊以色列的仇敵,但是祂並不輕饒犯罪的以色列。


當年,因巴力毘珥的事件行淫亂並隨從巴力毘珥的人,「耶和華你們的 神都從你們中間除滅了」(四3)。惟有你記的講論特質,來檢視現今教會的講壇,無法不回答這尖銳的問題:「現今講壇的中心焦點是什麼?」我們在「敬拜 神」的聚會中,把信息的核心放在哪裡?路加在使徒行傳中,是這麼介紹主的大使命:「但聖靈降臨在你們身上,你們就必得著能力,並要在耶路撒冷、猶太全地,和撒瑪利亞,直到地極,作我的見證(εσεσθε’μου μα’ρτυρεζςς)。」(徒一8) 簡單地說,大使命就是傳揚基督,高舉基督,為基督作見證。柴培爾指出:「所有聖經都是對救贖的啟示,為的是要將神針對人類墮落的景況(或不完全性)所供應的恩典默示出來。能體認出這個貫穿整本聖經之原動力的講道者,就都學會了如何發掘以基督為中心之講道的正面焦點。」5
四本福音書,若我們可以從講論或講道的角度來看,就是「以基督為中心」的見證。四本福音書的標題,以馬太福音
為例(KATA MQQAION),應該依原文翻譯成「根據馬太(的福音或見證)」。事實上,整本聖經都在為基督作見證(約五39;路二十四27),那麼,今日教會的講壇呢?是否在每一次傳講信息的機會中,傳道人都記得高舉基督,為基督作見證?使徒保羅勸勉我們:「我們傳揚他,是用諸般的智慧,勸戒各人,教導各人,要把各人在基督裡完完全全的引到 神面前。」(西一28)


第三,申命記作為新約引用最多的三卷舊約書卷之一(另外兩卷為詩篇及以賽亞書),究其原因,當然與基督的預言有密切的關係。當代的講壇,絕不應該忽略這整本聖經的中心焦點,就是耶穌基督。申命記十三章不斷地討論先知和隨從偶像假神的可怕(申十三1-17),到了十八章的內容,摩西就直接預告:「耶和華你的神要從你們弟兄中間給你興起一位先知,像我,你們要聽從他。」(申十八15;另參十八18) 新約的作者,很明顯地指出耶穌並不是某位先知,或是先知中的一位,而就是「那先知」(太十六14-16;約一21、25-27,七4;徒三23)。這特別的稱謂,是根據申命記而來,指向那位帶來拯救的先知彌賽亞。罪的咒詛,可怕地實現在罪人被掛在木頭上,罪的工價乃是死(羅六23)。「人若犯該死的罪,被治死了,你將他掛在木頭上,他的屍首不可留在木頭上過夜,必要當日將他葬埋,免得玷污了耶和華你神所賜你為業之地。因為被掛的人是在神面前受咒詛的。」(申二十一22-23) 這是申命記裡頭最黑暗的記載之一。


想不到這令人類最不堪、最無望、最悲慘的敘述,成為四卷福音書的最高潮,就是耶穌基督被釘在十字架上。(太二十七33-56;可十五6-41;路二十三33-49;約十九17-30)使徒保羅為這個新約聖經的核心事件,提出了他的看法:「基督既為我們受了咒詛,就贖出我們脫離律法的咒詛;因為經上記著:凡掛在木頭上都是被咒詛的。」(加三13)。使徒彼得也支持這個看法:「他被掛在木頭上,親身擔當了我們的罪,使我們既然在罪上死,就得以在義上活。因他受的鞭傷,你們便得了醫治。」(彼前二24;另參徒五30、十39) 現代講壇不高舉基督並祂的十字架,還有什麼值得高舉的呢?惟獨基督,是人類的救主;惟獨信靠基督,罪人才能得救、得永生,成為永活上帝的兒女。


