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巴比倫城的哀歌—高敏智牧師

巴比倫城的哀歌–(藉著「巴比倫城的哀歌」預備好自己的心,進入耶穌受難日與復活節。)

世界因疫情、戰亂而產生了許多的苦難,沒人能代替上帝回答為什麼會有這些事情的發生?但是基督徒一定要警醒,知道這是上帝讓我們自省的時刻,我們應當趕快歸回,讓生命回到神的面前。

例如上帝過去曾讓迦密山上三年多不下雨,裡面就包括審判亞哈、巴力先知的奧秘(列王記上十八章)。上帝曾容讓祂的百姓,在四百多年裡,在埃及成為奴僕而哀哭,但也因此也塑造了摩西奉差遣,帶領百姓出埃及與耶和華軍隊的計畫。從歷史看見,有時世界的苦難是上帝的警鐘,要人們轉離惡行,回到神的旨意裡。

不要認為聖經裡面記載的挪亞、所多瑪、蛾摩拉等罪惡之城,離我們很遙遠,或是啟示錄的時代還很遙遠。如今看見國與國的戰爭劇烈,在啟示錄展開前,我們的心預備好了嗎?


在啟示錄裡還預言了這個世界的終局之戰——巴比倫城戰役,屆時所有的魔鬼都要被丟進無底坑中。人的生命也可以從「巴比倫城的哀歌」裡看見曾經的豐富與今天的墜落,並檢視「今天的我們,落在哪一個屬靈光景?」

從巴比倫城的哀歌自省生命光景

啟示錄很難懂,但是他的啟示是完全的,裡面的角色我們如今都正在面對。啟示錄的最終之戰有如奏鳴曲中的四個樂章,第一章是喧嘩的、熱鬧的;第二章是極慢版,是懸疑性的、翻轉的;第三章為激烈的、悲慘的、激昂的生命情感;第四章則是回到真正的主題「榮耀」。

從啟示錄十三章開始,「獸」世界的霸主、世界的王顯現,而在啟示錄十六章19節,「神也想起巴比倫大城」,看見神用巴比倫做預表。從人類造巴別塔開始,「巴別」原先在巴比倫的語意,為通往神的門,帶著極大的榮耀和驕傲。神第一次審判,錯亂了世人的口音,「巴別」便在希伯來文裡成為「混亂」的意思

如今我們看見國與國的戰爭,但是在末後的日子裡,我們將看見的是與神為敵的思想上的、宗教上的戰爭,最終之戰是魔鬼攻擊神的聖徒的戰役。(啟示錄十七章1-6節)。


巴比倫可以說是敵對神的勢力、魔鬼的巢穴,魔鬼要搶的正是人的靈魂。如今有人說魔鬼說是俄國,有人說是中國,但其實啟示錄裡記載,魔鬼動用的是「諸國」是全世界。神使諸王同心合意,將是全世界、全面性的戰爭,從觀念、法律漸漸鯨吞蠶食,以致於有一天成為生命裡的大逼迫。

如今撒但教的教義敗壞充斥在世界各國的法律與觀念之中,法律一直不斷更改,以前世代魔鬼使用威脅、恐嚇;現在世代魔鬼讓你貪婪、滿足、享受欲望、惰落、就算犯罪也沒關係。我們在世界上所有的東西,魔鬼都會給你,你要什麼,魔鬼都會滿足你。

若我們持守真道,在普天下受試煉時就能被提、進入神國。因此我們一定要了解我們正在面對的戰爭和角色是什麼?聖經告訴我們,神召的是用祂的寶血買贖回來屬於祂的、有忠心、持守真道的人,從世界各地、名各方各族中召出來,成為天國的子民。


三大預備自己的觀念:

1.世界的王犯罪被審判,為什麼你要哀哭?

如今你在世界的生活很安穩嗎?當天使要帶你出所多瑪時,卻如羅德放不下已有的一切嗎?甚至羅德的妻子因回眸過去,而成為鹽柱?

2.投資一輩子,卻一夕成空?損益表完全錯誤?

在列王記上看見以利亞勸告百姓,耶和華是真神,你要專心倚靠祂時,百姓卻猶豫了,因為地上的君王、榮華富貴,看起來都像是巴力的。人們一輩子投資了什麼呢?是否累積了相當多地上的財富?一切眼見的都是帶不走的,當審判日到來時,啟示錄第十八章巴比倫傾倒時,地上的財富、可見的,都會消失,當重視累積財寶在天上。

3.當所有可見的、有形的都消失了,顯明了什麼呢?

「神說要分開來!」高敏智牧師指出,當審判的日子臨到時,凡屬於可拉那一邊的,都要離開他們(民數記十六章)。在世人眼裡可拉一黨看起來比較可靠,因為有250個自稱聖潔且有名望的人,而另一邊屬神的只有摩西、亞倫。但是神說這些虛假的都要受審判,以致於凡屬於可拉一黨的都被地吞滅了。


從世界中分別出來!成為世上的光

「從世界裡分別出來,並非不問世事,而是要成為世界的光,在幽暗遮蓋大地的日子裡,讓世人看見神的榮光,顯在我們的身上,神與屬祂的百姓同在。」

如今我們看見烏克蘭的殘桓斷壁,人們不斷思考著為什麼會這個樣子?聖經告訴我們,凡所有地上的都會被消毀,一切都會過去,這樣的事件在末世將會不斷發生。求主幫助我們在智慧裡看到,雖然一切都會過去,但只有一件事,就是神的真理不會消失,到那日,神要親自為屬祂的子民們申冤。


在耶穌受難日與復活節檢視自己的內心

藉著耶穌受難週與復活節,我們要為將來受審判,來預備自己的心與態度。當我們聽見巴比倫的哀歌,我們要明白自己是否看清今日世界隱藏的危機。並檢測自己的內在:你是一位「委身在教會」的基督徒,還是一位「自我形象的塑造者」?前者將會越活越喜樂、越老越年輕、越接近死亡,越有福音負擔,甚至就算面臨死亡仍有喜樂,因為我知道誰在天堂歡迎我。而後者卻是記得以前的自己有多厲害,越活越呈現僵硬人格、越老越有不甘心的言論、越接近死亡,空虛與失落的壓力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