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彼得對牧者的勸戒—廖烈康老師

「1我這作長老、作基督受苦的見證、同享後來所要顯現之榮耀的,勸你們中間與我同作長老的人:2務要牧養在你們中間神的群羊,按著神旨意照管他們;不是出於勉強,乃是出於甘心;也不是因為貪財,乃是出於樂意;3也不是轄制所託付你們的,乃是作群羊的榜樣。4到了牧長顯現的時候,你們必得那永不衰殘的榮耀冠冕。」(彼前5:1-4)


在彼得前書末了,使徒彼得自稱是「我這作長老的」,他有好些話向那些與他「同作長老的人」說。可以說,這番話是彼得對教會牧者、傳道作出的勸戒。

彼得是初期教會中的「第一代長老」,蒙耶穌基督親自揀選作使徒的;十二使徒之中,聖經明確記載成為初期教會「長老」的只有彼得和約翰二人(彼前5:1、約貳1、約叁1)。他們是教會歷史上輩份最高的長老,可說是「長老的長老」。今天很多人從世俗習來互相吹捧的壞風氣,為有輩份的神僕貼金,稱他們為「牧者的牧者、牧師的牧師」,而使徒彼得卻名副其實是「長老的長老」。但他沒有自稱為「長老的長老」,卻視自己與收信人中的後進者同等,稱他們為「與我同作長老的人」,對他們作出謙卑、誠懇的勸勉。這番勸勉話真是何等寶貴!

「長老」既是神在教會中設立的牧養職份,也是教會中作群羊的牧者、作傳道工夫的人。凡在教會中作牧養工作、擔當牧養職責、傳道職事的人皆需要認識彼得這番話。首先我們要從彼得的自我介紹中,認識彼得怎樣看待自己這「作長老」的職份。


﹝一﹞ 作牧者之尊榮

彼得自稱為「我這作長老的」(彼前5:1)。我們要讀得出彼得這話的語調和態度。他說自己是「作長老」的,他以自己「長老」的輩份與職份為極其尊榮。「長老」的職責是「牧養神的群羊」,可說是教會的「牧者」,又是在神家傳出主道的「傳道之人」。這牧養職份原是榮耀無比的!

聖經明說,神在教會中設立了「長老」(又稱「監督」)和「執事」兩個至關重要的職份(提前3:1-13、多1:5-9);前者負責牧養神的群羊,讓羊群得著溫飽和屬靈的引導;後者主理教會中各樣的事務,好讓身負牧養重責的長老、傳道、牧者能「專心以祈禱、傳道為事」(徒6:4)。保羅指著以弗所教會的長老說:「聖靈立你們作全群的監督……」(徒20:28)他們既由聖靈所立,便從神領受了至關重要的職份,也從神得著極重無比的榮耀!

我們要知道,神在教會中設立「牧者」,卻不是設立「學者」。作長老、作傳道、作牧養工夫的神僕乃是神為教會設立的「牧者」;即使你不是長老、傳道或牧師,你若在教會中擔當著以真道餵養、引導小部分信徒的職份(如團契的導師、組長等),你也是一位「小牧者」。我們要知道,「作牧者」遠比「作學者」有榮耀。「作學者」或許也能在今世得著某種殊榮,但都是從人來的;然而「作牧者」的人得著牧養教會的職份,卻是蒙神所召、蒙聖靈所立,這種榮耀便大得希奇了!

蒙神選立是一種榮耀。保羅說以弗所的長老乃是聖靈所立的,他說:「聖靈立你們作全群的監督,你們就當為自己謹慎,也為全群謹慎,牧養神的教會,就是祂用自己血所買來的。」(徒20:28)設立教會牧者的是至尊的聖靈,這是「牧者」人生最大的榮耀所在!

使徒保羅一生被這份尊榮感推動著。他感到神把他從母腹分別出來,又施恩召他,且把祂兒子啟示在心裡,叫他「把祂傳在外邦人中」(加1:15-16),他一生竭盡全力奔跑在這條事奉主的路上。他說:「因我是外邦人的使徒,所以敬重我的職份。」(羅11:13-16)立他為「外邦人的使徒」的是主(加2:9),試問世上還有哪一個職份有這等尊榮?有何職份其榮耀能與此相比?

