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令保羅難以接受的人際關係—-劉智明

令保羅難以接受的人際關係

 

經文:提後四14-17

「銅匠亞力山大多多的害我,主必照他所行的報應他,因為他極力敵擋了我們的話,我初次申訴,沒有人前來幫助,竟都離棄我。但願這罪不歸與他們。惟有主站在我旁邊……」

銅匠亞力山大為甚麼要「多多的害保羅」?這亞力山大是誰?從新約聖經的研究中,可以知道,這亞力山大是一個猶太人(徒十九33),很可能是與許米乃同夥的人,提摩太後書說他是個「銅匠」,在提摩太前書一20及後書二18裏,說他和許米乃等人說「復活的事已經過了,就敗壞好些人的信心」。

假設我們相信,這幾處聖經指的亞力山大是指著同一個人,這樣這亞力山大的身份就比較明顯了。他是一個猶太人,職業是銅匠,又因為他在以弗所參與暴亂,他很可能是一個造偶像的人,與那班以製造亞底米神像一同暴動的底米丟及猶太人許米乃是同夥的。在以弗所,他聯同其他猶太人及銀匠要害保羅,進了戲園。更奇怪的是,照保羅在提後四14的寫法,似乎他到羅馬來了,猜想他的意思,是在保羅受審的時候去設法害他。筆者相信,他最有可能做的事,就是控告保羅在以弗所地方擾亂城的秩序,請求羅馬皇帝判他死刑也未定。

其實銅匠亞力山大這樣付代價,甚至不惜四處奔走,跑到羅馬去害保羅,似乎到了一個接近不理性的地步!保羅沒有搶過他的錢,又沒有殺過他的家人,沒有束意害過他,幹嗎他要老遠的跑到羅馬去害保羅?若我是保羅,想我一定會很傷感,概自己奉獻了原本在人來說光明的前途,一生不求名利,祗為別人的得救及屬靈的好處,到頭來到處敵人,到處都有人想他死,難道這樣不傷感嗎?他祗不過是個傳道人,可以說是一個普通人,為甚麼會有那麼多人恨他?想他死?


假若一個奉獻給主的人,所到之處都被人欣賞、接納,人人愛戴他,關心他,或許還可以感受到一點的光采及快樂。保羅的遭遇卻不是那樣,他自己說「直到如今,人還把我們看作世界上的污穢,萬物中的渣滓」(林前四13)。他的心會好受嗎?很多人以為事奉神的人,必定會得到別人的欣賞,可是在聖經中,我們看到的似乎並不是那個樣子。以賽亞、耶利米、以西結、撒迦利亞,義人亞伯、拿伯,使徒雅各等人,那一個不是被人打死的?被人殺害的?委身事奉主一定得到人的稱讚嗎?相反的例子卻似乎更多。

為了要以真理為重,保羅多次的與人正面的交鋒,在加拉太書中,他憶述說,自己曾與那稱為「教會柱石」的彼得,在安提阿正面衝突,在加拉太書二章11-14節處,為了福音的真理能保持純正的緣故,面斥彼得的退去與外邦人隔開,他知道那行動絕對是正確的,若別人看到彼得那樣做,從此猶太的基督徒,就很可能會與外邦的基督徒分開的了。

若問,保羅沒有其他辦法嗎?難道他不可以用多一點尊重彼得的地位的方式去解決那情況嗎?難道不怕以後彼得與他,有可能變成了仇人嗎?(幸好彼得沒有把他變作仇人,還在彼得後書那裏,說保羅寫的書信等於「經書」,彼後三16)為甚麼他常作「醜人」?要去得罪別人?真正行主的路,為著真理的人,他的遭遇往往就是如此。普通信徒,甚至一些「聰明」的傳道人,喜歡行一條比較容易的道路,他們所傳的信息,沒有殺傷力,因此也可以說,沒有立場,他們的人生過得容易一點。但是,像保羅這樣的真理戰士,際遇就不同了,所以保羅說「我們為基督的緣故,算是愚拙的,你們在基督裏倒是聰明的,我們?弱,你們倒強壯,你們有榮耀,我們倒被藐視」(林前四10)。


筆者個人相信,令保羅最傷心的一次人際關係的難處,就是巴拿巴為馬可與他決裂的事件。兩個宣教的好同工,卻是為著一位當時「不大長進」的馬可的緣故而分開,從此各散東西,分開事奉。保羅不可能不感激巴拿巴對他的提攜,可是為著工作似乎又不能不站定「在自己認為對」的立場。保羅沒有看巴拿巴不好,在林前九6處,保羅說「獨有我與巴拿巴沒有權柄不作工麼?」,表示他仍然以巴拿巴為美好的,不過親密的關係卻似乎未有恢復過,你說他們兩人的關係,不教人傷心嗎?

