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不變的神

一.
人說聖經是神的話——腳前的燈,路上的光。人說我們可從聖經認識神和他對我們人生的旨意。我們相信這些;且信得對,因為這些都是真的。因此我們拿起聖經,開始閱讀。我們慢讀細嚼,因為心靈火熱;我們真的想認識神。但越讀下去,就越覺迷惘。雖然著迷,卻不得餵養。我們開卷“無”益;讀後頭昏腦脹;不諱言說,甚至有點洩氣沮喪。就不禁懷疑,究竟聖經值得讀下去嗎?

困難在那裡?基本上是這個:讀經把我們帶進一個對我們來說是頗新穎的世界——這就是幾千年前的近東世界:落後、野蠻、以農業為主、非機械化。聖經的故事,就是在這麼一個地方上演的。在這世界中,我們遇見亞伯拉罕、摩西,大衛、及其他人,看見神如何對付他們。我們聽見先知痛砭偶像崇拜,警告罪的審判。我們看見那加利利人行神跡、與猶太人辯論、為罪人死、從死裡復活、升到天上。我們讀基督徒教師們寫的信,針對今天已不存在的奇怪的異端邪說。一切都有高度的娛樂性,卻好像相隔千里。一切都屬於那世界,而不屬於這世界。我們覺得好像在聖經世界的外面往裡面看。我們不過是觀眾而已。心中忖思著:“沒錯,神當初造了那一切,對當時有關的人來說都十分奇妙,但今天這些怎能感動我們?我們並不活在同一個世界。神在聖經時代言行的記載,他對付亞伯拉罕、摩西、大衛等人的記載,怎能説明活在太空時代的我們?”我們看不出這兩個世界能夠怎樣連起來,故一而再、再而三的覺得,在聖經讀到的事物毫無用處。很多時候,這些故事本身很精彩燦爛,我們那被拒於門外的感覺,就使我們相當洩氣了。

很多讀聖經的人都有這感覺,卻不是每個人都知道怎樣應付。有些基督徒似乎只採取“可望而不可即”的態度,雖誠心相信聖經的記載,卻不敢為自己尋求,或希望能像聖經人物一樣,與神有親密、直接的交往。這種態度(今天太普遍了),實際上乃承認我們對這問題沒有解決之道。

我們對聖經所說的與神的經歷如此隔膜,怎樣克服?可說的話很多,但關鍵必然在此:這隔膜感其實是一種錯覺,其根源是:在錯誤的地方尋找我們和各種聖經人物之間的橋樑。從時空和文化來說,他們和他們所屬的歷史時代,的確與我們相隔甚遠。但他們與我們之間的橋樑,卻不在這層面上。這橋樑是神自己。因為他們所要面對的神,也是我們要面對的同一位神。說得清楚一點:就是分毫不變的那位神,因為神連最小的特徵也不改變。顯然,要摒除以為我們和聖經時代之間,有不能相連的鴻溝的感覺,必須思想的真理,是神的不變性(immutability)。


二.
神不改變。這概念描述如下:

1、神的生命不變。
它是“從亙古就有”(詩九十三2),是“永遠的王”(耶十10),“不能朽壞的”(羅一23),“那獨一不死的”(提前六16)。“諸山未曾生出,地與世界你未曾造成,從亙古到永遠,你是神”(詩九十2)。詩人說,天和地“都要滅沒,你卻要長存,天地都要加外人漸漸舊了,你要將天地如裹衣更換,天地就改變了。惟有你永不改變,你的年數,沒有窮盡”(詩一0二26等節)。神說:“我是首先的,也是未後的。”(賽四十八12)被造物有始有終,創造者卻並非如此。小孩子問:“誰造神?”答案很簡單:神是不需被造的,因他一直存在。他永遠存在,他永遠一樣。他不會變老,他的生命不會衰敗或褪色。他不會獲得新權柄,或失去已有的。他不會成熟或發展。他不會隨時日變得強壯些,或較弱些,或聰明些。彭克(A.W.Pink)說:“它不能變得更好,因為他已完全;既然完全,他不會變壞。”創造者和被造物最先和最基本的分別,就是後者會變,他們的本質容許改變,而神卻是不變,永不會停止他的所是。正如詩雲:

