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否結婚的保羅(2) :公會的使徒—王崇堯老師

聖經從來沒有提及保羅是否結過婚?有或沒有都基於歷史猜測,沒有定論。有學者根據他在哥林多前書 9:5所說的話:「難道我們沒有權柄娶信主的姊妹為妻、帶著一同往來、彷彿其餘的使徒、和主的弟兄、並磯法一樣麼?」來說明保羅若是已婚,應該會提及才對。所以,保羅若是已婚,他的妻子可能已經去世,或因信仰的原因離開他了。

林前所說倘若那不信的人(指妻子或丈夫)要離去、就由他離去罷.無論是弟兄、是姐妹、遇著這樣的事、都不必拘束。(林前7:15)也許就是在說明保羅自身的婚姻狀況。不過話說回來,保羅確實也未曾在任何書信中提及妻子,甚至保羅在林前7:1-7中也宣稱他有獨身的恩賜。


有些學者認為使徒保羅有結婚的原因是,歷史告訴我們公會的成員必須結婚,雖然保羅從未說過他曾是公會的成員。也許他被期待往這條成功的路前進,在加拉書中保羅說過:「我在偤太教中、比我本國許多同歲的人更有長進、為我祖宗的遺傳更加熱心。(1:14)。而這個熱心是去實踐偤太公會所託:「你們聽見我從前在偤太教中所行的事、怎樣極力逼迫殘害神的教會。」(1:13)


在偤太教的傳統,男子到了一定年齡還未婚是異常和不自然的。塔木德還說:「未婚男子是不完整的,缺乏他的靈魂伴侶。」因為上帝曾對亞當說:「人獨居不好。」(創世記2章18節) 偤太拉比也會敦促18歲成年男孩趕快結婚,因為20歲後還未婚的年輕人,會被認為是上帝的咒詛。


保羅是個受過拉比良好教育的年輕人,也可能在22歲後就成為拉比成員;何況他的老師就是那位偉大受人尊敬的迦瑪列,他也是耶路撒冷偤太公會的主席;出身如此背景的保羅,似乎不太可能未婚。然而,在保羅後來的傳道生涯中,似乎他就是單身1人,在寫給哥林多教會的第一封書信裡,他說:「我願意眾人像我一樣.只是各人領受神的恩賜。」(7:7) 接著又說:「我對沒有嫁娶的和寡婦說、若他們常像我就好。倘若自己禁止不住、就可以嫁娶。與其慾火攻心、倒不如嫁娶為妙。」(7:8-9) 聽來,保羅明顯是單身未婚狀態。


Logos Bible Study的Bill Creasy博士,在他的一篇<聖保羅結婚了嗎?>(Was St. Paul Married?) 的文章,認為保羅的婚姻狀況有下到三種可能性:第一是保羅已婚,但他選擇不帶妻子一起傳道旅行。那麼,長久的分離,可能使保羅的妻子處於困難的境地。因為當時偤太法律所允許的離婚,只有丈夫才可以提出。在這父權制的文化中,顯然對妻子是極不公平的。其實,在希臘的神話中也有類似故事,就是奧德塞(Odysseus) 去特洛伊參戰,且二十年都沒有回家。他的太太Penelope雖然有不少追求者,但因著不知道丈夫是死是活,就不能隨意自由地嫁給其中任何一個。


第二個可能性是,保羅皈依基督,加入福音宣教旅程後,就放棄一切,視萬事如糞土。也許就是因為這樣,他的妻子後來就離開了他。除了上述在林前保羅所說「不信的妻子要離去、就由她離去罷」(林前7:15)外;在腓立比書3章8節,保羅也這樣說著:「我也將萬事當作有損的、因我以認識我主基督耶穌為至寶。我為他已經丟棄萬事、看作糞土、為要得著基督。」如果這是屬實,保羅的行為可能會引來「讚賞」與「批評」兩極看法:一是為了基督,寧可放棄一切(可能包括婚姻與家產) ;而另一是會被質疑,信仰與家庭不能同時並重嗎?何況家庭可能就是見證信仰最基本的地方呢?


其實,羅馬天主教會長久以來就持這種看法,如果雙方在結婚時都沒有受洗,那離婚是被允許的;或是一個伴侶在結婚後成為受洗的基督徒,另一個伴侶也可因此選擇離婚。而且,在此情況下的離婚、教會容許已受洗的伴侶可以自由地再度結婚。宗教改革時期的加爾文派教會,也同意因新、舊教信仰不同的人,因信仰原因可來訴請離婚,而離婚後的男女可再嫁娶同樣信仰的人。


第三個可能性是保羅已婚,但他的妻子可能在分娩時去世,並讓他成為鰥夫,這在聖經時代是相當普遍。第3世紀奧林匹斯(Olympus )的教父Methodius,與第4世紀米蘭教父Ambrose就持這樣的看法。但第5世紀敍利亞賽勒斯(Cyrus)的東方教父Theodoret卻持不同意見,認為當時年輕的保羅,不可能是鰥夫。

20世初期,德國路德派的新約學者Joachim Jeremias寫了一篇<保羅是鰥夫?>(War Paulus Witwer?)的文章,他以使徒行傳保羅在大馬色「皈依」的三個敘述:9:2說的「求文書給大馬色的各會堂」,22:5說的「這是大祭司和眾長老都可以給我作見證的.我又領了他們達與弟兄的書信」,及26:12說的「我領了祭司長的權柄和命令、往大馬色去」為背景,來說明保羅是帶有偤太官方的權柄行事,這樣的保羅不可能未婚。


另外,保羅在彼西底的安提阿會堂,讀完了律法和先知的書後、管會堂的人就邀請他來勸勉眾人。Jeremias認為保羅應是偤太公會成員,具有權柄可以在會堂教導。所以,Jeremias說保羅在大馬色「皈依」時,應該是40歲以上了。如此看來,Jeremias是認為保羅應是已婚(公會成員),但又單身,才會假定保羅可能是鰥夫。


保羅有否結婚事實上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保羅曾以「基督愛教會」,並為她捨已來比喻丈夫要愛妻子,也要為妻子來捨己(雖是男性觀點) 。不管如何,這在第1世紀以男性為大的主宰文化中,還是值得讚賞的。

而且,他也將年輕的提摩太視為自己的親愛兒子(提摩太前書 1:2),這也是值得今日教會長輩們學習的信仰功課:我們應在基督信仰的愛中,盡力提攜年輕後進;這樣,才會有更多的「提摩太」願意前來接受神學教育,成為今日福音的宣揚者。


Paul and Lydia. St. Lydia’s Baptistry , Philippi, Greece.
Photography by Ana Maria Varg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