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關於啟示錄的幾點筆記與隨想(五)—-Harry Chou

趁今天有一點時間,來繼續我讀Michael J. Gorman的Reading Revelation Responsibly的筆記與隨想。也順便湊一點時事的熱鬧。

https://www.amazon.com/Reading-Revelation-Responsibly-Following-Creation/dp/1606085603?fbclid=IwAR3G7sPCxkX4fZ7gteB_3YJB8503bCbyhZ045Hat6jOu4h02AxGLvCiundw

前面說過,啟示錄負責任的讀法應該帶來盼望及鼓勵,而非恐懼與不安,啟示錄不是希望讀者盼望逃離世界,更不應該讀出陰謀思想、對立與指責。啟示錄的中心是敬拜與見證曾被殺的羔羊,不是哪個敘述對應哪個事件、誰是敵基督。啟示錄的預言是先知性安慰與警告的預言(prophecy),而非預知未來事件的預言(prediction)。啟示錄的啟示(apocalypse)是空間的(天上看約翰當代)以及時間的(從末世看約翰當代)的啟示,啟示語言用令人震驚(shocking)的象徵語言(數字、顏色、動物、聲音)來傳達這個超越空間及時間的啟示。


今天要來講啟示錄的政治面向。啟示錄也是政治性的(political),但並非政治化的(about politics)。無疑的,在作者約翰寫作的當下,羅馬帝國的陰影壟罩在教會之上。雖然羅馬沒有出現在啟示錄的文字之中,巴比倫無疑地是羅馬帝國的象徵性描述。在啟示錄的象徵文字之中,羅馬對上帝的褻瀆與對上帝子民的壓迫被生動地血淋淋地描繪出來。啟示錄也呼召聖徒抵抗羅馬的壓迫,鼓勵聖徒持守對上帝及羔羊的敬拜,而非對帝國的崇拜。


帝國崇拜有幾個特徵,一、帝國是蒙神所揀選及保護的,二、帝國及帝國的君主是神統治的代言人,三、帝國的強大是神的祝福,所有服在帝國之下的人都能得到帝國或是神的祝福(Warren Carter),四、帝國的強大充滿暴力,五、帝國要求對君王的崇拜,六、帝國是奉天承運的終極應許(Gorman)。在約翰的時代,這裡的帝國是指羅馬,這裡的神是指羅馬的諸神。但是Gorman特別提出,帝國的崇拜在今天我們的時代仍然存在。Gorman在寫作的當下(2016),特別點出兩個:一、全球化資本主義經濟系統、二、美國的經濟、軍事、政治影響力。

Gorman的書在這一部分對美國國家主義有很多的批評,特別是對美國公民宗教(American Civil Religion),或基督教國家主義(Christian Nationalism)大力批評。Gorman直接點出,許多基督教國家主義者,在講台上大力宣傳美國至上,揮舞美國國旗,甚至讚揚軍力至上,這些跟約翰寫作啟示錄時期的羅馬帝國崇拜殊無二致。今天讀啟示錄,基督徒更應該抗拒這樣的國家主義帝國崇拜情結,敬拜獨一真神及被殺的羔羊,盼望神的救贖而非巴比倫的力量。這也是這本書的副標(Uncivil Worship and Witness: Following the Lamb into the New Creation)的意義所在。


Gorman是美國人,看見了許多美國人,特別是基督徒參雜了宗教的美國精神崇拜。這點,對照美國國會山莊最後上演的以宗教之名的毀滅與暴力,實在要說Gorman的批評的確有理有據。但是,我們放眼世界,除了美國之外,帝國的崇拜到處可見。許多以神之名、以民族大義之名、以愛國之名,行暴力毀壞之實的帝國力量正在引誘基督徒跟隨。基督徒讀啟示錄應該看見啟示錄的政治面相,帝國的政治引誘我們順從,但我們單單敬拜那配得稱頌的羔羊,我們盼望的不是帝國的征服與平安,乃是神的新天新地及公義。戰爭並不是啟示錄的預言實現,不是末世的徵兆,不是讓我們等待被提。戰爭乃是帝國力量展現的必然。而啟示錄告訴我們,神的羔羊終究勝過帝國的力量,不管是哪一個帝國。

May be an image of one or more peop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