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信仰與理性—王崇堯老師

對理性無知的誤解,以為理性必然與信仰為敵,是現代高舉理性為一切依據的通病。其實,現代人運用於生活的理性算計,只是一種技術功能,神學家田立克(Paul Tillich)認為此理性功能只是技術性概念,可說是一種技術層面的推理能力而已。然而,當探究理性的本質與根源時,此理性遠超於技術性功能,指涉牽動人類思維的一種基本認知能力,甚至早期的希臘哲學,更將此理性法則視為宇宙萬有安定秩序的力量,並稱此宇宙法則為「洛克思」(logos),它是技術理性的本源,可說是理性的真正本質。因此,理性可區分為二種概念:一是本體性理性,是理性的法則。是西方哲學所推崇宇宙秩序法則洛克思;另一是技術性理性,是一種推理能力

古典希臘哲學視此洛克思本質理性,不只為一種內涵於人的心智(mind)結構,也是外攝於外在的宇宙現象,且可經由人心智結構的認知、推理能力去進行理解,並對此外在宇宙現象提出合理解釋,最終認知到此外在宇宙現象背後的洛克思理性本質,而臣服於它。因此,柏拉圖才說:「愛欲迫使心智朝向真理」,而對此理性根源洛克思的渴望,才有可能將人的心智提昇到與此根源洛克思合一。

然而,當技術性理性的推理能力取代了理性本質時,手段就成為目的。人們就以為事物推理的內容就是事物的本質。為何理性會減弱到以推理能力來理解?以神學的見解來說,就是在於人的「有限性」,人的有限性使理性束縛於有限性的見解。如果人的理性心智自以為是,斷絕與其理性根源聯結來得到滋養,就會變得貧弱腐朽。

在此,上帝作為一切存有的根源–此洛克思信仰,實可作為現今人類理性心智的養分,信仰與理性不但沒有衝突,更可導引人類心智之主觀理性(subjective reason) ,於認知實存世界中自然律則所呈現的客觀理性(objective reason) 時,深切感受認知到此背後的洛克思理性本質,而願意與之聯繫並臣服於此理性根源的上帝。在此,信仰與理性不但沒有衝突,還好導引理性回歸理性的根源上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