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你話是真理

一.
關於三位一體的耶和華,有兩件事實,聖經中每一段經文若沒有明說,也已蘊含了。第一是:神是王——寧宙的絕對君王,安排一切事情,籍一切發生的事完成他的旨意。第二是:他說話一一用話語說出他的旨意,使它成全。第一個神統管的主題,前面已論述了。現在要討論第二個主題:神的話語。事實上,研究第二個主題會促進瞭解第一個主題;因為神的主權如何使我們明白神和他與世界的關係,聖經所說關於他的話語,也同樣幫助我們明白他的主權。

像古代所有的君王一般,一位絕對的君王通常會在兩個層次上說話,以達致兩種目的。一方面他會制定規則和律法,來直接規範庶民生活的必須環境——法律的、經濟的、文化的。另一方面,他會公開演講,以盡力建立他和庶民的個別關係,爭取他們對他所做的事最大的支持和合作。聖經也描繪神的話語有類似的雙重性質。神是王;我們是他的造物,他的庶民。他的話關乎我們周圍的事,也直接關乎我們:神的說話已決定我們的環境,也要我們全心全意去遵從。

前一項關係屬於創造和安排的範疇,神的話就成為至高無上的命令——“要有……”。在後一種關係,神的話向我們個別的說,就成為君尊的律例(希伯來文torah,在舊約聖經中譯作律法,實意是指各種不同的“訓詞”)。從神王( God the King)而來的律法有三方面意義:有些是律例(狹義的指命令,禁戒,附帶刑罰);有些是應許(好的或不好的,有條件或無條件的);有的是見證(神自己,人,以及他們的行為、目的、本性、希望等所提供的資料)。

神直接向我們說的話(像君王的演詞,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是統治也是交往的工具。因為神雖然是偉大的君王,卻不願意遠離庶民而居。相反的,他造我們的目的,就是要和我們永遠在愛的關係中同行。但這樣的關係,只有雙方彼此有相當認識時才存在。創造我們的神,在我們未開口之前已完全認識我們(詩一三九1—4);但除非神向我們說話,我們卻不能認識他。因此,這就是神向我們說話的另一個原因,他不但要促使我們按他的旨意而行,也使我們認識他,才可以愛他。因此,神傳給我們的話語,具有傳授知識和邀請兩種特性。他的話像情話,叫我們神魂顛倒,也對我們諄諄勸導,他不但給我們看見神做了什麼或在做什麼,也邀請我們和親愛的主自己有個別的交往。


二.
在聖經頭三章,就看到神的話語有不同的陳述。先看創世記第一章創造的故事。這章聖經一部份目的,是要保證在我們的自然環境中,每一項目都由神命定。第一節就陳述了這一章以後要闡明的主題:“起初神創造天地。”第二節則描繪創造時的景象,以便進一步詳細分析神的創造奇功。那景象是:地是一片荒廢,沒有生命,黑暗,完全被水淹沒。然後第三節說,神怎樣在這混亂和荒蕪中說話。“神說,要有光。”結果呢?立刻“就有了光”。另外七次(6,9,11,14,20,24,26節),神都說了創造的話“要有……”,萬物就逐步存在且井然有序。畫與夜(5節),天與海(6節),海與地(9節)都分開了。綠色植物(12節),天體(14節),魚和飛禽(20節),昆蟲和動物(24節),最後人自己(26節),都出現了。一切都是神的話語完成的(參詩卅三6,9;來十一3:彼後三5)。

這記載又帶我們進入另一階段。神向他所造的男人女人說話,“神……對他們說……”( 28節)。神這時直接向人說話;因此神人之間的交往開始了。注意後來神向人說的話屬於那一類。神向亞當夏娃說的第一句話是命令,召喚他們從事人類統管被造物的事業。(“要生養眾參……治理這地。”(28節))隨後有見證的話(“看哪……”(29節)),是神解釋說,一切菜蔬、五穀、果實都造來給人和動物吃的。後來又有一個禁戒,附帶刑罰:“只是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二l7)最後,人墮落以後,神臨近亞當夏娃,再向他們說話,這次卻說出了應許,有好的有不好的——因為他一方面要使女人的後裔打傷蛇的頭,另一方面他命定夏娃有生產的痛苦,亞當要艱苦操勞,而兩人都必定死(15—20節)。

在這短短三章聖經的指引之下,我們看見神的話語對世界和世人一切的關係——一方面規範了人的景況及環境,另一方面也命令人要順服,邀請他信靠,向他敞開造物者的心意。聖經其他部份記載很多神的話語,但這些話語,再也不能歸納出神和被造物的關係的新類別了。它們只重申和證實了創世記第一章至第三章中神所說的話而已。

