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神的恩典

 

一.
所有教會普遍都叫基督教做恩典的宗教。基督教學術界也公認,恩典不是沒有人性的力量,不是好像電池一樣,只要[接通]教會的聖禮儀式就可獲得的天外電力;恩典是神本身在愛中向人發出的行動。書籍和講壇的講章,曾一次又一次的指出,希臘文新約中恩典(charis)這個字,和愛(agape)這個字一樣,純粹是基督徒的術語,表達一種自發、自決的仁慈,是希臘羅馬世界的倫理和神學前所未聞的。主日學經常教人說,G.R.A.C.E.(恩典)代表God’s Riches At Christ’s Expenses(神的豐富是藉基督付出代價)。儘管如此,眾教會好像沒有太多人相信恩典。

當然,總有一些人會覺得,神的恩典,奇妙到一個地步,如洪流般勢不可當。恩典經常成為這些人談話和禱告的題材。他們撰寫關於恩典的聖詩,有時且屬第一流——為一首好聖詩要有深厚的感受啊!他們為恩典而戰,必要時為自己的立場甘受奚落、失去利益、毫無保留的付出代價;如保羅對抗猶太教人士,奥古斯丁對抗伯拉糾派(Pelagians),改革派人士對抗經院主義,以至歷代以來保羅、奥古斯丁、改革派的屬靈後代對抗天主教和伯拉糾等教義。和保羅一樣,他們的見證是:“我今日成了何等人,是蒙神的恩才成的。”(林前十五10)他們人生的原則是:“我不廢掉神的恩”(加二21)。

但很多教會中人並不如此。他們或許口說恩典,卻只此而已。他們對恩典的概念,未至於完全沒有那麼糟。這概念對他們卻毫無意義,它根本接不上他們的經驗。跟他們談談教會的暖氣設備,或去年的經費,他們立刻談得來;但跟他們談談“恩典”這個字所指的真理吧,他們就謙虛地表示茫無所知。他們並不指責你胡說八道,也不懷疑你說的有意義;他們覺得,你所說的無論是什麼,皆非他們所能捉摸,甚且覺得,沒有恩典而活得越久,越確信人生到此根本不需要恩典。

是什麼攔阻這麼多自命相信恩典的人,真正相信恩典呢?為什麼連那些常把恩典掛在嘴邊的人,也覺得恩典無甚意義?問題的根源似乎是由於不信,不只是頭腦上的,而是在心底裡我們從不詰問的更深的層面,因為我們對這些只以為“理所當然”。有關這方面,恩典的教義先假定了四項重要的真理;人若不認識、且不能從心裡感受這些真理,就不能對神的恩典有清楚的信心。不幸的是,這一世代的精神,和這些真理剛好抵觸衝突。因此,今天對恩典的信心如鳳毛麟角,也不足為奇。這四項真理是:

—、人類道德的淪亡。
現代人意識到近年來偉大的科學成就,自然就對自己評價很高。他認為物質的豐富,總比道德人格更重要;在道德的範疇,他對自己很仁慈,用小善事去彌補大罪惡,毫不認真的面對他在道德上有什麼不對。他以為自己和別人心中的壞良心,只是不健康的心理變態,是一種病徵,是神經錯亂,而不是道德本相的指數。現代人相信,儘管他有很多瑕疵小過一一醉酒、賭博、闖紅燈、“做手腳”、有惡意或無惡意的謊言、做生意用手段、看黃色書報,和其他——他內心全是好人一個。然後,和異教徒(現代人心確是“異教的”(pagan)——勿弄錯啊!)一樣,他幻想到神是人放大了的形像,以為神也一樣容忍自己。他腦子裡從未思想過自己是在神的形像中墮落的被造物,悖逆了神的管治,在神的眼中有罪而不潔,只配神的咒詛。

