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由奧古斯丁《上帝之城》論「上帝百姓的團契」—洪安逸

奧古斯丁

盼望是在行動的當下所發現的幸福之根基,盼望指向的目 標是上帝最後將要賜與那終極的和平 與幸福,所以 盼望是教會得以 因愛而受苦的力量,是團契的安慰與受召 之福;同時教會也要因為參與在世 界之中 ,與人民 的苦難和幸福有份 ,所以 教會當使上帝所賜予 於教會的盼望也成為世 界之所能盼望。教會不是盼望本身,但要成為盼望的記號;在實行上帝所交 付 於團契的任 務之時,公義被傳開,和平 發芽且 日 漸茁壯,所盼望的終極在當下成為實在,則教會和與之有關係的社會能在當中 體會上帝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 上的幸福,如此就不負成為盼望的記號之責了。


然而若我們把教會當成盼望的本身,認為加 入教會就得以 擁有幸福,或透過教會使得自身得以 在社會上得到有利於己的優勢,把教會工具化了;還是教會自身即認為成為教會會員即得救之道,而且 教會若成為帝國之姿就是世 界之福,鼓吹著變成超級教會的發展方 向,在人數與組織之上大做文 章。以 上皆非教會之所以 成為盼望記號的意義了,
因為教會 上帝百姓的團契 是要在地上指出 上帝的心 意,而使上帝本 身成為一切之所盼望才是。


所以 我教會應有的教會觀,乃是基於認清自身是屬於上帝,因為上帝的愛和召 聚才成為團契;其成為屬上帝的團契有所任 務就是透過和解的行動,來宣揚耶穌基督為人類及 萬有所做成的拯救;而教會在社會成為可 見的標記,就要與本地的人民之生死禍福有所關係;因為上帝愛的緣故,教會也因愛而站在受苦者的一方 為和平與公義發聲;最後
教會擁有上帝所賜的盼望,也要透過行動而成為世 界能夠盼望上帝本 身的管道、記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