第四件值得注意的事情,是申命記的詮釋和引人入勝的表達,深深吸引讀者和聽眾。從摩西五經的架構來看,申命記總結之前創世記、出埃及記、利未記、民數記的內容,為律法書提供了結論和詮釋。舉凡救恩的歷史、十誡、獻祭的記載、敬拜、倫理生活的規範、領導、領袖的傳承,甚至十二支派的未來,都可以在申命記中找到迴響。拿以色列人
在曠野漂流四十年的遭遇來說,民數記提供的理由是以色列十個支派的探子因為探路回來報了惡信,使大家違背耶和華 神的吩咐,遭致在曠野漂流的「懲罰」。神如此嚴厲地向以色列說:「你們的兒女必在曠野飄流四十年,擔當你們淫行的罪,直到你們的屍首在曠野消滅。按你們窺探那地的四十日,一年頂一日,你們要擔當罪孽四十年,就知道我與你們疏遠了。」(民十四33-34) 這是已經發生的事實和歷史事件。


然而,申命記對同一事件,提供了一個深度的屬靈詮釋:「你也要記念耶和華你的神在曠野引導你這四十年,是要苦煉你,試驗你,要知道你心內如何,肯守他的誡命不肯。」(申八2) 這裡所談的並不是「懲罰」,而是「苦煉」和「試驗」,而且目的是要知道人的心是否守主的誡命。這處境化的詮釋,非常地到位,可以應用在新一代的以色列民身上。他們的父輩已經因為悖逆倒斃在曠野,現在四十年過去了,那些可怕「懲罰」難道沒有化為「苦煉」的提醒,讓聽眾絕不可再重蹈覆輒嗎?


主耶穌也親自展示了申命記的經文處境化應用,當魔鬼在曠野三次試探祂時(太四1-11;可一12-13;路四1-13),祂就是用申命記的話來抵擋魔鬼(申八3、六16、13)。這難道沒有給我們很好的提醒?我們不但要傳道,要正確清楚地詮釋主的道,也要好好地把這道應用在實際的生活處境中。路德觀察被主引用的申命記八章3節—「將你和你列祖所不認識的嗎哪賜給你喫,使你知道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乃是靠耶和華口裏所出的一切話」,他提出了他的詮釋和應用:「賜下嗎哪是要人靠著上帝的話而活。這有何關連呢?嗎哪本身是上帝的話嗎?當然不是。這相當說明了什麼是貧乏。在祂賞賜你嗎哪之前,祂先讓你挨餓。祂這麼做,是要讓你知道,你若不來,祂就不用祂的道來餵養你。祂以道應許你,祂是不會撇棄你的上帝,祂過去如何餵養你,祂還是會一直餵養你。」6

摩西本人並未進入迦南地,可是他動用了修辭技巧上的「想像」和「誇飾」,已足夠讓還未進入但準備進入迦南地的新世代以色列人羨慕不已了。「因為耶和華你 神領你進入美地,那地有河,有泉,有源,從山谷中流出水來。那地有小麥、大麥、葡萄樹、無花果樹、石榴樹、橄欖樹,和蜜。你在那地不缺食物,一無所缺。那地的石頭是鐵,山內可以挖銅。」(申八7-9) 像這種圖像式的表達,引人入勝,能夠撩撥聽者的情感與嚮往,且不悖離事實,的確值得二十一世紀的講道者善加學習。


最後一件值得現代講壇可以向申命記學習的瑰寶,就是申命記的雙重陳述現象,特別是講論最後常常出現的祝福和咒詛。在申命記第二段講論的前半(四44~十一32)要結束之前,也就是文脈正準備要進入講論後半的「申命記法典」(十二1~二十六19),摩西提出了全文第一次的「祝福與咒詛」:「看哪,我今日將祝福與咒詛的話都陳明在你們面前。你們若聽從耶和華你們神的誡命,就是我今日所吩咐你們的,就必蒙福。你們若不聽從耶和華你們神的誡命,偏離我今日所吩咐你們的道,去事奉你們素來所不認識的別神,就必受禍。」(申十一26-28) 然後,介紹完「申命記法典」之後,全文出現更大規模的祝福和咒詛(二十七1~二十八68),而且附帶要求十二個支派得分別在基利心山和以巴路山上來宣告(每座山各六支派)。

