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養老防兒–父母習慣給,已經養成孩子習慣伸手要

現代社會房價高、物價高、薪資低,因此成年子女在出社會後,能夠照顧自己或自己家庭,已經不容易了。如果還要照顧自己的爸媽,自己的所得,就非得要在中產階級以上才有機會。

現在成年子女如果可以維持自己生活,不向父母要錢,父母就該覺得萬幸,更別說要子女拿錢扶養。


高齡社會中,退休族退休後多半尚有15-20年的光景,因此退休族身上的錢,都是自己的老本,用在自己身上叫做財產,被別人拿去用叫做遺產;辛苦了一輩子,如果不想當下流老人,自己就得要懂得保護自己。


先說養老,根據二○一五年的資料顯示,國人壽命逐漸延長,平均為八○.二歲,也就是說六十五歲男性平均還能再活一八.一五年,女性可再活二一.七年。如果依法定退休年齡六十五歲才開始過退休養老的生活來算,自己起碼要預留好二十年的生活費才行。假設每人每月基本生活醫療照護總費用需要五萬元(這算是小康版),而且沒有通貨膨脹這件事(也就是五萬元不會漲價),養老費用每人就高達新台幣一千二百萬元(五萬元×十二個月×二十年)!


目前得退休族在台灣經濟起飛之前出生,所以,在物質極為匱乏的年代,多數跟著自己父母同甘共苦長大。

等到這群父母長大,進入社會工作後,正逢台灣經濟起飛,大家也很能吃苦耐勞、盡守本分,所以多數是改善了家裡經濟狀況,也樂意給自己孩子最好的生活條件。

錯,就錯在這裡!18歲以前的兒女,習慣伸手向父母「要」,父母也習慣「給」,這還無可厚非;等到滿18歲之後的兒女,若還是習慣「要」,父母也不知不覺地「給」,問題就大條了。


景文科技大學財務金融系副教授章定煊1日在臉書發文,引用中研院研究員林宗弘的研究,研究結果發現,過去台灣多數世代的生涯曲線,大約在50歲以前會達到收入的高峰,此後收入會緩緩下降。然而,1977年以後出生的崩世代,卻是在30幾歲就已經達到高峰期,不到40歲,平均收入就已經開始下降。

章定煊分享個人經驗,在他小時候鮮少有雙薪家庭,大多只靠父親一份薪水養活一大家子,家裡小孩生得多,3個小孩是基本,多的還有5個、7個。當時「最負責任」的父母,就是想辦法籌足學費讓孩子大學畢業,家裡孩子多的,會念書的念師專、軍官學校,讓國家養,或是念工專、商專,早早畢業出來賺錢。

章定煊說:「那時候大概30多歲就買得了房子,還可以拿些錢回家孝養父母。我們那個年代,年輕的時候收入會一直上升,而且到了40歲才會到收入的高峰,然後慢慢的減少一些。那就是一個『養兒防老』的年代,生很多孩子,他們早早的就自立,每個孩子拿些孝養金回家,老人家的生活費就很夠用了」。

章定煊表示,自己替孩子存了一筆大學學雜費,原以為已符合「最負責任」的父母條件。但一想到孩子未來面對的是「崩世代」的收入型態,很難靠自己的能力搬開購屋的巨大門檻,只好咬牙再從養老金撥出一筆錢給小孩「聊表孝心」。更希望自己不要太長壽,好多留一些錢給孩子購屋,他感嘆:「現在根本不是『養兒防老』時代,而是『養老防兒』,我們不只要規劃我們自己的養老生活,我們還得規劃下一代的「啃老」生活」。

章定煊指出,青年購屋問題不光表現在貸款期越來越長的「屋奴」現象,「崩世代收入型態下,我們讓很多年輕人都跨越購屋門檻的話,一旦過了30歲,他們的收入大幅下滑,貸款的寬限期又過了,此時就會有許多青年可能付不出貸款,他們失去了房子,銀行端產生了許多不良資產,社會就要付出很大的代價」。

章定煊從父母與青年兩方面提出建議,「現代父母除了自己要養老,還有可能得幫孩子啃老,當個負責任的父母,別被政府幾萬塊的獎勵金拐去就多生孩子,到時候自己受苦,孩子也會受苦」。

「其次是青年買屋時要想清楚,自己行業的性質是不是能夠在30歲之後還能維持一定的穩定性,到時付不出貸款被逼著賣房,就是一場成家夢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