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廿一章:內在的試煉

一.
有某種福音事工是殘忍的。它並非故意如此,事實卻是如此。它要把恩典放大,結果適得其反。它把罪的問題縮小了,又和神的旨意銜接不上。其結果有兩方面:第一,把恩典低估了;第二,留給人一個不足以涵蓋一切需要的福音。有一次,以賽亞用短床榻和窄被窩來描繪供源不足的可憐相(賽廿八20)——這樣的“菜譜”,吃後保證有長期的不適和不滿,甚至有可能感染嚴重的疾病。在靈性的範疇,這樣的事工使所有認真相信它的人陷入悲愁。它的普遍,是目前人認識神和在恩典中長進的主要障礙。拆穿它,指出它虧缺的地方,相信對一些人會有幫助。

這是什麼事工?先要說的,雖然說來可憐,這是一種福音派的事工。它的基礎是接受聖經為神的話,接受聖經的應許是神的確據。它經常的主題,是因信十架稱義,由聖靈重生,在基督復活的大能中得新生命。它的目的,是使人重生,帶他們進入復活的生命所能有的、最豐滿的經歷。它是十足十福音派的事工。它的錯謬,並不是那些離開福音派中心資訊的人所犯的錯謬。這些錯謬,是只有福音派的事工才會犯的。這必須開門見山強調出來。

既然它是教義純正的福音派的事工,又怎能錯誤呢?它的資訊和目的這麼合乎聖經,有什麼嚴重的錯誤呢?答案是:一種完全關乎福音真理的事工,仍會因不準確的應用而引致錯誤。聖經充滿醫治靈魂的真理,正如藥房貯滿醫治身體疾病的藥物;但在這兩種情形當中,若誤用那些要正確使用才能醫治的東西,效果就不可收拾。如果你不塗碘酒而飲碘酒,後果就是醫治的相反!——重生和新生命的教義也可以誤用,而後果是不幸的。這好象是下面所要討論的例子所發生的。


二.
我所想到的事工,它開始的時候,是在一個傳福音的場合中,強調做基督徒以後會多麼不同。它不但帶來罪的赦免、良心的平安、以神為父的與他相交,也說藉著聖靈內住的力量,人能夠勝過從前轄制他的罪惡,另外神所賜的亮光和引導,就會幫助他在引導、自我滿足、人際關係、內心私欲等以往一直擊倒他的問題上,為他打出一條生路。一般來說,這些偉大的保證都合乎聖經而且真確——感謝神,這些實在是真的!但仍可能因為強調這些,而貶低了基督徒生活艱苦的一面——每天的管教、對罪和撒但無盡的爭戰、在幽暗中週期性的經歷——使人以為正常的基督徒生活是一圃完美的玫瑰花,是一個花香常漫的花園,問題不再存在——或者,如果有問題的話,只要帶到施恩的寶座前,就立刻冰消瓦解了。意思是說,只要是基督徒,世界、肉體、和魔鬼,就不會給他嚴重的困難;他的環境和個人關係,對他也不再是問題;他也不是自己的問題了。然而,這樣的思想是有害的,因為它不是真的。

當然,從另一方面也可以提供同樣偏差的錯謬。你可以強調基督徒人生的艱苦的一面,貶低光明那一面,使人以為基督徒生活大部分是痛苦灰暗的——是人間地獄,盼望著來生的天堂!無疑有人間中會給人有這樣的印象;不過現在要探討的事工,一部分可以說是對這看法的反應。但我必須說:兩種極端的錯誤,前一種更壞,正如虛假的希望比虛假的恐懼是更大的罪惡一樣。靠著神的恩典,後一種錯誤只使人在發現基督徒有喜樂又有憂愁的時候,有欣悅的驚喜。但前者把正常的基督徒生活描繪成毫無困難,必遲早引人經驗到苦澀的幻滅。

我以為現在要查究的事工,為了要有力地訴諸人的渴望,竟然在這方面答應了一些超過神在這地球上會完成的東西。我認為這是使這事工顯得殘忍的第一個特徵。它用虛假的希望賺取工作的果效。當然,這殘忍並無惡意。它是由不負責任的慈仁引起的。傳道人要引人歸主;因此他把基督徒生活說得天花龍鳳,用盡一切辦法把它說得多麼快樂和灑脫,以吸引聽眾。但沒有惡意,縱有好意,仍然不能減輕這誇張所造成的損害。

