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公義與憐憫,亞伯拉罕與神討價還價的記述(創十八22﹣33)—鮑維均牧師

第94屆 奮興會 第6講/ 講員:鮑維均牧師 /第六講 公義與憐憫

經文: 創世記 18:22-33


今晚我們會來看舊約的故事,講到末世受審判時,新約作者常用幾個故事來描述。今天我們看一段我們較少思想的經文:是關於亞伯拉罕與神討價還價的記述(創十八22﹣33),這裏討價還價是很離奇的,很難明白是亞伯拉罕想怎樣,他挑戰上帝什麼呢?


1. 亞伯拉罕尋求什麼樣的公平來挑戰上帝?

第一個可能性,他可能要求上帝賞罰分明。「亞伯拉罕近前來,說:『無論善惡,你都要剿滅嗎?』」(十八23)只是看這一節我們似乎可以看出亞伯拉罕是希望上帝是賞罰分明的上帝,是一個公平的上帝。「將義人與惡人同殺,將義人與惡人一樣看待,這斷不是你所行的。」(25上)這兩節經文都讓我們看到亞伯拉罕不喜歡不賞善罰惡。但是否真是這個原因呢?表面看來似乎是這樣,但24節告訴我們:「不為城裏這五十個義人饒恕其中的人嗎?」如果找到五十個人整個城就不要被毀滅,就不是賞罰分明,因這對義人是公平,但對惡人卻不公平,他們不被剿滅是公義的嗎?所以賞罰分明不是亞伯拉罕對神的要求。


第二個可能性,可能是亞伯拉罕不滿意上帝只顧群體的責任觀。古時的賞罰分明,不是以獨立的個體,而是以整個群體來處理。可能亞伯拉罕覺得神這樣處理整個群體不是太公平。神如果對八成人作回應的話,那對另外兩成人豈不是不公平嗎?耶和華說:「所多瑪和蛾摩拉的罪惡甚重,聲聞於我。」(20節)這好像沒有顧念到當中少數的好人,所以亞伯拉罕與神爭論:如果找到五十人義人的話,你就不能這樣處理整個群體的倫理觀,是不是真是這樣呢?「所多瑪城裏各處的人,連老帶少,都來圍住那房子。」(十九4)所以,基本上所多瑪沒有好人,這裏除了羅得之外,其他人都有不好的動作。羅得是否是好人?羅得之後所做的事,是否能斷定他是無罪的人呢?我們再往下看時,發現最後羅得真的被神拯救。是否因為羅得行得好呢?「當神毀滅平原諸城的時候,他記念亞伯拉罕,正在傾覆羅得所住之城的時候,就打發羅得從傾覆之中出來。」(十九29)留意這裏講為何羅得被救贖,不是因為他是好人而被救贖,而是因為神想起亞伯拉罕,所以決定救羅得。羅得求神恩待他,「恩待」就是他並不配得這個恩典的意思。


十九30﹣38的中心就是「一個義人都沒有」,羅得的家庭也不是完美的。聖經從來沒有講到羅得是個義人,聖經甚至也沒有說亞伯拉罕是義人。神揀選亞伯拉罕不是因為他是好人。在十二章他被呼召時,下到埃及他也做了一些不好的事,可能作者要提醒我們亞伯拉罕都不是一個很好的人,那亞伯拉罕有何資格去挑戰群體的責任觀呢?如果他不是因為賞罰分明的不高興的話,也不是因為群體的責任觀與神爭論的話,那他因什麼與神討價還價呢?

「這斷不是你所行的。審判全地的主豈不行公義嗎?」(十八25下)意思是你有資格審判別人時,為何不用公義審判自己?亞伯拉罕不高興,可能因為好像神是雙重標準。神是否是一個凌駕律法之上的呢?但這也回答不了問題,因為他會想起他希望神用何標準去審判人,不是賞罰分別,不是群體審判觀,那是什麼呢?如果我們看上下文時,會給我們更多的啟示。十八章是講亞伯拉罕與撒拉遇見神派來的使者。神恩待亞伯拉罕,「恩待」的意思不是因為他做了什麼,而是白白地賜予恩典、不合邏輯、超越公義的原則 ,「白白」的意思就是公義的原則不能被實行,聖經沒有解釋超越邏輯是什麼意思。


2. 他不是尋求公平,乃是尋求恩典

9﹣12節:「他們問亞伯拉罕說:『你妻子撒拉在哪裏?』他說:『在帳棚裏。』三人中有一位說:『到明年這時候,我必要回到你這裏;你的妻子撒拉必生一個兒子。』撒拉在那人後邊的帳棚門口也聽見了這話。「亞伯拉罕和撒拉年紀老邁,撒拉的月經已斷絕了。撒拉心裏暗笑」,為何講她心裏暗笑呢?這個「暗笑」是對不合邏輯的一個反應,不是在嗤笑,而是因這與邏輯不同的反應。「他說:『我既已衰敗,我主也老邁,豈能有這喜事呢?』耶和華對亞伯拉罕說:撒拉為甚麼暗笑,說:『我既已年老,果真能生養嗎?』耶和華豈有難成的事嗎?……撒拉就害怕,不承認,說:『我沒有笑。』那位說:『不然,你實在笑了。』」為什麼這裏用這麼多篇幅來討論有否「笑」的問題?笑的意思主要是代表不合邏輯。什麼是「不合邏輯」?恩典!


