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恩慈和嚴厲

 

一.
保羅在羅馬書十一章2 2節說:“可見神的恩慈,和嚴厲……。”這裡關鍵性的字眼是“和”字。使徒保羅是在解釋神計畫中猶太人和外邦人的關係。他剛提醒外邦的讀者說,神因當時絕大部份猶太人的不信而丟棄了他們,但同時卻使很多像讀者一般的外邦人因信而得救。現在保羅請他們注意神在這件事上顯明的兩種性情。“可見神的恩慈,和嚴厲,向那跌倒的人,是嚴厲的,向你是有恩慈的。”在羅馬的基督徒,不應只注重神的恩慈,或只注重他的嚴厲,卻要兩者並重。兩者都是神的屬性——即他啟示的性情。在神的恩典中,兩者並行不悖。如要真正認識神,兩者必須同時認識。

自保羅寫下這話以來,可能沒有別的時代,比今天更需要強調這真理了。現代人對相信神的意義,已到了糊裡糊塗、雜亂無章得難以形容的地步。人說相信神,卻不知道相信的是誰,或相信他究竟有何不同。基督徒若要幫助七歪八倒的朋友,去獲得好像某張舊福音單張所說的“安穩、確實、和享受”,恐怕也不知道從何著手:他所聽到那些令人驚奇的、紛亂的對神的幻想,必使他目瞪口呆。他會問,人怎麼會弄到這一團糟?混淆的根源在那裡?清理這一切的頭緒在那裡?對這些問題,有幾個答案可彼此補充。其一是:人沒有從神自己的話語去認識他,卻追求自己宗教的感覺;我們要嘗試幫助他們破除產生這種態度的驕傲、對聖經的驕傲(有時是錯誤的觀念),從而把他們的信心,建立在聖經而不在感覺上面。其二是:現代人以為所有宗教皆相同平等,而從異教及基督教吸取有關神的思想;我們要嘗試向人顯明主耶穌基督的獨特性和最後性,他是神給人最後的話。其三是:人已不再認識到自己罪性的實在,這罪性在他們一切思想行為中,滲進了對神某種程度的悖謬和敵對;我們要嘗試引人認識這關乎他們的事實,使他們不信任自己,願受基督話語的矯正。其四是:和前三項同樣基本的,是現代人已慣於把神的恩慈和他的嚴厲分開;找們要設法使他們擺脫這種習慣,因為這習慣一旦存在,除了錯誤的信仰之外,就什麼事都不可能發生了。

這裡要說的習慣,最先由上一世紀一些才高八斗的德國神學家學到,現在已傳染到整個西方的更正教。今天在一般人當中,已拒絕所有神忿怒和審判的思想,以為在聖經很多地方都被歪曲(果真!)了的神的個性,其實是沒有嚴厲的,而是寬大的仁慈;這想法已成為常規而不是例外了。不錯,最近有些神性家起而反抗,嘗試重新確定神的聖潔的真理,但他們的努力,似乎是漫不經心,他們的話,也給人當耳邊風了。現代的更正教徒,不會單單因為有一個蔔仁納(Brunner)或一個尼布林(Niebuhr)在懷疑這是否全部真相,就放棄“開明”的趨附那把神當作天上聖誕老人的教義。很多人堅信,神(如果有神的話)除了是無限的忍耐和仁慈以外,並無別的;這信念已像叢生的雜草般難以清除。基督教一旦這樣往下紮根,就真真正正的枯死了。因為基督教的精髓,是相信藉著基督在十架上救贖的工作,罪得赦免。俱根據聖誕老人式的神學,罪就不成問題,贖罪也大可不必;神主動的恩惠,對那些漠視他誡命的人,就不會比那些遵守他誡命的人所得的少了。一般人根本不會想到:神對我的態度,會受到我是否照他所說的去做的影響。任何人若嘗試叫別人在神面前存敬畏的心,在他的話語中戰兢,立刻會被認為老土得無可救藥,被冠上“維多利亞時代”、“清教徒”、和“次等基督徒”等名號。

然則,聖誕老人式的神學,本身也孕育著使自己敗亡的種子,因它對罪惡的事實無法自圓其說。當相信一位“良善的神”的自由主義在木世紀初流行的時候,那所謂“罪惡問題”(從前根本不成問題)突然也躍占基督教護教學的首要地位;這事殊非意外。這是難免的,因為在令人痛心和毀滅性的事情上,例如殘暴、婚姻的不貞忠、車禍傷人、或肺癌,根本看不到天上的聖誕老人的好意。唯一救援自山派對神這種思想的方法,就是把神和這些事件分開,否定他和這些有任何直接的關係或管制;換言之,否定它他對這世界的無所不能和主權。五十年前,自由派神學家已走上這條路;一般人到今天才走。因此,一般人所剩下的神,是一心地良善的神,卻不能常常保守他的兒女免於困難和傷痛。因此,困難一來,除了一笑置之強忍下去之外,還能怎樣?這樣一來,相信一位完全恩慈而不嚴厲的神,就要肯定人宿命論式的、悲觀的人生態度;這豈不是可笑的矛盾?

