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聖餐禮的再思 2 》《從各福音書作者的對比、與及教會所持對聖餐禮的不同觀點,探索約翰的聖餐禮神學初心。》—Joe PolyCarp

 《從四福音書作者的對比、及教會所持對聖餐禮的不同觀點,探索約翰的聖餐禮神學初心》

(作者保留版權。)

註:對於福音書作者是誰的問題,本文以下是以漢語聖經公會的《靈修版聖經》(以下簡稱漢修) 的各卷簡介為前設基礎。此設定是為了暫時避免引起不同素養的讀者在這方面進入爭拗。因為那不是本文的探討目標。
2. 長文,5200字,已盡量分開章節段落,在用字上對原帖作了很多調節。慢慢看。
3. 能夠全篇看完的,舉舉手。可以令筆者安慰一下。🤗😘

(I) <有關聖餐的記載、四福音書中,那個作者說的會比較權威的問題?>
以筆者在新教福音派教會信主開始的幾十年周圍所見,聖餐禮的施禮者、主要是引讀《路加22章》、或者「保羅」的《林前13章》的內容來作為引入。筆者好奇是否它們比其他的經文更加有代表性或者更加完整呢?


 

1. 受過神學訓練的人都明白,各卷福音書的背后、都有著作者自己的不同神學立場、定位、見解、寫作動機、及他們各別在眾多的「原材料(資料/資訊)」中作出的選擇、及最後要如何表達作者自己的想法上存在差異。
所以,我們不能簡單的、就一句到尾說,那卷福音書比其他的書卷說得更有權威。而是要看它們的內容。
因為先天上,不同作者在「選材」、「表述」、及「立場」上,本來就有不同。這才會出現四卷福音書之多。(當然再加上典外的,就更多了。)
——
2. 就典內的四福音書作者的個人背景來說
(a) 《馬太福音》的作者,根據《漢修》,是耶穌的「十二門徒之一」的稅吏馬太
因此,馬太(以致協助馬太編修的人,或者以馬太的認知寫出馬太福音的人,以下都簡稱馬太系,如果有的話,其他作者也同一安排。),本身對耶穌的日常言談、及有關當時「最後晚餐」時發生的事,應該有許多「第一身」、及「非常接近原始來源」的材料。
(b) 《馬可福音》的作者,是約翰馬可。他在羅馬時與彼得有親密的同工關係,以致彼得稱他為我兒(見彼前5:13)。
所以,根據漢修的這個講法,馬可(系)的福音書、最大機會是反映了使徒彼得的視角 (the perspective of/from Peter),而彼得,在最後晚餐時,「肯定身在現場」。(參約13:16-24,路22:31-38)
(c) 《約翰福音》的作者,是主所愛的那門徒:約翰
在最後晚餐的時候,他亦正在現場。他「目擊及聽到當時的基本情況及各樣對話」。
此當其時,他亦曾因為彼得的建議,「主動靠近」耶穌,詢問主是誰出賣祂 (參約13:23-25)。
(d) 《路加福音》的作者,是大概在徒16:10開始、就一直伴隨/跟隨保羅周遊傳道的希臘人醫生:路加
在聖經中,我們沒有看到路加有反對保羅想法的言論。因此我們大概可以相信,他的觀點,基本上與保羅的,應該是「一脈相承」,不太會有甚麼明顯的差異。
所以,當我們談到「聖餐設立的意義及目的」時,我們不能視《路加22:19》及《林前11:24》講述的,是兩個「獨立的」不同來源資料,而應視之為同一來源資料、甚至是同一的「對聖餐意義的理解角度」、來了解它。
因此,雖然路加(系)有表示,他將有關耶穌的事「從頭都詳細考察了,並且定意按序寫出來」(見路1:3)。但其實路加(系)手上的,都是由路加以外的其他人來的資料。並且資料來源,可能非常(或者至少有些)混雜。
(e) 至於「保羅」,他亦不是主最後晚餐時的第一在場人。
所以,即使他說『我當日傳給你們的、原是從主領受的(參林前11:23)』。其實並不是他本人第一身的在場目擊耳聞。而是從別人聽來。或者、如他自己字面上所說,是他直接從主(的靈)、或者從他自己的心中領會/領受得來。也是可能。