「我主,我若在你眼前蒙恩,求你不要離開僕人往前去。」(十八3節)整段所討論的是恩典的問題恩典這個字在這裏亞伯拉罕的記述只是出現一次,這裏用一個孕婦人的記述來描述恩典的偉大,在無能者身上顯出恩典來證明人在這件事上完全沒有功勞。笑是因為不合邏輯。「神使我喜笑,凡聽見的必與我一同喜笑」(廿一6)

亞伯拉罕與神爭論什麼?不是因賞罰分明,不是因他針對群體責任觀,也不是因神凌駕在律法之上,而是因為他不能接受恩典的不合邏輯,所以他不懂如何與神討價還價。如果神真的以公義原則來執行的話,一個人都不能留下。


羅得反倒教導了亞伯拉罕一個功課。他與神爭論的方法與亞伯拉罕有些不同:「你僕人已經在你眼前蒙恩;你又向我顯出莫大的慈愛,救我的性命。我不能逃到山上去,恐怕這災禍臨到我,我便死了。看哪,這座城又小又近,容易逃到,這不是一個小的嗎?求你容我逃到那裏,我的性命就得存活。」(十九19)他沒有說自己很不錯,而是說我可以存活,是因為你恩待我。他向神求是從恩典出發,任何用公義的準則,都不可能有好的結果。羅得決定用恩典來說,但神卻沒有因為他求得好而記念他,而是因為恩待亞伯拉罕,所以拯救他。神做事的方法很特別,揀選一個罪人,一個無能的人,神選擇使用亞伯拉罕改變世界,證明沒有一個值得他拯救,但偏偏要用他來拯救世界,這正是揀選的原則,這就是恩典的福音。

不是以公義的原則,而是恩典。亞伯拉罕以為可以用任何公義的原則來與神爭論,豈料那時他還未知恩典是怎麼回事。從撒拉的笑就知道這是一個不合羅輯的道理,但神偏偏要這樣改變世界,用一個軟弱無能的人,讓他去拯救世界。出埃及也是這樣,因為神與亞伯拉罕的約,神要拯救萬民。


神要怎樣使用我們?是不是要揀選好人才用得著?神從來不需要人幫他做事情,只要人不阻撓他做事就好。神呼召一個人,他不順從的話,就是阻撓他的工作。神要選一些軟弱無能的人,顯出他的榮耀;神不是要揀選一個有信心改變世界的人,他要揀選一個無能但卻順服他的人,藉著他來改變世界。現在宣教之父威廉克理(William Carey),他曾經這樣說:「在人的無能神的工作才可以顯現」。這是威廉克理的宣教基礎,不是因為有一個好的榜樣令到化外人得到文化,而是一個無能的人傳一個大能的福音。

在教會歷史中正是這樣,在教會最無能時,就是神工作最明顯的時候,在教會最興旺光輝時,就是最缺乏見證力的時候。神今天揀選我們,透過揀選無能的人來改變萬民。一個人的確可以改變世界,不是因為他偉大,而是因為他無能,但神的恩典夠他用。神要用一個人,不需要是好人,不需要是個厲害的人,是願意被神用的人,在無能的時候顯出神的恩典,神可以因為一個人改變整個城市,因為神不是憑公義來拯救世界,而是憑恩典。


在每篇信息裏,神可能開始向你動工,可能神已提醒你以前對神的承諾,或是十五年前,或是十五個月前……可能有很多理由讓我們不願意回應:我不是個義人、我不是一個有裝備的人、我不是一個有才幹的人……神可能說這樣的人就合我用了。神已經清楚知道你可以怎樣被祂使用,可能是全時間在你工作上事奉,可能是全時間在全職傳道人上事奉,可能是全時間作個宣教士,去到一個城市中,連十個信主的人都沒有,但因為你神就要改變世界,你願不願意回應神呼召嗎?神對每個人都有獨特的事奉,有的人是帶職事奉,有的人是全職的事奉,但都是全職的工人。神已經告訴你事奉的方向是怎麼樣,你願意對神回應時,你在座位上向神禱告:神哪,我願意領受你的恩典,藉著我的無能,改變世界。若你願意這麼做的話,自己向神禱告。

如果神曾經呼召你,或者神今天呼召你,你要做出合適的回應。如果神藉著聖靈催逼你,不要阻撓神的工作,請你站立,神要揀選軟弱的人成就他偉大的工作。請大家不要阻撓神的工作,神已經揀選你,要求的是我們的回應,有這樣的弟兄姊妹請繼續站立,把握機會作出回應,因為一個人就能改變整個世界:

親愛天父,我們獻上感謝和讚美,站立的弟兄姊妹,願意作全時間的工人,或者在工作上委身,或在牧職上願意事奉,或被差派某些弟兄姊妹到某地作宣教士,以致神因為他們不毀滅那城。神哪,為你的恩典我們獻上感謝和讚美,堅定這些弟兄姊妹的委身,藉著他們改變世界,為著你的恩典和憐憫,我們獻上感謝,為你的話語我們獻上讚美,禱告是奉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