二、神賞罰分明的公義
現代人在安全的範圍內,對一切過錯都視若無睹。他容忍別人,覺得除非環境有了改變,否則他也不過如是。父母拿不定主意管教兒女,老師懲罰學生也猶豫不決,大家忍受一切惡意破壞和反社會的行為,連哼也不哼一聲。大家接受的公理似乎是:罪惡能置之不理時就應置之不理;懲罰應該是最後的對策,在需要用它來遏止罪惡造成太嚴重的社會後果時,才用得著。忍受和縱容罪惡,竟成為美德;循規蹈矩,反被一些人懷疑是否道德。我們以為神的想法和我們一樣。賞罰分明是神的世界的道德律,和他聖潔的表現;現代人以這些思想為怪,支持這思想的人,反被指責是把自己憤怨和報復的病態式衝動,投射到神的身上去。但聖經自始至終堅持說,這個神在恩慈中創造的世界,是道德的世界,賞罰象呼吸一樣,是基本的事實。神是全地的審判者;他必秉公行義,為無辜者(如果有的話)伸冤,卻懲罰(聖經用的字眼是“追討他們的罪”)破壞律法的人(參創十八25)。神若不懲罰罪,就不忠於自己。人從神唯一合理的貢求,只是賞罰分明的審判;除非人能認識並感受到這事實的真理,否則無份於聖經所說神恩典的信心。

三、人類靈性上的無能。
戴爾卡內基( Dale Carnegie)《如何贏取朋友及影響他人》( How to Win Friends and Influence people)一書,幾乎成為現代聖經;近年來,整套商業關係的技巧,都建立在他所提倡的原則上面:把別人放在一個不能輕易說“不”的處境。這就證實了自從有了異教以來,現代人的信念是:相信可以把神放在他不能再說“不”的境地,以彌補我們和神的關係。古代的異教徒,所想到的辦法是增加貢物和祭品;現代異教徒,則用加入教會和道德來達成。他們承認自己不完全,卻仍不懷疑的以為:無論過去做過什麼事,尊敬神於終必能確保神的接納。但聖經的立場,正如托普雷狄(Toplady)的詩說:
縱我雙手不甘休,
不能滿足你要求;
縱我熱心能持久,
縱我眼淚永遠流,
仍不足以贖愆尤;
——進而承認自己的無助,然後結論是:
必須你來施拯救。
(錄自《頌主聖歌》第七十七首第二節)

保羅說:“所以凡有血氣的沒有一個,因行律法(即道德和教會會籍),能在神而前稱義。”(羅三20)要彌補我們和神的關係,重獲一度失去的神的喜悅,不是任何人的力量所能及。人要看見、承認這一點,才能有份於聖經所說的,對神恩典的信心。

四、神主權的自由。
古代異教主義認為每一個神和敬拜它的人的關係,是以自我利益的關係維繫著,因為它的福祉,乃靠賴他們的服事和貢物。現代的異教主義,在潛意識中也有同樣的感覺,以為神總有義務要愛我們、幫助我們,雖然我們很不配。這是法國一位自由思想家臨終時喃喃自語說“神必赦免,這是他的職分”所表達的感覺。但這感覺卻無甚根據。聖經中的神,其福祉並不靠賴他所造的人(參詩五十8—13;徒十七25),而我們既犯了罪,他也沒有向我們施恩的必要。我們只能向他求公義——對我們來說,公義實指某種定罪。神不必因任何人而停止成就公義。他不必憐憫和饒恕;如果他這樣做,就如我們所說,是“他自己的自由意志”做的,沒有人強制他的手。“既不是出於人意,也不是由於人為,只在於那憐憫人的上帝。”(羅九16——新譯本)恩典是白白的,意思說是神自己發動的,來自這一位可以不寬容的神。只有當我們看見:定奪人命運的,乃在乎神是否定意拯救他脫離罪,並且他對每個人都沒有作這種決定的必要,這時我們才能開始把握聖經的恩典觀。


二.
神的恩典是神無條件的,不計較罪人的虧欠而對他們所付出的愛。這是神向那些只配受嚴刑竣法,且除了嚴刑峻法之外,並無理由要求其他東西的人,所顯示的恩慈。我們已看到恩典的概念,為什麼對一些教會中人甚少意義——因為他們不相信恩典對神和人的先設假定。現在要問:為什麼這概念對其他人卻很有意思?答案並不難找;上文已很清楚顯明出來了。當人一相信,他的光景和需要乃如上文所說的時候,新約恩典的福音必會用奇妙和喜樂充滿他。因為這福音告訴我們,審判者如何變成救贖主。