因此,整本聖經一方面堅持說,神的話——創造者那無所不能的“要有……”——已命定世上所有環境和事物。聖經描述一切發生的事,從天氣的變幻(詩一四七15—18;一四八 8)以至邦國的興衰,都在成就神的話語。神呼召耶利米做先知的時候,第一個教導他的功課,就是神的話語實在決定世事這個真理。神對他說:“看哪,我今日立你在列邦列國之上,為要施行拔出、拆毀、毀壞、傾覆,又要建立栽植。”(耶一10)

這怎可能?神呼召耶利米並非去做政治家或世界君王,而是做先知,做神的報訊小童(7節)。一個毫無官方地位,職責是傳授說話的人,怎能成為神所派是轄制列國的統治者呢?原因很簡單,因為他口中有主的話(9節):任何神賜給他講關於列國國運的話語,都必兌現。為使這個深印耶利米心中,神給他第一個異象。“耶利米你看見什麼?”……“一根杏樹枝(原文:shaqed)。”……“你看得不錯,因為我留意保守(原文:Shoqed)我的話,使得成就。”(耶一11等節)

神藉以賽亞用以下象徵宣告同一真理:“雨雪從天而降,並不返回,卻滋潤地土,使地上發芽結實……我口所出的話,也必如此,決不徒然返回,卻要成就我所喜悅的……”(賽五十五10等節)全部聖經堅持這立場說,神的話是成就一切世間事情的工具。誠然只有他,而非別人,所說的才會去。神的話真的管治世界,這就決定了我們的禍與福。

另一方面,聖經一致的記載,神直接給我們的話,像伊甸園所說的一樣,有三重性質。有時它以律法出現——如在西乃山,和先知很多的講章,基督的教訓,叫人悔改佈道性的命令(徒十七30),叫人相信主耶穌基督(約壹三23)。有時它以應許出現——像給亞伯拉罕使他後裔繁盛和與他立約的應許,(創十五5;十七1等節),拯救脫離埃及的應許(出三7等節),彌賽亞的應許(參賽九6等節;十一1等節),和神國度的應許(但二44等節;七13等節),和新約給信徒稱義、復活、得榮耀等應許。

有時又以見證出現——有關信心的事實和敬虔的原則等屬天的訓示,有歷史的敘述、神學的辯論、詩篇、智慧文學等形式。聖經常常強調,神的話語對我們來說是絕對的,我們必須接受、相信、和順從,因為是神王的話。不敬虔的本質,就是“這惡民,不肯聽我的話”(耶十三10)這種驕傲的意志。相反,真正謙卑和敬虔的標記,是“因我話而戰兢的人”(賽六十六2)的表現。


三.
但神的話語在我們身上的權柄,不單視乎我們和他的關係,作他被造物和子民。我們要相信、順服他的話,不僅因為他要我們這樣做,主要因為那是真話。它的作者是“誠實的神”(詩卅一5;賽六十五16),“有豐盛的……誠實”(出卅四6)。他的“誠實,達到穹蒼”(詩一0八4;參五十七10),即宇宙性、無止境的。因此他的“道就是真理”(約十七17)。“神話……是真實……是永遠長存。”(詩—一九160)“惟有你是神,你的話是真實的。”(撒下七28)

聖經中所說的真理,主要是人的本質之一,其次才是道理的本質。它是指穩固、可靠、堅定、可信,是一個完全不自相矛盾、坦誠、實在、不詐騙的人的本質。神就是一個這樣的位格。上述的真實是他的本性,此外並無別的。因此他不會扯謊(多一2;參民廿三19;撒上十五29;來六18)。因此他所說的話是真的,全無虛言。他的話是真相的指數:指出事物真正的現狀,並根據我們是否聽神的話而指出將來的情景。

這可從兩方面討論。
1、神的命令是真的。
“你一切的命令盡都真實。”(詩—一九151)為什麼?首先,神的命令穩定恒久,頒佈了神所要求、每世代的人應有的生活;其次,它說明了關於我們自己的本性不變的真理。因為這是神律法的一部分的目的:給我們對真正的人性有一個可行的定義。它告訴我們人被造成什麼,教導我們如何做真正的人,警告我們不要在道德上自我毀滅。這事極其重要,現在就要詳細討論。

我們常常說,人體想機器,需要適當、固定的食物、休息和運動,才能有效的運作;若盛滿了錯誤的“燃料”,如酒精、藥物、毒品,就會失去健康的功能,最終必致“一命嗚呼”,身體死亡。神也要我們同樣對待靈魂;或許,這是我們瞭解的較為遲鈍的。神造我們為有理性的人,是要佩戴他道德的形象——即是說,我們被造的靈魂,是要藉著崇拜神、守律法、真實、正道、紀律、自製、服事神和人而運作的。如果不做這些,不但在神的面前有罪,也逐步毀滅自己的靈魂。良心萎縮了,羞恥感乾涸了,真實、忠誠、和正直的本能也腐蝕了,個性也崩潰了。人不但可憐得無可救藥,也漸漸失去了人性。這是屬靈死亡的一面。巴克斯特(Richard Baxter)提出“非聖人即禽獸”(A Saint

