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羅馬殉道的保羅(12):活著就是基督、死了就有益處–王崇堯牧師

在羅馬殉道的保羅(12):活著就是基督、死了就有益處


使徒行傳的結尾告訴我們,保羅在羅馬雖處於拘留待審,但他「在自己所租的房子裡、住了足足兩年。凡來見他的人、他全都接待;而且放膽傳講神國的道、將主耶穌基督的事教導人、並沒有人禁止。」(徒28:30-31) 可見待審的保羅,有相當的自由接待來客,並可傳講神國的福音。保羅可能在等待尼羅王的審訊期間,寫信給以弗所、腓立比、歌羅西的教會和友人腓利門。


我們對羅馬法庭的認知是,來自各省的民事訴訟基本上不是由皇帝本人審理,而是由他任命的代表審訊;但刑事訴訟一般會由皇帝和陪審團審理。值得注意的是,由於訴訟案件眾多,所以等待出庭的時間也會很長。而羅馬法很早就有無罪推定的的假定,所以訴訟期間,被告的人仍保有一定的自由。

給腓立比教會的信中,保羅雖然有為主殉道的準備,但也在「兩難之間」(腓1:23),因為他對自己會被釋放仍持樂觀態度,才說我靠著主,自信我很快就會來(腓2:24)。此外,在寫給腓利門的信中,保羅也相信自己能回到小亞細亞來探望腓利門,並請腓利門為他預備住處;因為他必蒙恩到你們那裡去(門22)。


在寫給提摩太的信中,保羅很清楚的說道:「我初次申訴、沒有人前來幫助、竟都離棄我.但願這罪不歸與他們。惟有主站在我旁邊、加給我力量、使福音被我盡都傳明、叫外邦人都聽見.我也從獅子口裡被救出來。」(提後4:16-17) 這可能是保羅自述第一次在羅馬受審的情景,但他可能獲判無罪,不用被丟進競技場餵獅。
其實,保羅被控訴的罪行雖然與偤太教內部爭論有關,但企圖褻瀆或玷污耶路撒冷的聖殿,這不僅是對偤太人的冒犯,也是違犯羅馬的法律,因為羅馬法律保護了所有人的宗教信仰。而在偤太人中所引起的派系騷亂,也會被認為是煽動叛亂,違逆羅馬政府。

羅馬法庭可能認為被控告的保羅,因著找不到任何可處罰的罪名而釋放他,這也是該撒利亞總督腓力斯及偤太亞帕基王的看法。然而,如果他被判有罪,他就會被帶到競技場丟給獅子餵食。儘管如此,保羅將他的拯救完全歸於「主站在我旁邊、加給我力量」,才能「從獅子口裡被救出來」。


有一說法是,保羅第一次受審的時間,大約是62年,那時的尼羅王才25歲,而他兒時的老師是塞內卡,就是迦流兄弟。記得迦流剛到哥林多任總督時,就曾駁回偤太人對保羅的指控(徒18章)。如果塞內卡認為此案是與提交給他兄弟迦流的案件相似,那麼他可能會建議尼羅王做出類似的裁決。

傳統的說法是說他無罪釋放,然後開始了他的西班牙宣教之旅。羅馬的革利免在90年代寫給哥林多人的書信中,說保羅因信德而聲名顯赫,把正道傳遍天下,到了西方的極點;此西方的極點在當時是指西班牙。耶柔米(Jerome)也說保羅被尼羅王釋放,以便他可以在西方傳講基督的福音。而屈梭多模(John Chrysostom)說的更清楚,他說兩年後,保羅在羅馬出獄被釋放;然後,他去了西班牙,也以同樣的方式看到了偤太人。然後他回到羅馬,被尼羅王處死。


歷史學家作了一個大略推測:保羅獲釋後,他想到他在羅馬書15章23節所說的西班牙去,所以穿越馬其頓,訪視小亞細亞的教會後,他就去了西班牙。之後,返回以弗所,然後前往馬其頓和克里特島;不久他離開以弗所,取道哥林多於64年又來到羅馬;在旅途中,他寫了給提摩太的第一封書信和給提多的書信。

64年7月19日,羅馬城發生了一場燒了6天的大火。這場大火是尼羅王為了依自己的喜好來重建羅馬而放火的。這樣,他不只可避開元老院對重建羅馬的財務杯葛,也可將放火罪行歸究於讓人討厭的基督教徒。尼羅於54年到68年統治羅馬帝國,大多數歷史學家認為,他是一位以迫害基督徒而聞名的殘暴統治者。他把基督徒丟在競技場,任獅子吞噬他/她們,也將基督徒綁在他的後花園,以瀝青灑在他/她們身上,放火燃燒,只為了照亮他的花園派對。


此時,回到羅馬的保羅也被逮捕因禁,在囚禁期間保羅可能寫了幾封書信。儘管他的審判和死亡沒有確切的歷史記錄,但仍可以想像保羅已經知道自己可能的未來遭遇,在寫給提摩太的信中,保羅坦誠:「我現在被澆奠、我離世的時候到了。」而那美好的仗他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他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他已經守住了。保羅深信,從此以後會有公義的冠冕為他存留 (提後4:6-7)。


第2世紀的特土良(Tertullian) 在他的《反異端》(Prescription Against Heretics) 中,記錄保羅的殉道與施洗約翰一樣被斬首。第4世紀的優西比烏,在他的《教會史》也說,當尼羅在公元64年左右放火焚燒了羅馬城後,就對基督徒進行普遍性的迫害,彼得頭朝下被釘在十字架上;而保羅在64年或65年被斬首,並埋葬在Via Ostiensis的路上。Via Ostiensis是古羅馬的一條重要道路,因往Ostia Antica海港而得名。第5世紀,教會在此保羅殉教的地方,蓋了一所三泉聖保羅堂(San Paolo alle Tre Fontane),傳說保羅被斬首的頭顱,彈起三次,撞擊地面,而每個地面形成一個泉眼而取名。此教堂標誌著保羅的殉道是6月 29日,那應該是主後65年的事了。


第4世紀的耶柔米(Jerome) 在他的《論傑出人物》(On Illustrious Men) ,提到保羅在羅馬被斬首,為主殉道。這位傑出的信徒是位信仰非常堅定的人,為了追隨基督,他曾放棄一切,忍受了殘酷的人身攻擊、壓迫和虐待。最終,他完成了他的使命,成為每個世代信徒所景仰的典範。

在寫給腓立比的書信中,保羅這樣警惕自已(盼望今天的我們也是)說:「照著我所切慕所盼望的、沒有一事叫我羞愧、只要凡事放膽.無論是生、是死、總叫基督在我身上照常顯大。因我活著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處。」(腓1: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