我們如葉生長茂盛
枯萎消逝——你卻不改變。
這是神自己“無窮之生命”的大能(參來七16)。

2、神的位格不變。
壓力、震盪、或腦白質切除術,可以改變人的性格,但沒有東西能改變神的位格。在人生的歷程中,興趣口味、觀點脾氣都會激烈改變。慈祥溫和的人會變得暴戾和乖僻;心地良善的會變得情世嫉俗。但創造者卻不會發生類似的更變。他永不會變得比以往更不信實、憐憫、公義、和恩慈。從今天直到永遠,神的位格必如從前聖經時代的一模一樣。

以下順便談談出埃及記中神啟示他的兩個“名字”,都有教育意義。當然,神所啟示的“名字”不只是商標而已;就與人的關係而言,它啟示出神是什麼。出埃及記第三章記載,神向摩西宣佈它的名字叫做“我是自有永有的”?(Iam that I am)(14節)——第15節的“耶和華”(原文是Yahweh,“主”之意?其實是這名字的簡稱。這“名字”不是神的描寫,只是他自我的存在.和永恆的不變性的宣告;它提醒人類說,神本身就有生命?他現在是什麼,在永恆中也是什麼.出埃及記第三十四章又記載,神在向摩西“宣告耶和華的名”的時候,如何列出他聖潔的位格的各種特質.“耶和華,耶和華,是有憐憫,有恩典的神,不輕易發怒,並有豐盛的慈愛和誠實,為千萬人存留慈愛,赦免罪孽,過犯,和罪惡,萬不以有罪的為無罪,必追討他的罪,自父及子……”(6等節)。這宣告補充了出埃及記第三章,說明耶和華究竟是什麼;出埃及記第三章的宣告則補充這個,說明神在三千年前告訴摩西他是什麼,今天以及到永遠他仍是什麼。神道德的位格不變。因此,雅各在論到神的美善和聖潔,對人的寬容和對罪的痛恨時,說神“沒有改變,也沒有轉動的影兒”(雅一17)。

3、神的真理不變
人有些時候口是心非,只因為他們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此外,他們觀點改變,往往發覺不能兌現從前說過的。有時我們都要收回所說的話,因為這些話不再能表達所想的;有時則要“食言”,因為鐵一般的事實與之不符。人言不足以信賴;神言則不然。神言屹立永不動搖,永遠有效的表達他的心思意念。沒有環境會使他把話收回;他自己的思想不會改變,以至他要更正話語。以賽亞說:“凡有血氣的,盡都如草……草必枯乾……惟有我們神的話,必永遠立定。”(賽四十6等節)同樣,詩人說:“耶和華阿,你的話安定在天,直到永遠……你一切的命令盡都真實……是你永遠立定的。”(詩一一九89,151,152)後一句譯成“真實”這個字,原文有穩定之意。因此,當我們讀聖經的時候,就要記著神向新約信徒發出的一切應許、要求、旨意的陳述和警告的說話必會守信。這些不是古代的遺跡,而是神向他子民世世代代、永遠生效的心意的啟示,直到世界的終結。正如主自己向我們說的:“經上的話是不能廢的。”(約十35)沒有東西能廢除神永恆的真理。

4、神的作為不變。
他在聖經故事中如何對待罪人,它繼續一視同仁。他對罪人仍然用不同的方法,令一些人得聽福音,—些卻聽不到;感動一些聽見的悔改,卻仍使一些不信,從而彰顧他的自由和主權;他藉此教導聖徒,他沒有向某人塞住憐憫的心,他們找到生命,完全是他的恩典,而不是他們自己的努力。他仍然祝福那些他所愛的人,使他們謙卑,故一切榮耀只能屬於他。他仍然恨惡他子民的罪,用不同內在和外在的痛苦和憂傷,把他們的心從妥協和悖逆中挽回來。他仍然要與他的子民相交,給他們憂患和喜樂,使他們的愛脫離其他事物,與他連結。他仍然使信徒等候他所應許的賞賜,藉此教導他們珍重這些賞賜,逼使他們為這些恒久禱告,然後才賜給他們。聖經記載它如何對付他的子民,他今天仍然同樣對付。他作事的目的和原則仍然貫徹一致;他從未試過共不尋常的表現。我們知道,人的方法善變得可憐——神卻否。