因此事奉主的尊榮斷不是人可以自取的;保羅也斷言沒有向他所建立、牧養的教會求榮耀(帖前2:6)。真正討神喜悅的牧者也必然因著主設立的尊榮感到滿足,除了從主而來的尊榮以外,別無他求!

羊群蒙恩被建立是牧者的榮耀。在帖撒羅尼加前書二章,保羅興奮地說:「我們的盼望和喜樂,並所誇的冠冕是甚麼呢?豈不是我們主耶穌來的時候,你們在祂面前站立得住嗎?因為你們就是我們的榮耀、我們的喜樂!」(帖前2:19-20)

作為群羊的牧人,是牧養神的群羊,不是自己的羊。世界的牧人把羊養壯,取其皮、食其肉是天公地道,因羊是牧人自己的。作神群羊的牧人,卻要為羊群的強與弱、活與死向「群羊的大牧人」耶穌基督交賬。因此,牧者所牧養出來的羊若是瘦弱、傷殘,牧人便有禍了;羊群走迷了路,牧人若不去尋找,以至小羊被魔鬼啣了去,或是受迷惑死在這罪惡的世界,牧人亦有禍了!相反,任何一隻主的小羊因牧人的牧養生命得被建立、有長進,這卻是牧者的榮耀!正如保羅向帖撒羅尼迦信徒說:「你們就是我們的榮耀、我們的喜樂!」他是何等的歡喜、滿足!

事奉中與神同工是一種榮耀。保羅說他是與神同工的;他是「聰明的工頭」,信徒則是「神所耕種的田地、所建造的房屋」(林前3:9-10)。在他的事奉中,神竟然使用他手所作的工,甚至從他身上顯出莫大的能力來!他說:「我們有這寶貝放在瓦器裡,要顯明這莫大的能力是出於神,不是出於我們。」(林後4:7)這於作主工的神僕更是榮耀無比的事!

有些神的用人在事奉上得人稱讚,有好名聲,這是美好的。然而全世界人的稱讚,也比不上在事奉中一次與主同工而顯出主大能的經歷。筆者事奉的日子中,曾有好幾次奇妙的體會。曾經不下一次有信徒流著眼淚前來哭訴,一小時後得了安慰,笑著在我面前出去。自己也說不清到底是哪一句話幫助了他,使他得著了安慰。這肯定是神的作為!當為僕的看見神如此奇妙地一同作工,心中的喜樂是何等的大!

神的僕人最大的榮耀乃是為主受苦。使徒彼得說:「你們若為基督的名受辱罵,便是有福的;因為神榮耀的靈常住在你身上。」(彼前4:14)他又說:「若為作基督徒受苦,卻不要羞恥,倒要因這名歸榮耀給神。」(彼前4:16)耶穌預言這位作長老的彼得所要得到的最大榮耀;主預言彼得「要怎樣死,榮耀神」(約21:19)!教會歷史流傳,彼得晚年應驗耶穌所預言的:「年老的時候,你要伸出手來,別人要把你束上,帶你到不願意去的地方。」(約21:18)相傳他被羅馬人逼迫,最終在羅馬被倒釘十字架而死。這便是他的榮耀。

凡此種種,皆是與聖經中「作長老、作牧者」這職份捆綁起來的莫大尊榮!耶穌說:「人若因我辱罵你們,逼迫你們,捏造各樣壞話毀謗你們,你們就有福了!應當歡喜快樂,因為你們在天上的賞賜是大的。在你們以前的先知,人也是這樣逼迫他們。」 (太5:11-12)正因如此,彼得說「我這作長老的」,內心湧出來的是何等大的尊榮感,這原是神所賜給教會中傳道牧者極美的福份!