“恩典”和“救恩”互為因果。“你們得救是本乎恩。”(弗二5;參8節)“因為神救眾人的恩典,已經顯明出來。”(多二11)福音宣告如何“神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約三16),又如何“惟有基督在我們還作罪人的時候為我們死,神的愛就在此向我們顯明了”(羅五8),以及如何照預言所說,有一活泉為罪惡和污穢開了(亞十三2),又活著的基督如何向一切聽見福音的人呼喊說:“到我這裡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太十一28)在以撒華滋( Isaac Watts)一首最富有福音性(若非最偉大)的聖詩裡,他說我們的本相原是完全失落的光景:
有一皇上恩召聲,
響澈自神的聖言;
來吧!被擄罪奴們,
投靠上主恩座前。

我靈順服此恩召,
急向避難所奔進;
主,我願信你應許,
哦,為我不信求幫助。

道成肉身之神子,
我飛向你寶血泉,
以洗我靈眾瑕疵,
及最深黑之罪愆。

我如蟲投你手中,
有罪、轉弱、又無助;
你是我主、我公羲、
救主及一切好處!
真誠朗誦華滋這首短詩的人,不會很快就厭倦歌頌神的恩典。

新約對神的思典用三方面來說明,每一方面都使基督徒歎為觀止:
—、恩典是赦罪的源頭。
福音以稱義為中心;即是神除掉罪惡,接納我們的人格。稱義是真正戲劇化的轉變:從被定罪、等候可怕的判刑的罪犯地位,搖身一變成為等候繼承極大產業的後嗣地位。稱義是因信;在人認真地相信主耶穌基督是他救主的那一瞬發生。稱義對我們是白白的,對神代價卻極大,因為代價是神的兒子代贖的死。為什麼神“不愛惜自己的兒子為我們眾人舍了”(羅八32)?為了恩典。是他自己自由決定要拯救,才帶來代贖。保羅說得很清楚。他說:我們稱義是“白白的(即不必付任何代價)”,是“蒙神的恩典(即神憐憫的決定的結果)”,“因基督耶穌的救贖……神設立耶穌作挽回祭(即他藉贖罪轉移了神的震怒),是憑著耶穌的血,籍著(即因此對每一個人生效)人的信”(羅三24等節;參多三7)。此外,保羅又說在基督裡我們“藉這愛子的血,得蒙救贖,過犯得以赦免,乃是照他豐富的恩典”(弗一 7)。默想這一切,比較一下從前的情況,和現今因著世界出現了恩典之後的情形,基督徒內心的反應,最崇高的表達莫過於曾任普林斯敦大學校長的撒母耳大衛斯(Samuel Davies)所說的:
行奇事之大神!你一切作為
彰顯你聖潔的屬性;
但你無數次以恩赦罪,
卻比其他奇事更晶瑩:
還有那位赦罪之神像你?
或有誰的恩典,如此豐盛、白賜?

迷失在奇妙裡,因喜樂而激動,
我們領受神的赦免;
赦免最深黑惡行,
耶穌寶血所買贖:
還有那位赦罪之神像你?
或有誰的恩典,如此豐盛、白賜?

噢!願這奇妙、無比恩典,
神奇如神的大愛,
以感恩頌贊充滿大地,
一如它充滿天上詩班!
還有那位赦罪之神像你?
或有誰恩典,如此豐盛、白賜?

