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遷入愛子的國度—懷念華宣橄欖李正一董事長

2022/3/30星期三,華神追思


只等風來,風終究會來的

 

元春在即,落英繽紛,枝頭綠芽競萌發。創天造地的神,定意讓李哥在這季節謝幕,回歸永恆。

走過陰雨綿綿的深冬,李哥曾多次造訪的這個位於東部山居的橘子花、柚子花、含笑、玉蘭等,紛紛春暖開花。

只等風來,風終究會來的,將這些薰人的芬香,散播到許多角落。

 


本土中文書寫、平信徒書寫的伯樂

二、三十年前,在自媒體尚未發展的年代,沒有顯赫學歷和職位的基督徒知識份子,想把他廣泛閱讀,博採眾長的創意寫書立著,是極為困難的事。

為了確保銷售量,台灣多數出版社都引入美國暢銷的基督作品,經過翻譯和舉辦渡洋而來美籍名家的演講會,走上一條安穩的出版路。

然而,對於中文書寫、平信徒書寫,李哥的態度是寬容的,甚至是鼓勵的。它多次親自帶著這類名不見經傳的作者,全省辦座談會,甚至到香港參加國際書展。很難想像吧! 這種回報率低的傻事,出自於一位出版界老手。

歹歹馬也有一步踢,雖然,駑馬十駕,功在不捨,卻未必真是千里馬,而伯樂的善意始終是真切的

君子之德風,草上之風必偃。李哥的這一態度,影響卻極其深遠。如今風終究來了。

放眼現在自媒體的短視頻、部落格的眾多寫手和創作者,很多都是親炙李哥的教誨,而耕耘不輟的。


文字疆場的不老將軍,救贖歷史的一頁

 

李哥對出版的熱忱未曾絲毫改變,即使是他身體不適的最近幾年。從這角度觀察,李哥超越了張可久的這闕詞—將軍空老玉門關,傷心秦漢,生民塗炭,讀書人一聲長嘆。

畢竟,天啟的高度超越俗世的興衰榮枯。每當舞台上二胡三弦齊揚,銅鈸喇叭四作,台上生旦淨末丑時揮水袖,時舞刀槍,文戲武戲一鍋煮,李哥屢屢奮身而起,除了競競業業自身集團業務,他還曾跨界去幫助經營失算的別家出版社。

歌羅西書第一章16-17節說的很清楚。「因為萬有都是靠祂造的無論是天上的、地上的、能看見的、不能看見的;或是有位的、主治的、執政的、掌權的,一概都是藉着祂造的,又是為祂造的。祂在萬有之先;萬有也靠祂而立

也就是說,人類的歷史是以耶穌基督為主軸的一部救贖歷史。人類歷史的詮釋者不是帝王將相,不是王公貴冑,而是至高者以及受到至高者選召的基督耶穌的追隨者。

而在這歷史中,李哥為了基督的緣故,盡心、盡性、盡意、盡力的跑完這一棒。(可11:29-30),這就是莊信德教授所說的「時間的重量」—主耶穌在救贖計畫中的份量。

 

情深義重的兄長

 

往昔,在夜市攤位上、在香港酒店客房中、在東部山谷木屋裡、在前往深圳的地鐵上、在許多聚會的場合中、桃園八德大廈裡,坐在李哥面前,聽他談虎尾老父對他婚姻的強力建議、處理自己妹妹後事的瑣碎、公司同工送他去急救的過程,凡此種種人生艱難辛酸,李哥說來平淡中帶著真情,聽者卻是驚心動魄。

莫非,真的是「愛聽聖經教導,一旦臨事,遽躬蹈之。使汝不識聖經,或未必艱貞若是」。

這幾年,聽說李哥身體有恙,不敢前去打擾,只能寄上水果聊表內心的感恩。但是,每一次都一定收到他回贈的書籍、或聖德斯科的有機食品。

曾打電話跟李哥抗議「我們小輩年節寄禮給您是應該的,您怎可以回寄禮物?」

結果,心理盤算好的攻防應答全都被他在電話那一端的堅持化解無形。

 


 

遷入神愛子耶穌基督的國度

 

潘霍華說,一個順服的舉措,勝過成百個講道“One act of obedience is worth a hundred sermons.”。林鴻信教授說「地上行神旨意,為「移民」天堂作準備」,他進一步闡述;基督徒在地上當反思嚮往上帝的國,以上帝的價值判斷所作一切,還是嚮往世界的價值觀,過自己喜悅的生活方式?」

我們何等有福,能夠認識李哥,因為他已經給我們立了最好的典範。 只等風來,風終究會來的,將沿襲自李哥的這些薰人的芬香,散播到許多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