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次宣教之旅的保羅(9):福音與文化的深思—王崇堯牧師

在安提阿,保羅和巴拿巴遇到了一群從海拔2,582英尺(feet)的耶路撒冷,持別下來海拔220英尺安提阿的偤太信徒,他們只是為了堅持外邦皈依者必須遵守偤太律法而來,例如飲食和割禮。因此,安提阿教會為了這個困擾的信仰問題,委派保羅和巴拿巴前去耶路撒冷,盼望可以與使徒們達成某種協議。
在耶路撒冷的會議上,彼得陳述救恩是因信,而不是行為,若將這樣的軛放在外邦人的脖子上是不合適的(徒15:10-11)。另一位領袖,就是基督的兄弟雅各也表示同意,並說為了教會內部和諧,外邦人只要禁戒被偶像玷污的事物,不淫亂,不吃血或勒死動物的肉就可(徒15:29)。保羅和巴拿巴取得協議就回到安提阿,而安提阿的教會也終於放下心中巨大困惑;從此非偤太人不必再受偤太割禮,就可以成為基督徒了。


之後,保羅和巴拿巴再度向教會提議第二次的外邦宣教。保羅計劃回去訪視他們第一次傳教旅程中所建立的教會(徒15:36)。巴拿巴同意,但他想帶著他的表弟馬可一起前往。由於馬可在第一次的宣教旅程中途離隊,保羅就拒絕再帶馬可同去。為此,兩人分道揚鑣,巴拿巴帶著馬可前往塞浦路斯(徒15:39);保羅則帶著耶路撒冷教會的另一位代表西拉,從陸地開始了第二次傳教之旅。
保羅和西拉越過一個山脈到了大數,然後來到特庇和路司得。在特庇和路司得再度見到提摩太,也歡迎他加入宣教夥伴。保羅在此為提摩太行割禮,儘管提摩太的父親是希臘人,而且耶路撒冷教會也同意外邦信徒不必再受割禮。一個原因是說,提摩太的母親是偤太人,而小亞細亞的偤太社群認為不受割禮的提摩太,是一個不尊重自己偤太血統的人。也許,保羅是為了確保提摩太能夠受到偤太信徒的尊重而這樣作(徒16:9)。另一說法是保羅既然在原則上取得勝利,為了外邦偤太信徒的和諧而作了妥協。


保羅可能在他先前建立的教會度過一段時間,但很快聖靈就引導他們穿越小亞細亞來到愛琴海沿岸的特羅亞。這裡有一插曲是說保羅到了每西亞的邊界、他們本想往黑海附近的庇推尼去、但耶穌的靈卻不許,並直接將他們帶到特羅亞。為何如此呢?有一說是庇推尼地區已有人來此宣教,且教勢發展甚快,所以保羅在聖靈帶領下才改來特羅亞。這也可由112年庇推尼總督Pliny上奏羅馬Trajan皇帝信函得知,奏函說:「許多各種年紀、不同階級、性別的人都被人歸罪具有此危險思想(信耶穌),不僅城市、鄉鎮皆被此迷信毒素滲透,我們的廟宇門庭冷落,宗教禮儀無人奉行。」
重新定向後,保羅在特羅亞就聽到了馬其頓的呼召聲:「夜間,保羅在異像中看見一個馬其頓人站著求他,到馬其頓來幫助我們吧!」(徒16:9)而保羅看見異像後,就立即動身前往馬其頓,斷定這是神的呼召。比較使徒行傅16章8節說「他們」,但到了10節卻變成「我們」,可見作者路加此時加入了宣教團隊。顯然,路加就是這位「馬其頓人」,他可能是住在腓立比的一位醫生(西4:14),及歸化偤太教的外邦人。也因著他,保羅的宣教腳蹤踏進了歐洲。


保羅和他的同伴從特羅亞航行到撒摩特喇,第二天到尼亞波利。從那裡再來到腓立比,就是馬其頓的頭一個城,也是羅馬的駐防城(徒16:11-12),該地區也被稱為通往歐洲的門戶。在安息日,他們去了偤太人聚集的河邊,發現一群婦女在祈禱。其中一位名叫呂底亞的商人,她和她的家人皈依並受洗,成為歐洲第一個皈依基督教的人,而且是位女性。
在此值得討論的是,第一世紀的羅馬文化,女性贊助人可以在社區的公共生活扮演重要角色並具影響力,不像偤太會堂對女性設下種種的限制。從腓立比和其他羅馬城市發現的銘文,表違不同社會階層的女性擔任著公民職務,管理企業,或擁有商船和進出口業務,並建造寺廟領導宗教崇拜。由此看來,初代教會對性別的文明觀念,還是受到羅馬開放的文化所影響。從腓立比的呂底亞開始,女性在耶穌事工中的角色,打破了完全以男性為主導的看法。