5、神的目的不變。
撒母耳說:“以色列的大能者,必不至說謊,也不至後悔,因為他迥非世人,決不後悔。”(撒上十五29)巴蘭也異口同聲說:“神非人,必不致說謊,也非人子,必不致後悔。他說話豈不照著行呢?他發言豈不要成就呢?”(民廿三19 )後悔是指檢討自己的判斷,改變行動計畫。神從來不這樣做;他永不需要這樣做,因它的計畫,是根據一切過去、現在、及將來的事情完全瞭解和控制而定的,以致沒有突然的緊急或意外的發展會使他驚奇。彭克(A.W.Pink)又說:“人改變主意、反復改變計畫的原因有二:若非缺乏能預期萬事的先見之明,則缺乏進行此事的遠見。但神既無所不知又無所不在,他從不需要檢討他的定旨。”“耶和華的籌算永遠立定,他心中的思念萬代常存。”(詩卅三11)他今日所作的,在永恆中早已計畫了。他在永恆中所計畫的一切,也在預定時間內成就了。而他的話曾許諾要完成的事,必無誤的完成。因此,聖經記載“他旨意的不變性”,使信徒充份享受所應許的基業;又記載神籍不變的誓約向信心的始祖亞伯拉罕證明這旨意,成為亞伯拉罕及我們的確據(來六17等節)。神一切所宣佈的目的都是這樣。這些都不改變。他永恆的計畫,沒有一部分改變。

有一部份經文(創六6等節;撒上十五節11;撒下廿四16;拿三10;珥二13等節)的確說後悔了。每次都是說,神因著某些人對他從前的做法有某種反應,而改變了他的做法。但這一點也看不出神不能預知這些反應,或神完全感到意外,而在永恆的計畫中未作準備。當他開始用新的方法對付一個人的時候,並不顯示他更改永恆的目的。

6、神的兒子不變。
耶穌基督“昨天,今天,一直到永遠是一樣的”(來十三80),他摸過之處,仍留下亙古權能的痕跡。“凡靠著他進到神面前的人,他都能拯救到底,因為他是長遠活著,替他們祈求。”(來七25)這句話仍然是真理。他永不改變。這事實是神所有的子民有力的安慰。


三.
這麼一來, 聖經時代的信徒和我們之間的距離和差異的感覺在那裡呢?沒有了。憑著什麼?憑著神的不變。與他相交,相信他的話,靠信心生活,“立在神的應許上”,基本上對我們來說都是實在的,正如對舊約和新約時代的信徒一般。我們每天進入複雜的環境裡,這思想就帶來安慰;在核子時代,生活變幻無常,神和他的基督依舊一樣——充滿能力去拯救世人。但這思想也帶來蝕骨的挑戰。如果我們的神和新約時代信徒的神是一樣的,我們與神相交的經歷,和基督徒行為的標準,卻遠比他們的低;我們卻是這麼自滿自足,怎能自圓其說呢?如果神不改變,我們就沒有一個人能回避這個問題了。


問題討論:
1. 列舉神不變的六方面。
2.比較神的生命和他造的生命。
3.出埃及記對神名字的兩個啟示,如何相輔相成?
4.比較神的話和人的話。
5,有什麼事,是神在聖經時代做的,他今天也做?為什麼他做這樣的事?
6.為什麼神永不需要後悔?作者如何解釋那些說到神後悔的經文?
7.為什麼作者能夠說,耶穌基督“昨日、今日、-直到永遠是一樣的”,這真理是“神所有子民有力的安慰”嗎?
8基於什麼原因,我們和聖經時代信徒之間的距離得以消除?有什麼事實,對我們最真實的,正如對他們也是真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