這可算是現代宗教的羊腸小徑的其中一條,引人進入(所有這類小徑都殊途同歸)“懷疑堡”和“大絕望”的仙境。迷途的人怎樣回到正路呢?只有藉著學習以聖經為根基,把神的恩慈與嚴厲聯合起來。下文就要概略敘述聖經在這方面的教訓的精髓。


二.
恩慈意指一些可羡慕的、吸引人的、值得讚賞那東西,在神如此,在人亦然。聖經作者們說神是“恩慈”的時候,他們心目中普遍有著一切會使神的子民稱神為“完全”的道德質素,尤其指到他的寬宏,使他們稱它為“慈愛”和“恩惠”,談及他的“大愛”。現申述如下:

神道德的完美這個主題,不斷響徹整本聖經;他自己說的話宣示了這完美性,他子民的經歷也證實了。當神和摩西站在西乃山上,“宣告耶和華(即是他子民的耶和華神,那在恩典的約中自稱‘我是自有永有’的至高救主)的名(即他啟示的位格)”的時候,他所說的是:“耶和華,耶和華,是有憐憫,有恩典的神,不輕易發怒,並有豐盛的慈愛和誠實,成千萬人存留慈愛,赦免罪孽、過犯、和罪惡,萬不以有罪的為無罪……”(出卅四6,7)這個神道德的完美的宣言,乃要成就他曾應許的,要顯他一切的恩慈在摩西面前(出卅三19)。這裡所提到所有特殊的完美,和附帶的一切——神的信實和可靠,他不變的公平和智慧,他的溫柔、忍耐、和對所有悔改尋求他幫助的人完全的寬容,他尊貴的慈仁,向人提供與他在聖潔和慈愛中相交的崇高目標——這一切都構成了神的恩慈;總括來說,成為他所啟示一切憂愁的總和。有當大衛說“至於神,他的道是完全的”(撒下廿二31二詩十八30)的時候,意思是說,他和甚的子民都一同經歷到,神從來不會虧負他所自詡的恩慈。“他的道是完全的,耶和華的話是煉淨的;凡投靠他的,他便作他們的盾牌。”這整首詩篇,是大衛回顧一生後,宣告他如何親身證實了神是信守應許的,且完全足以做人的盾牌和保護者。每一位沒有因離經叛道而揚棄神兒女名分的人,也享受到同樣的經歷。

(順便一提:如果你從未小心讀過這首詩篇,並在每一點上問問自己的見證是否符合大衛的見證,我勸你立刻讀一讀——然後經常間斷的讀。你會發現,這樣的操練雖會震心撼肺,卻大有裨益。)

還有,在整堆神道德的完美性中,“恩慈”這字特別指到其中一點——是神向摩西說“一切的恩慈”的時候特別抽出來的質素。他說自己是“有豐盛的慈愛和誠實”(出卅四6)。這就是寬宏的質素。寬宏意指施與他人,方法是沒有貪圖金錢的動機,也不受制於接受者應該得到什麼,卻一直超越他所應得的。寬宏啟示一個簡單的願望:希望別人得到所需要使他們 快樂的東西。可以說,寬宏是神道德完美性的焦點,這個質素,決定了神其他的優點如何彰顯出來。神有“豐盛的慈愛”——自發的恩慈,滿溢著寬宏。改革派神學家們用新約的字眼“恩典”(即白白的恩惠),來涵蓋神寬宏的每一個行動,因此界別了“創造、維繫、及祝福一切生命”的“普通恩典”,和在救恩中所顯出的“特殊恩典”——“普通”和“特殊”的不同點,在於所有人都從前者得益,卻不都被後者觸及。用聖經的話說這分別,是:神給一切人有某些好處,卻給某些人有一切好處。