因此,經上述的簡單對比,我們可以概略看到:
(i) 在解釋「聖餐的設立」這件事上,路加 (系)(以至保羅(系)) 的理解,其實應該沒有比其他福音書的作者、來得更加優先、或者有更高的優越性可言。(除非,有學者能夠提出其他的證據。)
(ii) 因此,我們亦不可先天性、或先入為主地、過早認定,「路加(系)說的,就一定比其他的三位福音書作者(系)的、更有權威更值得採納。」
而以下,
筆者就是在這個「路加(以至保羅)(系)在聖餐設立的事上,沒有比其他福音書作者(系)更高的權威」的前題基礎上,
通過分析「中世紀教會內部對聖餐禮的爭議」,嘗試引入探索、約翰(系)對「餅(肉)和杯(血)」的神學看法。

( Ⅱ ) 從教會對聖餐禮的內部爭議,回比探索約翰的聖餐禮神學
1. 從教會對聖餐禮的「內部爭議」說起
從今日的角度看,廣義下的基督教會的內部、過往對「聖餐禮」的爭論、主要集中在餅與杯所「表徵」的基督的肉與血、「是否真的化成在餅與杯之內」。因而出現在了:變質說(transubstantiation) 、同質說(consubstantiation /real presence)、臨在說(spiritual presence)、或者純粹是象徵性記念記號/標記(symbolic commemoration) 等不同的主張。
而西羅馬天主教、長期以來,一直持守著「變質」之說。
及至16世紀,隨著教會改革運動興起的新教領袖 (包括路德、慈運理及加爾文等) 的出現,(以至後來跟隨他們主張的宗派之間),就出現了比較明顯的主張差異。他們雖然脫離了「變質說」的看法,但在「同質說、臨在說、或純粹的象徵性記念之說」上,彼此的理解,仍是有所不同。甚至據稱、當時路德在與慈運理的馬爾堡公開辯論中途,竟然氣著拂袖而去。(註1)
但無論如何,總體上說,大家對於「聖餐」是由主所『親自設立、及吩咐門徒往後要如此繼續施行』的這一點上,似乎都沒有異議。
惟一不同的,相信就是筆者在上篇說的,惟有使徒約翰一人,他暗有不同的看法。這個,筆者在上篇已有初步表達,以下,是我們在此點上的繼續深挖。

2. 筆者「縱觀」約翰福音的內容及寫法,隱約看到:
(1) 從「使徒時期」至「第一世紀末」之間,基督教會內、應該已經開始形成「領受聖餐,就是從「擘開的餅和經祝謝後的杯」中,信徒會再次『真實』領受到基督的身體 (祂的肉和血)」的這一種「普遍睇法/看法」。
(2) 但約翰「不同意」這些睇法
因此,「激發起」約翰要「重新」將有關耶穌福音的中心重點、及祂的言行意義,「親自重新寫上一次
約翰(系)的這個觀點/憂慮,筆者認為,在其《約6:47-69》中,有明顯的表達。以下,即為筆者就此項觀點的進一步解說。