之後,保羅來到一個祈禱的地方,一個擁有占卜巫術的女僕前來搭訕,喊說:「這些人是至高神的僕人,向你們傳講救恩的道」(徒6:16-17)。後來,保羅命令鬼離開她,她的主人發現收入來源被破壞時,就將保羅和西拉帶到官長面前,煽動群眾剝光他們的衣服、毆打鞭笞,將他們的腳被銬起來並關入監獄(徒6:19-24)。
午夜時分,保羅和西拉在祈禱吟唱讚美詩,地震震動了監獄,打開了監獄的門,鬆開了所有囚犯的鎖鏈(徒16:26)。當獄卒發現獄門開著,以為囚犯逃跑了,怕被追究責任就想拔劍自殺。此時,保羅告訴他所有的囚犯都還在這裡,這感動了獄卒,而立即問說如何得救?保羅和西拉回答說:「當信主耶穌,你就必得救。」受感動的獄卒將保羅和西拉帶回他家,給他們食物並包紮傷口。他和他的家人相信並在當晚受洗(16:32-34)。


第二天早上,當獄卒從地方官那裡得知釋放保羅和西拉的消息後,就告訴他們可以自由離開腓立比(徒16:35-36)。他們拒絕了,作為羅馬公民,保羅和西拉受到了違反羅馬法律的對待,他們要求公開道歉。當局驚慌失措,來到監獄親自護送保羅和西拉出去(徒16:37-39)。保羅和西拉拜訪了呂底亞和那裡的基督徒後,就離開了腓立比。
留下路加在腓立比後,保羅和西拉經過暗妃波里、亞波羅尼亞、來到帖撒羅尼迦。保羅在會堂度過三個安息日,向偤太人傳講耶穌的福音,有些人聽了勸、就附從保羅和西拉.並有許多虔敬的希臘人和尊貴的婦女。但拒絕基督的偤太人煽動了一群暴民,指責保羅和西拉違犯凱撒,說另有一個王耶穌。由於找不到保羅和西拉,暴徒就將收留他們的耶孫帶到地方官那裡,取了耶孫和其餘之人的保狀後、就釋放了他們。那天晚上,保羅和西拉就避開到庇哩亞了。


庇哩亞的偤太人更能接受保羅的信息,路加說他們有高尚的品格,每天查考聖經,以確定保羅講道的真實性(徒17:11)。許多受人尊敬的希臘人,男人和女人,都皈依了。可悲的是,來自帖撒羅尼迦不信的偤太人又追來庇哩亞,再次激怒了群眾。保羅於是先往雅典,交待西拉和提摩太盡快前來會合(徒17:14-15)。
保羅在雅典找到了細心的聽眾,並被邀請在亞略巴古對聚集在那裡的哲學家們發表演講。保羅解釋說,真神不是用金、銀或石頭造的,也不是出於人的想像;但談到基督的復活後,以彼古羅和斯多亞兩門的學士,開始嗤之以鼻,但仍有少數男女信了,只是保羅沒能在此建立教會。
不過,保羅仍然很有智慧的以雅典人所拜的「未識之神」,說了一篇震憾人心的道理,那就是創造宇宙和萬物的神,既是天地的主,就不住人手所造的殿。而且他從一本造出萬族的人,並且預先定準他們的年限,和所住的疆界.並將生命、氣息、萬物、賜給萬人。由此,保羅呼籲各處的人都要悔改,因為他已經定了日子、要藉著他所設立的人、按公義審判天下.並且叫他從死裡復活、給萬人作可信的憑據(徒17:22-31) 。


後來,保羅又從雅典去了哥林多,在那裡他遇到同為帳篷業的百基拉和亞居拉,是革老丟皇帝命令所有偤太人離開羅馬時,他們來到了哥林多。不久,西拉和提摩太也來哥林多與保羅會合,這群宣教夥伴在哥林多住了一年半,許多哥林多人聽了保羅的話,就信了受了洗,包括管會堂的基利司布和全家(徒18:8)。最終,偤太人將保羅帶到亞該亞的總督迦流面前受審。但迦流認為這是偤太人宗教的內部問題,所以駁回了這個案子(徒18:14-16)。
保羅的宣教隊帶著百基拉和亞居拉離開哥林多,一行航行到小亞細亞的以弗所。保羅在以弗所呆了一陣子,也在會堂裡辯論,但當以弗所人求他留下時,他卻拒絕了。不過,百基拉和亞居拉留在以弗所,而保羅就從以弗所繼續航行到以色列的該撒利亞,再前往耶路撒冷問候那裡的教會,然後返回安提阿,第二次的宣教之旅終於告一段落。


保羅與西拉的第二次宣教旅程,至少走了3000英里,可能從49年秋天至52年春天,共2年多。其中我們可學習的信仰功課是:福音就是至今仍有不相信,甚至反對的人,我們只能學習保羅的宣教團隊,永遠帶著恩典和仁慈、愛和真理忠實地傳講福音,以討神喜悅和贏得人為終極目標。再來,我們也應了解到不同的族群,有不同的文化及世界觀,如何從他/她們的「未識之神」談到我們的信仰,是處境化要深思的「福音與文化」議題。最後,女性可以作為教會的領導者,也是今日的教會該學習的重要功課,也許就從我們怎樣善待女性傳道作起!


可能是地圖和文字的圖像
104
3則留言
31次分享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