正如牧師們清楚知道的,其後果是這樣:從前聽過這類話,頭腦清醒的聽眾,會對傳道人的應許半信半疑;但一些認真慕道的人,就會絕對相信下去。基於此,他們悔改了;他們經歷重生,歡天喜地的邁進新生活,確知一切過去的頭痛和心痛都拋諸腦後。到頭來他們發現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根深蒂固的脾氣、人際關係、需要、驅之不走的試探等問題仍然存在——有時還變本加厲。神沒有使他們的環境顯著的易過一點;卻是相反。對妻子、或丈夫、或父母、或兒女、或同事、或鄰居等人的不滿,迭次出現。似乎已被重生的經驗一掃而光的試探和壞習慣又來了。常喜樂的頭幾個大浪,在基督徒經歷的頭幾個星期翻滾過去之後,他們真的覺得所有問題已迎刃而解,但現在卻看見並非如此,傳道人所應許的、困難絕跡的生死,並未實現。在他們做基督徒之前使他們跌倒的事物,又有再度使他們跌倒的危險了。他們怎樣想才好?

事實,聖經所說“他必像牧人牧養自己的羊群,用膀臂聚集羊羔抱在懷中”(賽四十11)的這一件神,對很幼嫩的基督徒是很溫柔的,正如母親對幼嫩的嬰孩一樣。基督徒靈命的開始,特徵往往是情感的大喜樂,突出的神的安排,明顯的神聽禱告的經驗,初步的見證有立時的果效;因此神鼓勵他們,在“那生命”上建立他們。但他們一強健起來,能夠擔負更多的時候,神就用更嚴峻的學校訓練他們。神用敵對和使人灰心的勢力,使他們經受他們所能夠經受的試驗——不多(參林前十13的應許)也不少(參徒十四22的教訓)。這樣,他建立我們的個件、增加我們的信心、裝備我們幫助別人。這樣,他凝聚了我們的價值意識。這樣,他在我們的生命中榮耀他自己,在我們的軟弱中成全他的力量。因此,當基督徒與神一同前進時,試探、掙扎、和壓力增加,並沒有不自然——實在說,如果沒有,倒有問題了。但基督徒如果聽說,正常的基督徒生活是沒有陰影、沒有困難,而缺點和瑕病等經驗又紛至遝來,就只能夠結論說,他一定有點不正常了。他會說:“一定有毛病,這不行嘛!”他的問題就是:怎樣才能再“行”呢?


三.
說到這裡,一直在討論中的事工第二種殘忍的特徵就出現了。這事工誤導初信主的基督徒,使他們把一切挫折和迷惘的經驗,當作次等基督教的標記,使他們備受束縛,現在又製造進一步的枷鎖,開出一條萬應萬靈的藥方,說它可以解救這些弊端。它堅持著要診斷基督徒的“掙扎”,認為這就等於“失敗”,是因為沒有持守“分別為聖”和“信心”的併發症。它說,初信主的人向剛找到的救主完全降服,因此有喜樂;此後,他冷淡下來、或疏忽了、或在某方面放鬆了順服、或停止了時刻信靠主耶穌,這就是現今靈命光景的原因了。因此,補救的方法是找出、承認、並放棄他的退後冷淡;重新向基督把自己分別為聖,每天保持成聖的生活;又要學習在問題和試探臨到時,有把這些交托給主,讓他應付的習慣。他們又保證說,信徒只要如此行,就無論從神學的意義上,或就比喻的說法上,都能夠再一次“勝過世界”。

實在說,基督徒如果對神疏忽了,退回到故意犯罪的道路,他們內在的喜樂和內心的安穩會減少,心靈的不安會越來越成為他們的表徵。那些因與基督聯合而“向罪死”的人(羅六1)——即不讓罪做支配生命的原則——現在已不能在犯罪中找到好像在由重生之前所獲得的、有限的罪中之樂。他們也不能沉溺在錯誤的道路中而不致危害到亨受神的恩惠——神會有辦法的!“因他貪婪的罪孽,我就發怒擊打他,我向他掩面發怒,他卻仍然隨心背道。”(賽五十七17 )這是神在他兒女誤人歧途的時候對付的方法。未經重生而離經叛道的人,往往是樂不可支的,但背道的基督徒常常是可憐痛苦的。因此,基督徒如發現自己在問:
我最初見主面
所體嘗的福氣何在?
就應在繼續奔走靈程之前,問自己有沒有特別故意的
使你傷痛,
從我懷中驅走你的罪。