A. <以「變質說」、來回比《約翰福音6:53-56》的內容>
主張變質說的論者,會「認為」:《約6:53-56》中耶穌明明說了「衪的肉和血是可以吃和喝的」。
但其實這種「直接」、「照字面的物理性/物質性」來解釋耶穌說話的方法,筆者看,正正是約翰在他寫的福音書裡、要一再使力澄清、及加以反對/否定的。
原因是,「約翰(系)」在他撰寫的福音書中,已一而再而三的「點出」,當耶穌講述有關天國及祂自己的事時,祂口中雖然經常以「屬地上物質世界」的、當時的人所具體可見、可經驗、的事物、來作為例子/比喻講述,但約翰(系)是認定,主在祂的說話內裡,實質上指向的,「都是」所論事件/事物「背後」的另一層的、「屬天(屬靈)的內容」 。(註2)。
筆者舉例說
(1) 約 2:19 記錄了耶穌回答猶太人「祂會三日內重建被猶太人拆毀的聖殿」,之後,約翰在約2:21,就立即補充進去一句「但耶穌這話、是以他的身體為殿」說的。以表明耶穌這話的意思,不是「真指」那座物質/物理性的殿說,而是「暗諭」祂自己的死後三日會復活的重大屬靈事件而說。)
(2) 約 4:6-24 耶穌向撒馬利亞婦人講論到敬拜的地點時,約翰清楚記述了耶穌是將敬拜的地點,從「真實可見可達」的物理性地點(撒瑪利亞、還是耶路撒冷)「轉向/指向」到那「看不見」的、屬靈的、「心靈(世界)地點」。
(3) 再來,有關《馬太28:16-20》中「大使命」及「水禮」的一段事件,約翰、馬可和路加都沒有記載。
約翰(系)反而是在《約1:19-23》用上了施洗約翰的說話,記錄了「另一個洗禮」,那就是:耶穌是用聖靈與火、而不是水、來給人施洗 (見太3:11及路3:16)。
所以,若真是「照字面」來處理的話,我們豈不是應同時為新信的人施行「火禮 (或靈火之禮) 」而非只是「水禮」嗎?又還是「二取其一」來施行即可?
(4) 此外,約 3:5 論到重生時,約翰(系)是有提到由水和聖靈生的,才能進天國,但他「亦隨即」在緊接的約3:6指出:『從肉身生的、就是肉身。從靈生的、就是靈。』
由此看來,就約翰(系)來說,即使用水洗過的肉身,也不會使人的靈得到新生命。
唯有「在靈裡的重生」,才真是「屬靈生命」,而不是因為水的洗禮。
這才是約翰(系)所「關注」、及「一次、又一次、又一次」的不斷要給讀者「澄清」的觀念/想法。
(5) 同樣,在緊接於《約6:53-59》之後,約翰(系)在《 約 6:63 》,就「隨即」記錄了耶穌對祂的肉及血的『正確屬靈解釋』。那就是:『叫人活著的乃是靈、肉體是無益的,我對你們所說的話、就是靈、就是生命。
因此,我們可以理解「約翰(系)想要傳達/表達的意思」是:
當主耶穌說到「祂的血和肉」之時,祂用的只是「似真實幻的類比、或者比喻」。
祂『並非』真的指著到,人要吃他的「物質性身軀的肉和血」來說。
而是指向屬靈的、及在「」的層面上、「人的信主、是要接受主的教導,及完完全全信神所差來者」上來說。
所以,沿此角度觀看,如果「單單引用 約 6:55」、來試圖證明「餅與血會變質之說」是有合理基礎的講法,其實,並不符合約翰福音6章的「整體意思」。而那變質或實質吃到耶穌的肉、喝他的血、的看法,實際就是約翰在《約 6:60-63》裡,就立即清楚加以反對的。(註3)
由此等等,我們不難看到,
約翰(系)是特別非常「重視」耶穌的視角中(in the perspective of/from Jesus),屬地與屬天的分別。及「物質世界」與「屬靈世界」的分別。

B. 對約翰(系)來說,
(1) 屬於肉體物質的事物,是於人的靈魂、沒有益處的。
(2) 唯是屬靈的,心的改造與指向,才能帶給人生命。(參同上 約 6:63)
而這分析,與賴德(George E. Ladd)對約翰神學的縱向的、屬上天與屬地下、及靈與肉二分、的二元論看法、相符合。(註4)

因此,
當我們能夠從這角度來理解約翰(系)的觀點時,我們可以明白:「約翰可能不單止、反對聖餐中餅與杯的變質之說,其實,在他看的、整個屬靈意義層面上來說,約翰「壓根兒」、就是認為、整個所謂的聖餐禮,根本就沒有甚麼的「天上屬靈意義」可言。連「記念說」都不是

C. <筆者推論>
所以筆者進而推斷,約翰(以至約翰系)之所以要『親自』撰寫一本、「由他執筆開寫的福音書」的目的,其實是想要借助此福音書(約翰福音)由約翰(系)「親自撰寫」,「公告天下所有的人,即使他約翰、完全不記錄「所謂的聖餐禮的設立」的「整個環節」。對他「可以完整描述整個耶穌基督福音」的「中心思想」、及「主耶穌言行的重點」,都「毫無妨礙」。

