Ψ 路德《論世俗權威》(On Secular Authority)—王崇堯老師

1520年,路得發表一篇文章給《尊重基督教遺產改革的德意志基督徒貴族》(To The Christian Nobility of the German Nation Respecting the Reformation of the Christian Estate) ,試圖吸引德國貴族為宗教改革提供庇護和支持。此時的路德能大膽對抗羅馬教會,正因為撒克遜的貴族智者弗列德里克(the Saxon Elector Frederick The Wise)給予他完全的支持與保護。


1522 年 11 月,薩克森公爵喬治(George Duke of Saxony)頒布新的法令,禁止在他的領土上出售或擁有路德的新約聖經。他也要求只要交出所有副本,就會承諾全額償還。路德憤怒地回應《論世俗權威》(On Secular Authority)一文,其目的是要限制世俗的權威,不能用在基督徒的心靈和思想上。路德說:「凡世俗的權威為靈魂立法,它就侵犯了屬於上帝國度的事務,這只會引誘和毀壞靈魂。」


在此文章,路得將世人分成兩個團體:一是隸屬上帝信徒的團體,因為人人都是信徒,就不需要君王、武力及法律。因為信徒的團體,人人都會遵照山上寶訓愛的原則來生活。二是隸屬世界非信徒的團體,他/她們不接受耶穌及道,由於這些不義的人不循法律的要求,所以他/她們必須以武力、法律來強制,來指導他/她們行善。因此,上帝會在教會及上帝國之外,對非信徒的團體預備另一個不同的轄區,使其中的人降服在武力的統治,如果他/她們做壞事,就會得到懲罰。


路得認為以愛來統治世界是不可能的,應用基督教原則的前提,是人人必須是基督徒。所以,以福音來統治世界是不可能,因為將羊、狼、獅子混在一起一定會引起大亂。而基督徒也活在非信徒的世界,也願意接受武力的統治,照規定納稅,敬重有權位的。如果有需要,基督徒也樂意盡其所能來協助政府,如負責逮捕、起訴、懲罰作惡來保護良善。路得認為只要世上有這兩種人存在,就不可能用基督愛的原則來治理社會,反而必須有法律、武力來維護秩序。所以,基督徒除了尊重國家之外,若有可能也要為國家服務,充當各種世上職務,如絞刑官員、法庭差使等等,好讓國家不被輕視,成為無政府狀態。


由此,基督徒生活有兩種身份:一是基督徒的身份,在信仰中順服基督,遵循山上寶訓,以愛服務,甚至不可報復;但另外一個是公民的身份,從身體財務方面他有義務順服世上的君王,因為他的家庭、住所、妻子兒女都在君王的保護之下,因此他必須依照國家法令的要求,來行使他公民的身分。

那麼作為公民的的責任是什麼呢?在此,不是問基督對你有什麼責任?而是問政府及當地的法律要你做什麼來保護人民,或懲罰罪犯。國家若徵召基督徒作戰,基督徒雖有良心,但在戰場上作戰,是以公民身份而非基督徒身分參戰。


所以,基督徒參戰或從事法官懲罰人的工作,皆是以公民的身分,奉世俗權威來履行義務。雖然路德也指出政府官員是有其限制,不得要求人民作壞事;但這也如同聖經學者巴克萊所指出的,路德的「二個圍體」及「二種身份」學說,成為日後「德國基督徒」以「公民身份」殺害偤太人的不幸倫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