詩篇一四五篇說明了神賜下自然界祝福的寬宏。“耶和華善待萬民,他的慈悲,覆庇他一切所造的……萬代都舉目仰望你,你隨時給他們食物。你張手,使有生氣的都隨願飽足。”(9,15,16節;參徒十四17 )詩人的意思是,既然神管理一切在他世界中發生的事,每一頓飯,每一樂趣,每一財物,每一線陽光,每一睡眠,每一刻的健康和安全,所有維繫和豐富生命的一切,就都是神的賞賜了。這些饋贈是多麼豐裕!小孩子合唱時也唱道:“主所賜的恩惠,樣樣都要數”;每一位認真開始列舉單單是自然界恩典的人,很快就感受到這首詩歌下一句的力量——“必能叫你希奇感謝而歡呼”。但神在自然界這層面上所施的憐憫,無論多麼豐富,都被屬靈的救贖那更大的憐憫掩蓋得黯然無光。當以色列的詩班宣召人民向神感謝,因“他本為善,他的慈愛永遠長存”(詩一0六 1;一0七 1;—一八11;一三六 1;參一04等節;代下五13;七13;耶卅三11),他們心目中往往是想到救贖的恩典,例如神拯救以色列人出埃及“大能”的恩典(詩一O六2等節;一三六),當他僕人犯罪時,他願意寬容和赦免(詩八十六 5),及他願意教導人他的律例(詩一一九68)。保羅在羅馬書十一章22節所提的恩慈,是神把“野橄欖”外邦人接在他的橄欖樹上的恩慈——則是說,他用約買贖的子民、他救贖的信徒仍合一團契。

詩篇一0七篇是闡釋神恩慈的經典之作。在這裡,詩人為要加強“要稱謝耶和華,因他本為善”的宣召,就從以色列過去被擄的經驗,和以色列民個別的需要,概括舉出四個例子,說明人如何“在苦難中哀求耶和華,他從他們的禍患不拯救他們”(6,13,19,28節)。第一例是神拯救無依無罪的人脫離仇敵,領他們從不毛之地找到居所。第二例是神拯救那些在黑暗中死蔭裡的人,這些人是神因他們的叛逆才使他們遭受這處境的。第三例是神醫治那些他用來管教蔑視他的“愚妄人”的疾病。第四例是神保護航海的人,平息人以為會翻沉他們船隻的風浪。每一情節,都以同一疊句結束:“但願人因耶和華的慈愛,和他向人所行的奇事,都稱頌他。”(8,15,21,31等)整篇詩篇對神改變人生命的恩慈行動,作了輝煌的綜覽。


三.
神的嚴厲又如何?保羅在羅馬書十一章22節所用的字,字意是“切斷”;意指神對那些拒絕他恩慈的人,斷然撤銷他的恩慈。它提醒我們,神向摩西宣告他名字的時候親自宣告的一個事實:雖然他有“豐盛的慈愛和誠實”,他卻“不以有罪的為無罪”——即指頑梗、不悔改的罪人(出卅四6等節)。保羅所指嚴厲的行動,是神棄絕整個以色列民族——從他的橄欖樹砍去(以色列人是這樹自然的枝子)——因為他們不相信耶穌基督的福音。以色列人一向依賴神的恩慈,卻漠視神在他兒子身上顯出具體的恩慈;神的反應是快速的——他砍掉以色列。保羅趁此機會警告外邦基督徒讀者說:如果他們和以色列一樣背叛,神也會砍掉他們。“你因為信,所以立得住,你不可自高,反要懼怕,神既不愛惜原來的枝子,也必不愛惜你。”(羅十一20等節)

保羅在此用的原則是:神恩慈的每一個行動背後,都有一個警告:如果該恩慈被蔑視,就有嚴厲的審判。我們若不讓神的恩慈吸引我們,在感恩和回報的愛中靠近神,當神向我們翻臉的時候,就只能自怨自艾了。在羅馬書前面幾章,保羅向那些自滿自足、論斷人的人說:神的恩慈“是要領你悔改”(新譯本)的——如腓力斯(J.B.PhilliPS)正確地意譯說:“是要領你悔改的”(譯者注:意同新譯本)。“你這論斷人的,自己所行卻和別人一樣”——然而神卻容忍你們的過錯,你在別人身上看見同樣的過錯,以為別人配受神的審判,你該十分謙卑、十分感恩。可是,你若挖他人的瘡疤,自己卻忽略投靠神,那麼“你藐視他豐富的恩慈、寬容、忍耐”,藉此“任著你剛硬不悔改的心,為自己積蓄忿怒”(羅二l—5)。同樣,保羅告訴羅馬基督徒說,神的恩慈在某一條件之下才屬於他們——“只要你長久在他的恩慈裡,不然,你也要被砍下來”(羅十一22)。在每種情形,都是同一原則。那些不肯藉悔改、相信、投靠和順服神旨意、回報神恩慈的人,如果神或遲或早撤銷它的思慈,因而從中獲益的機會中止了,賞罰紛至遝來,可別覺得希奇或怨人尤人了。