這樣,讀者就不難明白,
(1)為何約翰(系)用了比其他福音作者更多的篇幅來寫最後晚餐中發生的許許多多的事及主的教訓,連洗腳都記錄了,而偏偏,就是聖餐禮設立的一項,獨「不提一言」。
因為,以筆者推測,
(2)他(系)「根本」就是要「故意」在福音的內容及主的教導命令之內,取消掉這一個環節。
目的,
(3)就是要人回歸信仰的真諦
那就是耶穌給門徒的最後指導:要大家來跟隨耶穌福音的人,一生必須力持的信仰上的「捨與行」之道 (這點在第3或第4篇,會有專門討論),而不是要大家去守一個沒有屬靈意義的「聖餐禮儀」。
(4)這才是約翰(系)所最要「所有讀他約翰福音的人」知道的事,及最終,
希望他們、都能明白約翰(系)撰寫這福音書背後的隱藏議程(hidden agenda)中的「最終真實心意」。
(5)如果我們明白了約翰(系)的這個想法,那「聖餐禮」即使不予施行,實際對信徒的屬靈生命,並無妨礙。
倒是,施行的取態、一旦有所偏差 (如認為聖餐會產生「變質」之說),
反而會將信徒帶入錯解耶穌教訓的歧途。不可不察
(6)約翰(系)要反的,就正是其他人說的、及主張施行的、這樣的一個所謂的聖餐「之禮」。(包括反對保羅等人推動的聖餐禮的想法、也包括在內。這點,我在往後的第3及第4篇,會有更多的闡述。)

D. <本篇總結>
最後,總的來說,筆者以為,對使徒約翰(系)來說,他沒有在福音書中記述設立聖餐的事,在屬靈的層面上來說,意思是,領不領物質的聖餐(擘餅喝杯) 其實算不得甚麼。
(1) 唯是心裡真實的、信神所差來的主耶穌、領受祂的教訓、又跟著遵行的人、這人就真是在作成神的工(約 4:34,5:29)、是主的門徒 (約 8:31),就有永生(約8:51)、神也聽他(約 9:31) 愛他(約14:21),是主的朋友(約15:14)。
至於那些不接受耶穌真光的人,就沒有永生(約3:36)。這就是約翰(系)對基督信仰的理解。信仰,就是這麼簡單;就是這麼直接。
(2) 一個人的是否可以擁有永生的「屬靈的生命」,不在於聖餐中的餅與杯之中,而是這人是否愛主(耶穌)、信神 (遵行從父及子而來的教訓)(約 8:42;14:15;15:10;16:27;17:23)及彼此相愛(愛人) (約15:12、17),這才是約翰福音中耶穌教訓的總綱;而這,實際也是其他福音中耶穌教訓的「一切屬靈事」的總綱與命令 (參太22:37;路10:27;可12:30)。
(3) 最後,若以上為準繩的看法可以成立的話,那麼,單從上述角度與結論來說話,實際上,不單西羅馬天主教堅持的七大聖禮中的五大聖禮或可以取消 (這是以新教的傳統選擇,只繼續承傳聖餐禮及水禮這兩項來說),就是「聖餐之禮」 (以本文的分析作為基礎來看的話),其實也可以不必了。
因為,「只要」信徒沒有忘記主耶穌「擘餅飲杯」背後的「真正初心(屬靈意義)」,就一切都已經「做對了」。 💚
承願。
下篇繼續。

註1 福音書房編輯部,2003,二千年教會歷史巡禮, 第三章 初期改教運動,http://mandel.synology.me/……/folder/books/03417.html, 摘錄於 9.9.2015 (連結已消失,請參書籍引目https://www.twgbr.org.tw/……/8020-%E4%BA%8C%E5%8D……,摘錄於 17.4.2022。
2 賴德,1986《新約神學(上)》,259-261
3 林錫仁在《「聖餐禮」:約翰認為餅和杯不能給人生命》亦有概要討論可以參閱。但筆者得註明,我不是因為參考了他的觀點才有自己的結論。但因為見到他也有相類的看法,為表尊重,所以在此作個附註。其實這話,使徒約翰早就說得清楚了,只是,人卻有不同、甚至相反、認為約翰是支持變質說的理解而矣。參林錫仁,2013,〈「聖餐禮」:約翰認為餅和杯不能給人生命〉,http://blog.xuite.net/……/148448346-%E6%9E%97%E9%8C……, 摘錄於 9.9.2015,17.4.2022。
4 同註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