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次宣教之旅的保羅(8):苦難和艱辛的代價—-王崇堯牧師

照使徒行傳的記載,保羅的一生曾進行三次開創性的宣教之旅,隨後前往羅馬。他的第一次宣教之旅,很可能是在47至48年間,從敘利亞開始,將福音帶到塞浦路斯和小亞細亞。當司提反被石頭打死殉道後(徒7:58),耶路撒冷信耶穌的團體就遭受更大的迫害,他/她們逃往腓尼基、塞浦路斯和敘利亞的安提阿。這些分散的信徒帶來了福音意外的進展,所以當耶路撒冷的領袖們得知這些教會的成長後,他們就派來自塞浦路斯的巴拿巴先到安提阿查看。


巴拿巴證實敘利亞的安提阿教會確實是上帝親自作工(徒11:23),於是巴拿巴想到大數的保羅,他有偤太拉比的教育背景,又熟悉希臘語言及外邦文化,可說是最適宜的人選。就這樣,保羅被邀前來安提阿協肋巴拿巴的牧養工作。想想,若沒有巴拿巴的寬宏接納,就不可能會有日後保羅的宣教成就。對我個人來說,90年代初期從美國讀書回來時,若沒有高雄新興教會主任牧師陳博誠的接納,邀請我來教會協助牧會,及日後鼓勵我返回神學院教書的話,就不可能有今日的我,不忘初衷,記得感恩,繼續我的神學寫作。

大約一年後,從耶路撒冷來到安提阿的先知亞迦布,預言了一場大饑荒。於是安提阿的信徒以募款來支持耶城母會,並派巴拿巴和保羅一起送到耶路撒冷(徒11:28-30)。之後,巴拿巴就帶著他的表弟馬可(西4:10)一同回到安提阿。使徒行傳告訴我們,當安提阿教會在敬拜禁食時,聖靈就呼召保羅和巴拿巴起來從事傳福音的宣教工作(徒13:2),在禁食和祈禱之後,教會將手放在 他們身上,他們就帶著馬可(也許是耶城母會的代表)開始了第一次的宣教之旅。


保羅、巴拿巴和馬可一行來到靠海的塞琉西亞,然後向西南航行來到居比路(塞浦路斯)島上的撒拉米,這是巴拿巴的故鄉。他們在那裡的會堂宣道,但沒有多少成果。直到西南部的帕弗時,該島的方伯士求保羅才召聚他們前來,想聽聽神的道。但方伯的朋友行法術的以呂馬卻敵擋使徒,叫方伯不信真道。在聖靈的加持下,保羅使以呂馬失明,而士求保羅就信主的道(徒13:4-12)。

保羅、巴拿巴和馬可又從帕弗航行,來到小亞細亞中南部旁非利亞的別加。此時,馬可卻離開他們,執意回去耶路撒冷。為何年輕的馬可要離開宣教的團隊呢?而且這個分裂,也造成保羅和巴拿巴在第二次的宣教旅程,各自分道揚鑣。有人說,馬可可能想家或不願再度冒險;也有人認為小亞細亞的宣教並非原先的計劃。不管如何,保羅最終仍視馬可為忠心的同伴,對他的事工是有益的(提後4:11)。這也帶給今日教會身為領袖們的省思!教會的事工總存有不同的意見,人事的安排有時也不盡神意人意,但只要心存慈愛憐憫,教會人為的分裂,總會復合的,因為這是主的心意。