時光倒流,在使徒行傳九29-30處,當保羅在耶路撒冷遇到殺害他的猶太人時,耶路撒冷的弟兄們,似乎祗是一心想避開難處,打發他走了就算了,他們「送他下該撒利亞,打發他往大數去」,筆者相信,他們不想保羅留在耶路撒冷,因為那樣為大家造成了「張力」。按,大數就是保羅出生的「鄉下」,換句話說來,他們是打發保羅回鄉了,結果保羅在大數一住就是幾年(據筆者推算)。後來保羅末次到了耶路撒冷,他們說「眾人必聽見你來了,這可怎麼辦呢?」(徒廿一22)。對於保羅,他們不是頂關心,祗希望保羅的出現,不會為他們帶來更大的煩惱就是了。若保羅是情緒化一點的人,他可傷心透的了。


在提摩太後書四16處,保羅提到,「初次申訴,沒有人前來幫助,竟都離棄我,但願這罪不歸與他們」,既然保羅認為他們離棄他是「罪」,筆者就加以假設,保羅所說的對象,不可能是不信的人罷?那些「沒有來幫助」的人應該是基督徒。當保羅面對審訊時,屬主的人都逃之夭夭了,試問,甚麼是兄弟手足之情?義氣何在!?當一個傳道人為主的緣故被囚,而又發現別人不肯付代價去支持時,他的感受是如何的?我們都能想像得到罷。

這些人逃之夭夭,作鳥獸散,故然是怕苦難會臨到他們身上,不過有些人離棄保羅卻是有別的原因。「底馬貪愛現今的世界,就離棄我往帖撒羅尼迦去了」(提後四10),在神的僕人保羅需要人同心及安慰的時候,底馬貪愛世界離開了。底馬原是和路加醫生一樣,服事保羅的,在歌羅西書裏,他與路加醫生一同「問你們安」(歌羅西書四14),那是保羅第一次被囚的時候,後來保羅被釋放後,到了以弗所,又從以弗所往馬其頓去,很可能途中經過了帖撒羅尼迦(提前一3),底馬可能在那時看準了,帖撒羅尼迦有世界「可撈」,有利可圖,想要走世界的路,結果到了羅馬之後,底馬決定走世界的路了,那是教人失望的。在這個時候選擇離開,對保羅來說實在是一種打擊!難道屬靈的事真的不值得擺上生命嗎?


幸好有路加醫生在羅馬,在當時羅馬城裏,他是唯一對保羅不離不棄的人,「有路加在我這裏」,他是保羅忠心的朋友,他是在特羅亞認識保羅的,後來至死成為保羅的同伴,在多個人際關的傷感中,路加的忠誠,是保羅最忠心的伴侶。

也正因為如此,保羅很珍惜提摩太與馬可,保羅吩咐他們二人「趕緊的到我這裏來」,保羅重視這兩個在基督裏面的真兒子們,希望自己在臨死之前,可以見到他們兩人。會不會保羅也想親自對馬可說,從前看不起他,是自己的不是?神的僕人,在晚年的時候,沒有甚麼可珍惜的,就是這兩個年青人與路加,成為他的安慰。筆者在廿年來的神學院及基層事奉人員訓練中,就是非常珍惜一些「像樣」的青年人,以他們為美好的,今天他們當中不少已成為教會領袖,主任牧師傳道等等,教筆者也有一點美好的安慰。

不過,就算甚麼人都沒有了,全部將保羅拼棄,在提後四17處,他說,「惟有主站在我旁邊」,這是保羅在監獄中見到的異象,主就是站在他旁邊,這是最重要的,今天,我們見到主嗎?至少說,在我們的心靈裏,我們實在碰見主嗎?這是今天我們最需要的。


甚麼東西都可以沒有的,這是我們應當學習的,就是不能沒有了主!「主必救我脫離諸般的兇惡,也必救我進祂的天國」。今天,考古學家在羅馬的聖保羅大教堂的祭壇下,以先進的儀器發現,有一副屍骨埋在裏面,他們相信,那就是保羅的骸骨,是耶?非耶?那並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他曾為主捨了命,今天他已經在天上,在主的旁邊,主擁有保羅,保羅也擁有主。

你肉身的眼睛可能未見過主,但心靈的眼睛曾經碰見過主嗎?願意這是你的追求,也是你最渴慕的事,過於金錢、升職及其他物質的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