聽從或不聽從 神的話語,是招致祝福或咒詛的根本原因。這雙重陳述的表達方法,很適合現代講壇用「律法與福音」的角度來講道。如果現代的傳道人在講壇上,大聲疾呼:「看哪,我今日將生與福,死與禍,陳明在你面前!」(申三十15) 然後,會眾眼前馬上呈現兩幅對比鮮明的圖象,是不是在信息的領受上,是值得採用的策略與內容呢?《協同式》第五條的肯定題—「我們相信、教導並宣認:律法與福音的區別是特別的榮光,要極力把它保持在教會中,才能做到聖保羅的勸勉:『按著正意分解真理的道』(提後二15)。」7


「律法與福音彼此的區別,為特別的亮光,幫助人適當分解上帝之道,正確解釋並明白聖先知和使徒的經卷。」。8
是的,申命記的講論的確提供當代的講壇一個很好的方法,就是在傳講聖經真道時,要妥適地區別聖經中的律法與福音。以上五點,只是筆者初步的觀察和應用。其實,申命記還有不少值得探索研究的講道體裁和題材,包括詩歌、敘事體的佈局、角色、情節的張力、文脈的高潮起伏、陳述的視野(第一、二、三人稱及單複數)、聽眾及讀者等等,更別忘了近年來研究申命記最受歡迎的觀點之一—約的研究,這些觀點和探討都可以為二十一世紀的講壇帶來啟發和幫助。

 


1.這三段講論的劃分,可以參考Polzin的理論。Robert Polzin, Moses and the Deuteronomist: Deuteronomy, Joshua, Judges Pt. 1:Literary Study of the Deuteronomic History (Bloomington, Indiana: Indiana University Press, 1980)及”Deuteronomy”in the Literary Guide to the Bible (ed.R. Alter and F. Kermode; Cambridge: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81),92-101.Polzin視申命記為講論,除了這三段講論的劃分之外,他也用了56節經文,提供了申命記的第三人稱講述者所呈現的基本架構:一1-5;二10-12,20-23;三9,11,13-14;四41-五1a;十6-7,9;廿七1a,9a,11;廿八69;廿九1;卅一1,7a,9-10a,14a,14c-16a,22-23a,24-25,30;卅二44-45,48;卅三1;卅四1-4a,5-12。

2. 劉少平,《申命記》卷上,天道聖經註釋(香港:天道書樓有限公司,2002年7月初版),13頁。

3..《實用解經講道》羅賓森著,施尤禮譯,台北:中華福音神學院出版社,民國81年9月再版,18頁。

4.Craigie indicates,”The primary feature of the covenant lies in its nature as a bond between God and man, or more specifically, between the Lord and his chosen people. The source of the covenant bond lies in God alone; it represents an act of God’s loving kindness, initiated by him in love.”. Peter C. Craigie(克萊基), The Book of Deuteronomy (NICNT, Grand Rapid, Michigan: Wm B Eerdmanns Publishing Co., 1976), 36.
5.《以基督為中心的講道》柴培爾(Bryan Chapel)著,賀宗寧譯,美國:更新傳道會,2011年3月二刷。388頁。
6.”By the gift of manna man is shown to live by the Word of God. What is the connection? Is manna perhaps the Word of God? By no means; but he sets fort rather amply what he had said about poverty, namely: “Before He gave you manna, He let you first suffer hunger. This He did in order to show you that even if man never came He could nevertheless sustain you by His Word, by which He had promised that He would be to you a God who would not forsake you, who could sustain you just as He did sustain you.” (LW9:92-93)
7.《協同書》(譯者李天德,香港:路德會文字部,2001年4月修訂版初版),436頁。
8.同上,506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