另一說法倒值得我們思考,那就是考古學家發現了一塊石碑,與居住在彼西底的安提阿的士求保羅家族有關。士求保羅可能給了保羅和巴拿巴一封介紹信,如果他們到了那裡,可在他家鄉的偤太會堂,向偤太人和歸信的人或他的家族宣講福音。但這並不是原初的計劃,所以馬可才選擇離開回去耶城。
保羅和巴拿巴似乎沒有在別加逗留很久,就來到彼西底的安提阿,並於安息日在會堂傳道。在他的講道中,他向安提阿的偤太人說明死而復活的耶穌,應驗了彌賽亞的預言。此舉引起偤太領袖的反對,也因偤太人拒絕耶穌,福音就傳給了外邦人。儘管新的皈依者充滿熱情,但因著偤太人的強烈反對,保羅和巴拿巴只好向東前往加拉太的以哥念(徒13:14-52)。

保羅和巴拿巴在以哥念城停留較久時間,他們大膽傳道、行神蹟,使許多偤太人和希臘人相信。但不信的偤太人和城市領袖正計劃用石頭砸死他們,所以他們又逃到呂高尼的路司得、特庇兩個城市(徒14:6)。在路司得,保羅治癒了一個瘸腿的人,導致群眾認為巴拿巴是宙斯,保羅為希耳米(Hermes),而希耳米就是眾神的使者和發言人。此時,來自安提阿和以哥念的偤太人,也跟著來到路司得,煽動群眾反對福音,慫恿暴徒用石頭砸了保羅並將他拖出城外。當門徒聚集在他的身體周圍時,保羅又站了起來,完全康復,然後回到城裡(徒14:8-20)。


隔天,保羅和巴拿巴又向東去了大數山脈對面的特庇,這時就是年輕的提摩太在路司得和特庇地區從保羅那裡聽到福音。從特庇出發,保羅和巴拿巴在返回的路程中,再度探視路司得、以哥念和彼西底的安提阿,鞏固年輕的教會並任命長老(徒14:21-23),這可說是保羅在加拉太地區所建立的第一批外邦教會。

保羅和巴拿巴回到海港城市別加,在那裡講了道、就下亞大利去。然後他們乘船返回敘利亞安提阿。到了那裡,他們聚集了教會,報告了上帝通過他們所做的一切,以及他們如何為外邦人打開了信仰之門(14:27)。這是保羅與巴拿巴的第一次宣教旅程,共走了至少1580英里,花費了2年時間(47-48) ,並建立了教會。而其中旅途的遭遇,如保羅自己在哥林多後書11章26-27節所說:「又屢次行遠路、遭江河的危險、盜賊的危險、同族的危險、外邦人的危險、城裡的危險、曠野的危險、海中的危險、假弟兄的危險。」及「受勞碌、受困苦、多次不得睡、又飢又渴、多次不得食、受寒冷、赤身露體。」


這段保羅自述經文,表達了保羅在穿越彼西底(Pisidia)的旅程中,最有可能遇到的危險。據說,小亞細亞內陸平原與南海岸平原分隔開來的那些山區居民,可能是生存問題,而成為無法無天和掠奪的盜賊。另外,小亞細亞的河流,也很容易發生劇烈而突然的變化。在小亞細亞,沒有那個地區的洪水比彼西底的山區更突出,那裡的河流從巨大的懸崖底部噴湧而出,或者從狹窄的溝壑中狂奔而下。這就是保羅為了福音親身所經歷的遭遇;「遭江河的危險、盜賊的危險、多次不得睡、又飢又渴、多次不得食、受寒冷、赤身露體。」

保羅的第一次宣教之旅,如同讀一本冒險書籍,令人著迷、擔憂、興奮又充滿著信心的考驗。他勇敢宣揚福音,面對環境的困苦,也樂意為主受苦的心志,好激勵人心。而且整個宣教旅程述說著「勇者無懼」的信心之旅,這是我們的教會今日應該學習的信仰功課:想想,我們教會的事工是否以祈禱、敬拜和禁食作為開端?想想,我們可否讓分裂的人或事,日後也可成為上帝和好救贖的計劃?想想,我們是否樂意福音的事工,是經由團隊合作來完成?甚至想想,跟隨耶穌,是不是要付出苦難和艱辛的代價?


可能是地圖和文字的圖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