﹝二﹞ 作牧者為見證基督

彼得還怎樣看自己「作長老」這職份?彼得除了自豪地自稱「作長老」之外,又說自己是「作基督受苦的見證」的。「作長老」是他的輩份與職份,「作基督受苦的見證」乃是他所傳的信息。

借用保羅的說話,保羅說他在哥林多傳道之時「曾定了主意,在你們中間不知道別的,只知道耶穌基督並祂釘十字架。」(林前2:2)彼得所傳的信息也相若,他是「作基督受苦的見證」。沒有人喜歡為死囚作證。在人看來,十字架是一個刑具,耶穌是一個死囚。為死囚作見證原是一種羞辱,毫無榮耀可言。然而無論是彼得、是保羅,他們都以「作基督受苦的見證」為榮。

彼得說他是「作基督受苦的見證」,這是他向人作見證的內容。首先,他並不是見證耶穌在世上有何豐功偉績。相比於耶穌受苦,耶穌在世上行過很多在人看來更大、更光采、更吸引人的事蹟。祂以五餅二魚餵飽男丁五千人(婦人、孩子不計在內),又以一句話趕出一大群污鬼,進入豬群裡頭,這一切神蹟都叫人津津樂道。有誰比耶穌有更大權能?有誰比耶穌治好更多的病人?彼得若高舉耶穌治病與趕鬼的神蹟,那些得過耶穌幫助的人勢必擁戴他!然而彼得卻只說他「作基督受苦的見證」,因他以耶穌受苦為榮耀,且希望叫聽從他的人把信心建立在耶穌釘十字架這根基上,不要建立在今生的事物之上。

由此可見,傳道人所傳的信息是何等狹窄。這種狹窄是「按著真理的狹窄」,因我們無論傳講甚麼都不可離開「耶穌基督並祂釘十字架」(林前2:2)。因為惟有傳講這十字架的福音,方能救人的靈魂。傳道人不應該以別的事物取代福音信息(包括社會關懷和神蹟奇事),也不應該傳揚與聖經有別的另類福音、廉價福音。今天太多人為了迎合世人口味,又因害怕世人不悅,傳出減辣的福音;他們不提罪惡,不提十字架與復活,略過一切人所質疑或不信的重點,只傳出一個正能量的信息,以為這便等同於傳福音。他們還美其名說要減低世人對基督教的反感,以圖讓人接受十字架的福音。他們把福音中最核心的部分刪掉了,無非是害怕因傳福音而受辱。然而保羅卻說:「我不以福音為恥;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先是猶太人,後是希利尼人。因為神的義正在這福音上顯明出來;這義是本於信,以致於信。如經上所記:『義人必因信得生。』」(羅1:16-17)傳道人迴避純正福音信息而不傳,其實是對保羅這番話失了信心。聖經告訴我們:「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傳道的人既把福音的真實內容隨己意增添刪改了,這「別的福音」又怎可能顯出「神的大能」呢?誰給我們權柄去篡改神所設立為要救人的福音呢?

坦白說,「作基督受苦的見證」並不討好人。這樣的人並不是高舉自己,也不是為自己作見證。耶穌基督被人唾罵、輕看、藐視,又受盡惡人的迫害;照樣「作基督受苦的見證」的人也要有受人唾罵、藐視和逼迫的準備。耶穌說:「學生不能高過先生,僕人不能高過主人。」(太10:24)又說:「他們若逼迫了我,也要逼迫你們。」(約15:20)但這又如何呢?保羅早已看清一件事:「我想神把我們使徒明明列在末後,好像定死罪的囚犯;因為我們成了一臺戲,給世人和天使觀看。」(林前4:9)若事奉神的人果真因「作基督受苦的見證」而遭人厭棄,就任憑別人輕看罷了,因為傳道人受苦正是成為「給世人和天使觀看」的「一臺戲」,讓他們看見神在我們身上顯出怎樣的大能,神要在為主受苦的人身上顯出祂何等大的榮耀!若在逼迫苦難中傳出一個顯出神大能,且使人得永遠救恩的福音,一切便不再值得介懷了!