如果有,那麼前面開列的藥方,最少在一般情形之下,是對的藥方。
但它也未必是對的;遲早每一個基督徒會有一個時刻發現它不是對的藥方。或遲或早,真相會是:神現在用成年人成聖的方法去訓練他的兒子一一他分別為聖的兒子——正如他訓練約伯、一些詩篇的作者,和希伯來書的受信人一樣,使他們經受世界、肉體、和魔鬼猛烈的襲擊,以致他們的抵抗力可以增強,他們作為神的人的性格會更堅韌。前面已說過,所有神的兒女都要經歷這種遭遇——這是“主的管教”(來 十二 5,呼應伯五17;箴三11)的一部份,是神使每個他所愛的兒子都經受的。如果這是發生在迷惘的基督徒身上的事情,那麼上面開的藥方就釀成大禍了。

它做什麼呢?它使每個忠心的基督徒每天都要例行的捕捉根本不存在的失敗,以為只要找到一些這樣的失敗來承認和離棄,就可以回復到神現在要他們離開的、從前靈命幼稚的經歷。因此,這不但造成靈性的萎縮、不實際,也使他們違背了神的旨意,神拿去了他們屬靈嬰孩期的光采、大笑大喜、滿足的被動等等……正為了要帶他們進人成年、更成熟的屬靈經歷。地上的父母喜悅嬰孩,但如果在長大中的孩子想再做嬰孩,父母最少會覺得悲戚,不會讓孩子回到幼稚的生活方式。我們天上的父也是如此。他要我們在基督裡長進,而不停留為嬰兒。但一直在討論的教訓,在這一點上使我們違抗神,使我們以為回到孩提時期有絕頂的好處。我再說,這是殘忍,正如古代中國女子纏足的惡習,強使雙足永遠變形一樣的殘忍,而兩者都沒有仁慈的動機。接受上面所開列的藥方,最少的效果,就是阻抑靈命的發展——產生一大堆幼稚、只會傻笑、不負責任、自我陶醉的福音派成年人。在真誠老實的信徒當中,最壞的後果是病態的內省、歇斯底里、精神分裂、喪失信心,或無論怎樣都是福音派的型態。


四.
基本上,這教訓錯在那裡?可以從很多角度口誅筆伐:它沒有把握到新約聖經關於成聖和基督徒爭戰的教訓;它不明白在恩典中長進的意義;它不明白內住的罪的運作;它混淆基督徒在地的生活和將來在天的生活。它誤解了基督徒順服的心理學(聖靈激發的主動,不是聖靈激發的被動)。但基本的批判必須是:它漠視了恩典的方法和目的。闡述如下:

恩典是什麼?在新約聖經中,恩典是指神向那些只配接受愛的相反事物的人所發出愛的行動。恩典是指神驚天動地的拯救那些連一根指頭也舉不起來救自己的罪人。恩典是指神差他的獨生兒子在十架上降到地獄,好讓我們罪人能與神和好,被接納進人天堂。“神使那無罪的,替我們成為罪,好叫我們在他裡面成為神的義”(林後五21)

新約聖經有所謂恩典的意志和恩典的工作。前者見神拯救的永恆計畫;後者是神“在你們心裡動(的)善工”(腓一6)藉此恩召人進入與基督活潑的契合(林前一9),提升他們出死亡入永生(弗二1—6),用聖靈的恩賜烙印他們,成為神的兒女(弗一13等節),改變他們成為基督的形像(林後三18),最後並會在榮耀中復活他們的身體(羅八30;林前十五47—54)。幾年前,更正教的學者們很喜歡說,恩典是指神愛人的態度,有別于神愛人的行動;這分別卻是不合乎聖經。例如在林前十五10——“然而我今日成了何等人,是蒙神的恩才成的,並且它所賜我的恩,不是徒然的:我比眾使往格外勞苦,這原不是我,乃是神的恩與我同在”——“恩”這個字清楚指出神在保羅身上愛的工作,藉此使他先成為基督徒,然後成為傳道人。

恩典的目的是什麼?主要是復原人與神的關係。當神因我們相信他兒子而赦免我們的罪,藉此奠定復原的關係的基礎,他這樣做,目的是使我們今後與神可以活在相交之中,而他更新我們的性情,是要使我們能夠,而且真正向神實行愛、信靠、取悅、盼望、並順服——從我們來看,這些行動構成了與神相交的實在,而神是經常向我們啟示自己的。這就是恩典一切工作的目標——更深的認識神,更親密的與他相交。恩典是神吸引我們罪人越來越靠近他。