但神在嚴厲中卻不是沒有忍耐的;正好相反。他“不輕易發怒”(尼九17;詩一O三 8;一四五 8;珥二13;拿四 2;出卅四 6;民十四18;詩八十六15)。聖經說過很多關於神的忍耐和寬容、展延應有的審判、拖長恩典的日子,賜下更多悔改的機會。彼得提醒我們說,當世界敗壞到逼使神審判的時候,“神容忍等候”(彼前三20)——聽能是指著創世紀六章3節中的“一百二十年”而言。保羅在羅馬書九章22節又說,神在歷史過程中“多多忍耐寬容那可怒預備遭毀滅的器皿”。又再一次,彼得向他那些第一世紀的讀者解釋說,基督回來審判仍應許尚未成就,是因為神“寬容你們,不願有一人沉淪,乃願人人都悔改”(彼後三9);同樣的解釋,今人仍能生效。神的忍耐,給人在審判最後臨到之前有“悔改的機會”(啟二21),這是聖經故事的奇事之一。新約聖經強調,忍耐是基督徒的美德和責任,真是不足為奇;它實在是神的形像的一部份(加五22;弗四 2;西三12)


四.
從上述的思想路線,我們可學習三個功課:

—、欣賞神的恩慈。數算你所蒙的福。學習不要把自然界的益處、饋贈、享受等當作平常;學習為這一切感謝神。不要用隨便的態度,輕忽聖經或耶穌基督的福音。聖經讓你看見一位救主受苦而死,好讓我們罪人與神和好;加略山是神恩慈的量度;銘記於心吧。用詩人的問題問問自己——“我拿什麼報答耶和華向我所賜的一切厚恩?”求主施恩,也用詩人的答案來回答——“我要舉起救恩的杯,稱揚耶和華的名……耶和華阿,我真是你的僕人……我要向耶和華還我的願。”(詩—一六12等節)

二、欣賞神的忍耐。想想他如何寬容你,現在仍寬容你,雖然你生命中與他不配的事那麼多,且你是多麼配得他拒絕你。學習讚歎他的忍耐,求他賜恩典,在你和別人的交往中仿效他;不要再試探他的忍耐了。

三、欣賞神的管教。他是你的保護者,而且,歸根結底,是你的環境;一切由他而來,你每天的生活已飽嘗他的恩慈。這樣的經驗,帶領你悔改相信基督嗎?若不,你就在玩弄神,站在他嚴厲嚴厲的警告之下。但他現在若在你的床上放下荊棘(套用懷特腓德(Whitefield)語),這只是把你從靈命的死亡中刺醒,使你起來尋求他的憐憫。或者你是一位真基督徒,而他仍在你的床上放荊棘,這只是使你免致墮入自滿自足的昏昧中,確保你“長久在他的恩慈裡”,使你那需要神的感覺,常把你從自我貶抑和信心中帶回來,尋求他的面。神這仁厚的管教,他的嚴厲在恩慈中臨到我們,為使我們免於承擔恩慈以外的整個嚴厲的衝擊。這是愛的管教,必須接受。“我兒,你不可輕看主的管教。”(來十二5)“我受苦是與我有益,為要使我學習你的律例。”(詩一一九71)


問題討論:
1.為什麼羅馬書十一章22節中的“和”字是關鍵性的字眼?
2.“現代人已慣於把神的恩慈和他的嚴厲區分”,這習慣的根源是什麼?這習慣對基督教有什麼影響?為什麼?
3.為什麼“聖誕老人式的神學,本身已孕育著使自已敗亡的種子”?
4.神的恩慈是由什麼屬性構成的?
5.神特別向摩西強調的是哪一種屬性?
6.“寬宏是神道德完美性的焦點。”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7.“神給一切人有某些好處,卻給某些人有一切好處。”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8.神的嚴厲是什麼?“神每一個恩慈的行動背後,都有一個警告:如果該恩慈被蔑視,就有嚴厲的審判。”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9.作者討論神的恩慈和嚴厲之後,歸納三個什麼教訓?我們可以怎樣應用這些教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