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耶穌的佈道法—吳主光

活頁刊第25期 1990.1

華人教會近年來佈道的進展甚差:神學教育越來越忽略實用佈道的方面;許多傳道人公開表示自己沒有佈道的恩賜,也十分怕主領佈道會;許多福音機構成立,但是福音工作一點也沒有因為這些福音機構而增長;許多佈道會議在各地舉行了,但仍未見有廣泛的傳福音行動;似乎任何異端都比我們稱為信仰純正的教會熱心和發展得快,我們看見了也沒有因而感到慚愧…這些現象已經是公認的事實。


或問,為甚麼會有這樣可悲的現象﹖當然其中的原因十分複雜,不是我們這篇短短的文章可以徹底分析的。我們在這裏只希望提出一點,就是我們今天佈道的方法已經與主耶穌昔日所用的佈道方法有了很大的差別。我們認為我們的時代與主耶穌的時代不同,所以我們就將福音改頭換面:我們發明了“福音預工”,“福音文化抗衡”,“社會關懷就是福音的一部分”等等迎合人心理各方面需要的理論,以為是更進步,更適切時代需要的福音,但是面對福音事工依然失敗和落後於異端,我們依然不肯承認我們可能與聖經的屬靈路線背道而馳了。

其實上述的那些所謂適切時代的方法,究其根,不難知道都是源自新派神學的產品。今天新派神學都證實已經末落了,為甚麼我們還要步他們的後塵呢﹖筆者不是說這些理論全部不對,只有蛇才會說“園中所有樹上的果子都可以吃,或都不可以吃”,這些理論危險的地方是叫我們在不知不覺之中改變了福音,變成討好社會人士叫人對基督教產生好感,從而“轉移”到教會來成為“教友”,漸漸輕視了要人“悔改”和“重生”成為神的兒女的需要;而且這些理論又漸漸叫人不相信“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裏面藏有莫大的能力可以改變人,反去相信心理學和人的智慧。


讓我們來研究主耶穌自己的佈道方法:

首先我們會很容易發現,主耶穌一生從來不討好任何人,祂指摘當時的文士和法利賽人為假冒為善,祂也一點不放鬆地要求任何人都要悔改,我們也不見祂作過任何預工或文化遷就。預工已由施洗約翰作好了,而施洗約翰所作的“預工”不是今天的福音預工,乃是完全不客氣地指摘眾人的罪,叫人藉洗禮表示悔改。約翰和主耶穌後來都是因為不討好人而死。

使徒保羅一生所傳的道被稱為“到處被毀謗的”(徒二八:22)。可見他們傳道的方法並不是先要討人的喜悅。他們活出一種屬天的喜樂和滿足,這本身已經成為最大吸引人的地方,叫人喜悅,正如彼得所說的(彼前三:15-16)。


主耶穌在拿撒勒會堂那一次的傳道是最典型不過的例子(路四:16-30):祂不但沒有討好人,而且還惹動眾人發怒,要將祂攆出城,從山崖上將祂推下去。請問,我們能否說祂這一次的傳道是失敗的﹖不,如果主會有可能失敗,祂就不可能是無誤之神的兒子了。

究竟祂這一次的佈道是怎樣佈道呢﹖祂只拿起以賽亞書來照讀:“主的靈在我身上,因為祂用膏膏我,叫我傳福音給貧窮的人。差遣我報告被擄的得釋放,瞎眼的得看見,叫那受壓制的得自由,報告神悅納人的禧年。”


在這裏我們清楚地看見,佈道是甚麼。佈道就是“報告”。主耶穌當時並沒有作甚麼,祂只是宣讀作為一個“報告”。當然我不是說:傳福音不應用甚麼解釋和辯證,只要木無表情地報告就可以了。我們看見主耶穌和保羅等一生所傳的道也有不少講解和辯證。但主耶穌在這裏的“報告”表示了祂將預言的應驗宣告了出來,因為祂說:“今天這經應驗在你們的耳中了。”這給我們看見,傳福音要有強烈的信心,相信這是神的應許,相信現今就是悅納的日子,現今就是拯救的時候。相信這是神帶有能力的日子,現今就是了,會使我們帶來無比的能力。


試想,假如你是真的向一些被擄的人宣告他們得釋放,你的心態會是怎樣的心態﹖你一定會感到你是一位有權柄的人,你毫不懷疑你的宣告是不是真的。今天的福音工作,說句實在的話,許多時候是傳的人對福音沒有信心,以為這樣古老的福音內容怎能說服人﹖於是才發明許多理論來“補救”福音的不足。請認真地想想,我再說,如果你真的肯認真地想想罪人因信這福音得到拯救,不致滅亡,反得永生,成為祂的兒女,這是何等的大愛!我們若真的相信,我們豈會不大大地被激勵﹖豈會不得着能力!豈會不感動人﹖倘若我們傳得不能感動人,這完全是因為我們不完全地相信這福音的全部內涵而已。


從主耶穌所讀的經文我們又可以看到,我們傳福音的人不能傳得滿有能力,是因為我們自己還是“貧窮人”,“被擄的人”,“瞎者”,“受壓制者”。如果我們自己不能活出救恩的豐盛,我們怎能叫別人受感動相信我們所傳的福音真能叫人富足,釋放,得見,得自由﹖你可以想像一個衣衫襤褸的乞丐,瘦得皮包骨似的,在街上向過路的人宣傳叫人致富之道嗎﹖主耶穌傳永生之道,祂自己就活出不怕死的見證,而且以復活來證明自己的道。


保羅傳揚這福音,祂自己就為這道而顛狂,用生命印證自己所傳的。今天,我們的福音不能傳得有效,是否應該檢討一下自己屬靈的生命﹖福音不單是一種道理,乃是可以經歷的真理。別人是可以在我們身上的言詞上,感情自然的流露上,生命的表現上,看出我們所傳的福音是否真實可信。今天教會和傳道者應該多在屬靈生命上改進,這比在福音的策略上和方法上改進更實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