神在恩典中如何達成這目的?不是遮擋我們免於世界、肉體、和魔鬼的攻擊,也不是護庇我們免於沉重而挫折的環境,也不是保守我們免於自己的脾氣和心理所產生的困難;卻使我們經受這些,使我們充分知道自己的軟弱無能,逼使我們更緊密的倚靠他。對我們來說,這是神用不同的困難和迷惘充滿我們人生的最終目的——確保我們學習抓緊他。聖經花那麼多時間申述神是穩固的磐石、堅定的山寨、可靠的避難所、軟弱人的幫助,原因是神也是花那麼多時間,要我們確知我們的心靈和道德都是軟弱的,不敢靠著自己去尋找或奔走正路。當我們行走一條康莊大道,覺得悠然自得的時候,如果有人牽我們的手,助我們一臂之力,我們多半會不耐煩的甩掉他;但當我們在黑暗的荒山野嶺迷了路,風暴將到,筋疲力竭,如有人伸手扶持,我們會很感激的依附他。神也要我們覺得,人生的道路是艱辛迷惘的,以致我們學習感激地倚靠他。因此,他想辦法把我們的自信拿走,好信靠他自——屬神的人的人生秘訣,照聖經那不朽的講法,就是“等候耶和華”。

這真理有很多應用。最令人驚詫的,神果真用我們的罪和錯失達到這目的。他常常援用失敗和過錯,作為教育性的管教。聖經論到屬神的人犯錯誤,及神為此管教他們,其篇幅之多,令人咋舌。亞伯拉罕得生子的應許,神卻要他等候,他失去忍耐,犯了充當“業餘上帝”的錯誤,生了以實瑪利—一結果要等多十三年神才向他說話(創十六16一十七1)。摩西犯的錯誤,是想要用獨斷獨行的方法拯救同胞,借用權勢,殺死一個埃及人,堅持要為以色列解決私人的問題——結果自己落得被神流放到荒蕪的曠野幾十年之久,練得一副不像從前那麼矜誇的心腸。大衛的錯誤接二連三——引誘拔示巴、謀殺烏利亞、忽略家庭、數點人數以示威——每次都受神痛苦的管教。約拿的錯誤是逃避神的呼召——結果“葬”身魚腹。例子真是不勝枚舉。但重點是說明人的錯誤,和立刻招來的神的不悅,都不就此停止。亞伯拉罕學會了等候神的時間。摩西的自信得到醫治(實際上他後來的謙讓幾乎是罪惡!——參出四14)。大衛每次失敗後都悔改認罪,每次結束時都比開始時更接近神。約拿在魚腹中禱告,結果得活著完成去尼尼微的使命。神能夠從我們極端的愚妄中做好事;神能夠補償蝗蟲吃掉的歲月。有人說,那些從來沒犯錯的人也從來不會成就什麼;誠然,這些人都錯了,但藉著他們的錯,神教導他們認識他的恩典,靠近他。而這是非此不能成就的。你對困難有失敗的感覺嗎?知道已犯了一些可怕的錯誤嗎?問到神那裡;他復原的恩典等著你。


五.
宗教若不實際,真是可咒。本章所口誅筆伐的教訓,就是不實際的教訓。對神不實際,是現代很多基督徒信仰的慢性病。無論對自己或對神,卻需要他把我們變成現實主義者。約翰牛頓(John Newton)有一首著名的聖詩,描寫到我們一直在此嘗試誘導的現實主義,其中或許能教導我們的吧:
我求上主,使我長進,
在信心、愛心及各恩典中;
更多認識他救恩,
更熱切尋求他面容。

我望有施恩良時,
他可立刻允我求,
藉他愛激勵能力,
克我罪賜我安息。

他卻使我感受到
我內心隱藏罪惡;
讓地獄怒吼權勢,
向我靈各方侵襲。

他似是親力親為,
存心加重我痛苦;
抹消我編織一切美夢,
咒死我篦麻,使我降服。

“主,為什麼?”我戰兢呼喊,
“要把這蟲殺絕麼?”
主回答說:“誰祈求恩典、信心
我用此法去允應。

我使用內在試煉,
使你從自我和驕傲得自由;
粉碎屬地喜樂所有籌算,
使你一切只向我求。”


問題討論:
1.作者在本章批判某一種福音派事工。為什麼這事工是殘忍的?什麼使它成為一種福合派的工作?它錯在哪裡?
2.根據第二大段,這事工強調人成為基督徒後,在個人生命中有什麼不同??即使都是屬實的,這樣的強調錯在哪裡?
3.為什麼幼嫩的基督徒所經歷的,和成熟的基督徒往往有所不同?
4.這裡討論的事工,為基督徒人生的掙扎提供什麼藥方?
5.這藥方什麼時候才對?什麼時候會釀成大禍?為什麼?
6.恩典是什麼?它的目的是什麼?神如何達成這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