2.神的應許是真的:因為他守諾言。
“那應許我們的是信實的。”(來十23)聖經用最超級的字眼宣告神的信實。“你的信實,達到穹蒼。”(詩卅六5)“你的誠實,存到萬代。”(詩一一九90)“你的誠實,極其廣大。”(哀三23)神的信實怎樣顯明?永不落空的成就他的應許。他是守約的神;他從來不虧負相信他話語的人。亞伯拉罕老年時等候所應許的後裔,等了四分之一個世紀,結果證實了神的信實。自亞伯拉罕以來,千千萬萬的人也證實了。

當眾教會普遍承認聖經是“神寫下的話”的時候,人都清楚明白到,聖經中記載的應許是神給我們一切信仰生活的正當基礎,增強信心的方法,就是注意那些針對個別情況的特殊應許。末期清教徒克拉克(Samuel Clark)在他所寫《聖經應許;又名:基督徒的產業,聖經應許分題彙編》(Scripture Promises;or,the Christian’s Inheritance,A collection of the Promises of Scripture under their proper Heads)一書的序言中說:
“固定、經常的注意聖經應許,並堅定相信,可以避免對今生問題的操心和焦慮。這可保持心靈在每一變動中平靜而泰然,在人生各種困境中支持我們,提升消沉的心靈……基督徒不信或忘記神的應許,就剝奪了自己最確實的安慰。因為沒有一種極端,會在應許之外,神的應許總是豐富足夠,讓我們在其中憩息。”
“通曉神的應許,對禱告有最大助益。當基督徒想到神多次應許聽他禱告的時候,他在基督裡向神說話,將會何等安慰!當他想到聖經應許各種恩典的經文,他向神傾訴內心已有應許的願望,又何等滿足!用這麼熱切的心靈、堅強的信心,他多麼能夠加強他的禱告,為他自己祈求各種恩典的應許!”

人對這些事都曾一度明白;但新派神學拒絕承認聖經文字是神的話,就攫奪我們默想這些應許的習慣,和根據這些應許來禱告,和在我們日常生活中進行應許所容許的信心的經歷。今天人嗤笑我們祖母們所用的“應許寶盒”,但這態度實屬不智;或許會濫用“應許寶盒”,但“應許實盒”所象徵的讀經和禱告卻是正確的。這是我們所失去而應尋回的東西。


四.
基督徒是什麼?他可從很多角度來描述,但根據以上所說的,可以這樣一言概之:他是一位承認且活在神話語之下的人。他毫無保留的順服那寫在“真確書”(但十21)上的神的話,相信其教訓、信靠其應許、服從其命令。他注目仰察聖經中的神是他的父親,看聖經中的基督是他的救主。如果你問他,他會告訴你;神的話說服他相信有罪,同時保證了赦免。他的良心,像路德(Luther)一樣被神的話俘擄了;像詩人一樣,他希望整個人生和神的話完全看齊。“但願我行事堅定,得以遵守你的律例。”“求神不要叫我偏離你的命令。”“求你將你的律例教訓我。求你使我明白你的訓詞。”“求你使我的心趨向你的法度。”“願我的心在你的律例上完全。”(詩—一九5, 10, 26等節, 36, 80)他禱告的時候,應許都在他而前,他待人接物的時候,訓詞也在他眼前。他知道神的話,除了在聖經中直接向他說話之外,也創造、控制、命定他周圍的事;但既然聖經告訴他萬事都為他的好處互相效力,一想到神命定他的處境,只有給他帶來快樂。他是獨立的,因他用聖經作問路石,試驗不同的觀點;他不會拈手任何不能確定是否聖經所准許的事。
為什麼這種描寫,和我們今天很多自命是基督徒的人不符呢?你若捫心自問,讓良心回答這個問題,必獲益匪淺。


問題討論:
1.神說話的兩個原因是什麼?
2.神的律例有哪三個特性?
3.作者說:“神傳給我們的話語,具有消息和邀請兩種特性。”他的意思是什麼?為什麼神要這樣做?
4.創世記一至三章如何呈現神創造的話語、命令的話語、見證的話語、禁戒的話話、應許的話語?
5.對神的話語正確的反應是什麼?什麼是不敬虔的反應?
6.為什麼神的命令被形容為真實的?抗逆神命令的後果是什麼?
7在第四大段,作者所提供基督徒的定義是什麼?這引申出來的描述,如何應用在你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