二、恩典是救恩計畫的動因。
赦免是福晉的中心,卻不是恩典教義的全部。因新約聖經把神赦罪的賞賜放在一個救恩計畫的脈絡裡,這計畫始於創世之前的揀選,直到教會在榮耀裡得完全才圓滿成就。保羅在好幾處經文略提這計畫(例如參羅八29等節;帖後二12等節);但他最詳細的論述是在一大段經文當中——雖然可分小段,但段內思想的連貫使它形成一大段——即從以弗所書一章3節至二章10節。如往常一樣,保羅先陳述全段摘要,然後加以分析闡述。這摘要是:“神……在基督裡,曾賜給我們天上(即屬靈世界的範疇)各樣屬靈的福氣”(3節)。分析則以永恆的揀選和預定在基督裡得兒子位份(4等節)開始,談到在基督裡的救贖和除罪(7節),接著是在基督裡得榮耀的盼望(11等節),和在基督裡受聖靈印記的賞賜,證明我們永遠屬於神(13等節)。從此開始,保羅集中討論神在基督裡重生罪人的大能行動(一19;二 7),在這過程中帶領他們相信(參二8)。保羅把所有這些事項,都描繪成一個偉大拯救目的的不同單元(一5,9,11),說明恩典(憐憫、大愛、恩慈——二4,7)是它的動力(參二4—8),又說“豐富的恩典”在整個行動中出現(一7;二7),而稱讚他榮耀的思典乃最終的目的(一 6;參12, 14;二 7)。故此,信徒可歡欣的知道,他的改變殊非偶然,是神在永恆計畫中的一個行動,要用那救他脫離罪的白白恩典來祝福他( 二8—10);神應許而且定意要貫徹他的計畫,直到完成,而既然是他用無上的權柄去執行(一19等節),就沒有可攔阻他的了。以撒華滋( Isaac Watts)另有一首又真又美的聖詩,說得很對:
述說他奇妙信實,
把他權能傳遠方;
高唱他甘美恩諾,
並神自己的表彰。

如刻在永恆黃銅,
他大能應許照耀;
黑暗權勢難塗抹,
那幾行永存話語。

他的每一句恩言,
堅強如造天之語;
轉動眾星的聲音,
也陳說一切應許。
誠然,星辰或會下墜,神的應許卻必堅立,且必成就。救恩的計畫會勝利的完成;恩典會顯得高於一切。

三、恩典是保守聖徒的保證。
如果救恩計畫必然成就,那麼基督徒的將來就有保證了。他現今和將來必會“因信蒙神能力保守……得著……救恩”(彼前一5)。他不必虐待自己,懼怕他的信心會失敗;恩典既先領他相信,恩典也同樣會保守他相信到底。信心的開始和繼續,都是恩典的賞賜(參腓一29)。因此,基督徒可以和杜理其(Doddridge)同聲說:
恩典最先把我名,
鐫刻神永生冊上:
此恩把我給羔羊,
他除掉我眾憂傷。
此恩教我靈祈求,
且認識赦罪大愛;
此恩保我到今日
永不再容我離開。


三.
前文引那麼多“白白恩典聖詩”(二十世紀大部分標準詩本卻甚少選輯這些聖詩呢!),是無需道歉的,因為它們比散文更能尖銳地表達這些論點。一想到認識神的恩典應引起我們什麼回應,再多引一首詩作結也是無需道歉的。前面已說過,在新約中教義是恩典,德行是報恩。什何基督教形式,如果不能從實驗和實際兩方面證實這句話,必定大有問題。那些以為恩典的教義可能鼓勵放縱道德的人(“無論我做什麼,最終仍會得救,因此,行為並不重要”),不過顯出他們徹頭徹尾的不知所云。因為愛挑起愛;愛一被挑起,就渴想討對方歡喜。神所顯明的旨意,就是那些接受恩典的人,應從此投身“行善”(弗二10;多二11等節);感恩會感動每一個真正接受神恩典的人,做神所要求的事,並每日這樣喊叫說:
噢!我每天大受激勵,
深知欠你恩大債;
願此恩如大鎖鏈,
捆我流浪心歸你!
主,我自覺我會流失;
哦,求主自天庭降臨,
攫取我心並蓋印。
你說你認識神在你生命中的愛和恩典嗎?那麼,籍著你的行為和禱告去證實你所說的吧。


問題討論:
1.恩典的教義先肯定哪四項重要的真理?
2.在討論這四項真理的時候,作者如何描述今天教外人對神的觀念?這樣的概念如何排拒恩典的教義?
3.請比較:
(1)恩典和救恩的關係是什麼?
(2)稱義是什麼?它和恩典的關係如何?
(3)救恩的計畫是什麼?它和恩典的關係如何?
(4)聖徒的保守是什麼?它和恩典的關係如何?
4.“在新約中,教義是恩典,德行是報恩。”這句話是什麼意思?你在生活中如何經驗這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