使徒彼得的確為了「作基督受苦的見證」受了不少逼迫苦難。保羅說眾使徒「成了一臺戲」,當中便包括了彼得。

使徒彼得一開始公開傳道便被人藐視逼迫了。在使徒行傳二章,彼得在五旬節聖靈降臨後第一次領頭起來向群眾講道。他向在耶路撒冷的猶太人和一切住耶路撒冷的人講道,引用先知約珥的話解釋聖靈降臨的大奇事,責備罪惡,勸人歸向基督。當日有很多人領受真道而信主。然而到第三至四章(可能不過是第二天),彼得醫治瘸腿病人及講道後便被祭司、守殿官和撒都該人捉拿,又被他們恐嚇一番。耶穌說:「他們若逼迫了我,也要逼迫你們。」(約15:20)這話何等的真實!然而耶穌所尊重的便是這等人。祂不喜愛只懂討人喜歡的僕人,卻尊重願意為傳福音的緣故多受逼迫苦難的僕人。耶穌像一粒麥子落在地裡死了,便結出許多的子粒來,這些願意「作基督受苦的見證」的人也是一樣,結出許多的子粒,使無數人因他們的「死」而得「生」!況且他們既甘心為主受苦,主為他們預備的榮耀是何等的大呢!


﹝三﹞ 作牧者得永恆獎賞

故此,最後我們還要略為思想彼得自我介紹時提到第三個重點:「同享後來所要顯現之榮耀的」。彼得認為他要與收信的眾長老(~「與我同作長老的人」)「同享後來所要顯現之榮耀」。他是繼保羅說自己要得著公義冠冕以外,另一位很有把握自己必得榮耀的使徒。

這榮耀是與一切同作長老之人「同享」的。這「同享」是指他們將要「一同有份於(KJV:partaker)」耶穌再臨之時所顯現的極大榮耀。作長老的彼得,以及那些與他同作長老之人皆要得著榮耀為賞賜;這榮耀便是主現今已進入的榮耀。主如今得著怎樣的榮耀,事奉的人將來也要得著同等的榮耀。耶穌在創世以先,已與父神同享父所有的榮耀;祂復活升天後,也享受父神同等的榮耀(約17:5)。照樣,事奉的人將來也可與主享受同樣等級的尊貴與榮耀。這事又豈是我們以今天的悟性和智慧理解得來呢?然而要與彼得和眾位神僕同享尊貴榮耀的先決條件,乃是作工的人在世上先要忠實地「作基督受苦的見證」。這完完全全是傳道之人忠心與否的問題。

聖經中「按才幹分銀子」的比喻告訴我們,每位僕人未必都有一樣的恩賜:有些是五千的,有些是二千的,也有些是一千的。領一千的僕人又惡又懶,我們今天暫不討論。那領五千的賺五千,領二千的賺二千,他們卻得到主人相同的稱讚:「好,你這又良善又忠心的僕人,你在不多的事上有忠心,我要把許多事派你管理……」更甚者,兩位僕人也有相同的結局:「可以進來享受你主人的快樂。」(太25:21, 23)可見恩賜多寡並不是主人的考慮,甚至作工果效也不是主人最計較的。主人卻看重你有否在事奉中顯出「又良善又忠心」!若有人在「作基督受苦的見證」這至重要信息上傳得「又良善又忠心」,他必能享受「後來所要顯現之榮耀」。他可能會在世上飽受苦難,且可能為主緣故暫受人的誤會、輕看和藐視;然而他有榮耀無比的盼望,因為到那榮耀的早晨,主人要稱讚這樣的僕人說:「好,你這又良善又忠心的僕人。」他也要得著保羅所說那種「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林後4:17)!

我們常認為十二使徒該享受至高至大的榮耀;但如今彼得卻告訴我們,我們也能與他「同享後來所要顯現之榮耀」。彼得所領受那至高等的永恆賞賜、屬天榮耀,我們也能有份,只要我們在今生短暫的人生中忠誠地「作基督受苦的見證」,專心一意事奉主。故此親愛的弟兄姊妹,無論你有何事奉職份,你願意忠誠作主工,在短暫的人生積攢屬天永恆的榮耀賞賜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