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學教育就是與主耶穌連結」—林崇智牧師

香港循道衞理聯合教會卸任會長

各位嘉賓、各位弟兄姊妹:

我今日分享的題目是「神學教育就是連結」。如果有想接受神學教育的會友找我傾談,我會將今日的內容與他分享,希望能幫助他反思神學教育是甚麼,當然也反映我對神學生的期望。對我來說,神學教育的核心從來都不是課程設計,書本知識的傳遞,而是信仰和生命的建立和成長。神學訓練就是引導扶助修習者與上帝的生命、啟示和大能作為結連,能成為上主合用器皿,就像約翰福音15章葡萄樹與枝子的比喻,當神學生的生命與上主的生命活潑緊密地結連,他才能為主多結果子,服侍帶來果效


所以被呼召修習神學的人,首要的是養成有規律、和深入地過着委身祈禱、默想聖經、尋求屬靈導引的內修生活,與上主結連,以便他常能活出信心生活,在服侍中信靠看不見的上帝和祂的大能。

因為他將會投身在充滿挑戰和壓力,充滿各種要求和聲音的服侍中,若在受訓期間他未有建立扎實與上帝結連的內修生活,他必會在將來的服侍中,不曉得分辨上帝的聲音和心意,只曉得用人血氣的方法行事,迷失在滿足他人的要求和追求自我成功的陷阱中。他會是一所受不起考驗,建基在沙土上的房子,殷勤地在禮拜堂工作,但心卻遠離上帝。


神學教育的起點是神學生看重的與上主生命結連的內修生活,第二方面就與自己的生命,人裏面的 “being”,裏面的我結連。我在牧職上接觸到很多不認識真我,甚至失去真我的傳道人,他們在工作上經常出現問題,因為成就牧職不是知識和技巧而是生命。

我這個人,我的 “being” 是怎樣的呢?神學生有常常停下來反思,深入認識真正的我是怎樣的嗎?上帝給我特質和潛質是甚麼?我有沒有發揮出來被主所用?過往的人生旅程,許多的轉變和經歷,在我生命中帶來甚麼改變?雖然是這樣,在我裏面仍有那些是一致的和不變的?我是一個怎檥的人,我能尊重、欣賞和肯定自己,同時又能接納自己的陰暗、限制和瑕疵?我知道自己要成長和努力的地方?與自己內在的真我結連極之重要,因為一生的果效都是從心,從裏面的我發出。我們發現牧職上許多人的問題,當中不少是牧者的個人問題


神學生第三個結連就是學習與信仰群體建立相愛相屬的關係。對一些神學生來說,禮拜堂的實習可能是雞肋,因為課程和教會要求,所以不能不參加,但肯定不是放在優先位置,甚至可免則免。神學生要學習看教會是上帝賜予自己生命恩典的渠道,讓我的生命得着牧養和成長,我的信仰必需要群體的。

潘霍華在《團契生活》中指出:上帝使我們的弟兄姊妹成為聖言的宣告者,我們從別人的口聽到基督的話。我學習與弟兄姊妹一起在社區活出光和鹽的生命見證。我能在教會中經歷到上帝生命的彰顯和聖靈能力的作為。與教會生活緊密結連,讓我埋身地學習到信仰生活的本質,就是彼此相愛、包容、接納和寬恕。我們在教會中免不了經歷到信仰群體中許多人性的問題和限制,但當我們努力按基督的教導,嘗試去接納和克服,我們便逐漸曉得如何建立,合乎上主心意,充滿生命的教會,這正是神學教育所要達至的。


第四種結連是與我們所處身的社會和世界結連。基督教信仰不是避世,等待將來的救贖,而是入世的,因為上帝是一位進入世界的神。上帝為世人帶來生命和救贖的高峯,是道成肉身與我們同住,成為我們的鄰舍。所以這個世界是神學生與上帝生命和作為結連,學習與上帝同行,經歷聖靈大能的最佳場所。耶穌出來傳道引用以賽亞書61章,他回答誰是我的鄰舍,帶出好撒瑪利亞人的故事。

他告訴我們你們做在一個最少弟兄身上就是造在我身上的信息。一切一切都告訴我們,神學教育的埸境,不只是課堂和課程,也是在露宿者聚居的天橋底和行人隧道內、是捱貴租的劏房戶,是為忠於良心爭取正義被囚的人士。與社會中被罪惡權勢奴役的人站在一起,尋求他們福祉,就是學習實踐愛上帝愛人的最大誡命,見證上帝國的臨在。神學教育就是讓神學生的生命在實踐中經歷愛、活出愛和被愛所改變。


第五種結連是與歷世歷代信徒的信仰與生命相通結連。上帝藉着先賢先哲的信仰、思想、言行,幫助我們進入上帝在歷史中所啟示的真理和生命。這些人物大多數是我們要透過他們的著作來認識他們,所以神學教育必定是引導和幫助我們閱讀,打開歷世歷代的信仰寶庫,學習浸沉和傳承不同世代的豐盛信仰、歷史、智慧和傳統,好讓我們和教會的生命得着擴濶和提升。

我們在神學院學習東西方教父思想,中世紀聖多馬的經院哲學、宗教改革馬丁路德和加爾文的思想,17世紀的理性主義,經驗主義,自然神學、18世紀的敬虔主義,聖潔復興運動。19世紀的自由神學與基要主義。20世紀的存在主義,社會福音。

還有近代的巴特,田立克、布特曼,強調行動的解放神學,婦女神學、詮釋學、敍事神學,靈修學、崇拜聖禮神學等等,這些既豐富又多姿多彩的思潮,都教導我們信仰在獨特的處境,需要以獨特方式向當代的人重新作出陳述和詮釋,以回應時代的需要。前輩們鼓勵和挑戰我們要努力閱讀,認識和扎根於教會豐富信仰傳統,作個能理性思考分析,傳遞扎實生命信仰的人。


我相信神學教育必須是培養修習者成為一個能夠結連的人,與上主、與自己、與教會、與世界、與信仰傳統緊密結連,才能不負上主的呼召和託付,成為合用的器皿,祝福教會和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