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四萬人齊解甲,更無一個是男兒!—-整本聖經中惟一的女士師底波拉,也凸顯了一位外族女性雅億的事蹟(士17~22)。

君王城上豎降旗,妾在深宮那得知?十四萬人齊解甲,更無一個是男兒!

這是當時宋太祖的寵妃花蕊夫人在與太祖飲酒時所做的詩句,句中所言,皆指向後蜀君臣的荒淫無道,以數倍的兵力且背城借一竟不敢一戰,上演了眾降寡的醜劇。且最後一句,更是諷刺了十四萬軍士沒有一丁點的男兒氣概,不像是男人。

士師記四4-24,其中提到2位婦女:第一位是底波拉,她身兼二職,她本是先知又是士師,另一位是雅億,她只是一名普通的婦女,究竟從她們的行為表現,有些地方是值得我們學效的?


在夏瑣作王的迦南王耶賓」,他們的「鐵車」也回來了(3節),完全控制了大道(五6)。不但如此,百姓竟然能忍受他們「大大欺壓以色列人二十年」(3節),過了二十年才想起來「呼求耶和華」(3節),比前兩次的「八年」(參士三8)和「十八年」更長(參士三14)。這不是因為以色列人的抗壓能力更強了,而是因為人若習慣了犯罪,靈裡必然會更加麻木、更加得過且過。

「耶賓王有鐵車九百輛。他大大欺壓以色列人二十年,以色列人就呼求耶和華」:『鐵車九百輛』是很龐大的數量。埃及法老圖特摩斯三世(Thutmose III,主前1479~1425年在位)曾自稱在米吉多戰役中擄獲敵軍車輛八百九十二輛。


(一)神容許迦南人耶賓在以色列境內作王,迦南將軍西西拉轄制以色列人,是要讓我們看見:人若不肯靠主將罪徹底趕出,罪必然會在我們裡面作王,反過來「大大欺壓」我們,讓我們人生最美好的「二十年」被用來事奉罪、肉體和世界。

         (二)以色列人受了二十年的欺壓,忍無可忍,終於求神幫助。我們面對困境或陷入掙扎時,應當先求神拯救,以色列人選擇自行其是,自然弄得一團糟。我們也常犯同樣錯誤。不要神幫助,想自行管理一生,就會弄得焦頭爛額;對比之下,如果我們每天與神相交,就不會為自己帶來痛苦,這是以色列人一直沒有學到的功課。遇到困境,神要我們先來到祂面前,尋求祂的力量與指引。


(一)當以色列的男人都不肯順服神的時候,神就從姊妹中興起底波拉作拯救。神「乃是照著祂的形象造男造女」(創一27),男女在基督裡都是平等的(參加三28)。神不但可以使用男人作士師,也可以使用女人作士師;不但可以使用弟兄作先知,也可以使用姊妹作先知。但平等並不是相同,男人和女人在神計畫裡的角色不同,神的安排是讓男人承擔起頭的責任(參林前十一3),女人做個好幫手(參創二18)。只有當神的百姓陷入屬靈黑暗的時候,神才會允許「孩童欺壓他們,婦女轄管他們」(賽三12)。因此,神每次興起姊妹作先知的時候,都是對失職弟兄的責備和鞭策。

         (二)在本章中女性異常活躍,特別引人注目(4~6,17~25節)。毋庸置疑,男女平等,在耶穌裡同為肢體(參創523~24;加三28)。但自古以來,以色列社會認為,比起男性,女性處於從屬地位(參出二十一7~11;民五:26;申二十一10~14)。因此女性被立為以色列領袖,純屬特殊例子。本文表明神看重男女平等,若有需要,可以設立女性領袖。輕看女性的現象在以色列社會存在很長時間,這純粹是人本主義。


神並沒有從受欺壓的北方各支派中興起一位男士師,卻從南方的便雅憫支派中興起一位女士師,這正是鞭策那些不敢出頭、甘受欺壓的弟兄

底波拉說:我必與你同去,只是你在所行的路上得不著榮耀,因為耶和華要將西西拉交在一個婦人手裡」:『一個婦人』,指基尼人希百的妻子雅億(參17節)。

「於是底波拉起來,與巴拉一同往基低斯去了」:『基低斯』不同於6節的「基低斯」,這裡的基低斯位於他泊山的南麓。


輕悄悄地到他旁邊,將橛子從他鬢邊釘進去,釘入地裡。西西拉就死了」:雅億如此英勇無畏,單靠來自信仰的力量。與當時靈性腐敗、軟弱的以色列兵丁形成鮮明對照。其實,雅億完全可以安撫精疲力竭的西西拉留在床上,直到以色列追兵趕到。作為一個弱女子,雅億卻不顧一切殺死西西拉。

殺死西西拉的原由:(1)基尼人希百與夏瑣王耶賓和好(17),雅億可能一直擔憂這個關係。為了恢復與以色列的關係,她果斷採取冒險行動。因此被稱頌為「多得福氣」的婦人(24)(2)不怕一萬,只怕萬一。一旦西西拉逃跑,就有可能再次糾合黨羽重新威脅以色列人。因此雅億決心先下手為強,斬草除根。這表現出了雅億的信仰,她信靠耶和華,希望與以色列和好。


當時支搭和拆卸帳棚都是婦女的工作,所以雅億能熟練地釘「帳棚的橛子」。一個「大大欺壓以色列人二十年」(3)的人,竟然死在一個普通的外族婦女之手。在當時,戰士死于婦女之手是奇恥大辱(參士九54),百姓接受婦女的領導也非常罕見。但神卻讓祂的拯救從一位婦女的信心開始,又在一位婦女的勇敢結束,讓兩位婦女在神面前得著榮耀(9),為要鞭策所有的弟兄


「巴拉追趕西西拉的時候,雅億出來迎接他說:來吧,我將你所尋找的人給你看」:雅億的話表明她顯然知道巴拉所追趕的是誰。

         「他就進入帳棚,看見西西拉已經死了,倒在地上,橛子還在他鬢中」:巴拉發現底波拉的預言:『耶和華要將西西拉交在一個婦人手裡』(參9節)得著應驗。


   迦南王耶賓欺壓以色列長達二十年之久,使他們受盡困苦,於是,他們向耶和華呼求,今次耶和華興起女士師底波拉來拯救他們。

    底波拉是先知也是士師,先知是上帝的代言人,當她領受從上帝而來的說話就傳遞開出。她平時在住所的附近,一棵以她名字命名的棕樹下,替人判斷是非,施行審判(v5),以色列人遇到訴訟的事情,都到這裡找她解決問題。(v6)

上帝吩咐 底波拉將巴拉召來,叫他率領一萬人上他泊山去,將敵人交在他手中。可是,巴拉心裡懼怕而拒絕了,他更要求底波拉與他同去,否則他不會去! 底波拉也是「士師」,她擁有軍事的權力,可以率領軍隊對抗敵人,但是她清楚知道今次上帝不是叫她帶兵出戰,她只好謙卑順服。同時,她答應與巴拉同去,不過她知道巴拉會失去上帝給他的榮耀,上帝會將迦南王的將軍西西拉交在一個婦人的手裡。

 


 

    當敵軍知道巴拉已上了他泊山,迦南的將軍西西拉就部署全部的軍隊及900輛的鐵車從夏羅設出來,到基順河要與以色列人爭戰,鐵車可說是古時的坦克,是當時最先進及最厲害的武器,以色列只有一萬人,以寡敵眾,根本敵不過這支強大的軍隊。v14就在這時,女士師底波拉對巴拉說:你起來!今日就是耶和華將敵人交在你手的日子,耶和華施行神蹟奇事,祂藉著暴雨,使基順河氾濫,遍地泥濘,鐵車在山上想撒回時,已陷入泥中,寸步難移 (士五21-22) 。巴拉就乘勢追趕,他們的全軍都倒在刀下,只有西西拉一人步行逃走。這場爭戰全靠耶和華幫助他們,加上底波拉與巴拉的配合,才嬴得這場勝戰。


    當西西拉逃亡時,行經希百的帳棚門口,當時希百不在,只有他太太雅億在帳棚,按照當時的風俗,除了婦女的丈夫與父親之外,其餘男性均不許進入女性的帳棚。因著他們是相熟的,所以雅億就出來邀請他進內,當他要求渴水,雅億就給他喝奶,他並要雅億站在門口替他把守。

當他感到安全及因他太倦之際就放下了戒心,雅億趁著他熟睡,就拿起錘子及木釘,從他面旁釘進去,把他殺了。「橛子」:用木製成的營釘,錘子和營釘是很容易拿到的東西,這是婦女建搭或拆卸帳棚常做的工作。這事應驗了底波拉的預言(v9),上帝將欺壓以色列人達二十年之久的迦南人,因著他們的將軍死去,使他們頓失依靠,上帝更幫助以色列人勝了迦南王,將他滅絕。在猶太人的眼中,女性似乎是弱者。尤其是猶太的婦女是沒有合法的權利,她們會被人輕看,當作一件物品看待。猶太人的婦女只不過是父親或丈夫隨意處置的一件財產。


    總論:耶和華興起女士師底波拉,她又是先知。亦稱自己為”以色列之母”(士師記五7)。她甘願謙卑順服耶和華的吩咐。另外,耶和華使用一名普通的婦女人雅億,把迦南的大將軍西西拉殺死,其實,她殺死西西拉是需要莫大的勇氣與膽量,在這裡讓我們知道,只要順服在上帝之下,任何身份崗位也會被上帝所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