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全十美的替罪者

這樣說來,這條解救之途豈不教人擔心。我們提到的這個人,若不是她自己說的那種人,便是神經失常或者比這更壞。

可是,從我看來,他既非瘋子,也不是魔王;因此,我得接受他是上帝,過去是,現在也是。不管這看法如何奇怪、驚人,甚至不可能,他的確是上帝成為人身,降臨(登陸)在這個敵人佔領的世界上。

那麼,他為什麼要這樣做?他來世上做什麼?對,他來教導。可是你若細讀新約,或者其他基督教的著作,你會發現,他們不斷傳講的卻不是教導,而是他的死、他的復活。很明顯,基督徒都相信,耶穌一生的重心在這裡。他來到地球上要做的唯一的一件事,就是來受苦、來受害。

我接受基督信仰前,總以為做基督徒首先得相信耶穌為什麼要死的道理。這個道理說,人類背棄了上帝,加入了那個由魔鬼帶頭的”大叛亂”,所以上帝要懲罰我們,但耶穌基督甘心代替我們受此刑罰,上帝因而寬恕了我們。我得承認,我過去總覺得這番道理不道德,不合情 ;現在聽來,卻少了這種感覺。不過,這方面的話不是我要在這裡說的。我要說的是,後來我明白到,基督信信仰講的既不是這番道理,也不是別的,基督信仰的中心是:因著基督耶穌的替死,我們恢復了與上帝的正常關係,與上帝和好,有了一個從頭來過的機會。至於怎樣做到這點,自有一番理論,而且這種理論也不少。但基督徒都同意一點,基督的死的確能讓我們與上帝和好。讓我把這種經驗來細細和你分享。


凡是有感覺的人都知道,人要是疲倦又饑腸轆轆,吃過一頓好飯,便全身都舒服。可是現代營養學,也就是講維他命、蛋白質的那 學問,對此另有一套講法。其實,我門吃頓好飯,得到滿足,一向如此,無待維他命的道理來說明;即令有一天,大家不再相信維他命,我們仍會照舊吃我們的飯,得到我們的滿足。基督耶穌為何要死的大道理,並不就是基督信仰,只是給他替死作的解釋。基督徒對這些解釋的接受並不一致。可是,大家都會同意一點,這就是神學家們提出的解釋都不及事實本身那麼重要。無論是什麼解釋都不足說明真實情況。我是個平信徒,對神學問題涉入不深,只能將我個人所相信的和你分享。

據我看,你要接受的並不是這些神學解釋本身。你們當中一定有許多人讀過英國物理學家兼作家吉安士爵士(JEANS)和艾丁頓爵士(Edd i ng t on)的書。他們要向人解釋原子或諸如此類的東西的時候,用的是什麼方法呢。他們描述一番,給你腦中留下一個圖像,然後提醒你,這個圖像並不等於科學家所相信的那個存在的東西。這些圖像的目的只在説明你瞭解那個方程式,不代表方程式所要說明的真相,只是一個近似的樣子。


圖像的目的只是輔助,要是幫不上忙,可以不理他們。原子真實的情況是不能用圖像來描繪的,只能用數學來說明。講到基督的死時,也是同樣道理。我們相信,基督耶穌的死發生在歷史上的某一點,一件絕對難以想像的來自地球之外的事,出現在我們居住的地球之上。要是我們連構成物質世界的原子都無法用圖像來描繪,當然更無法說明這件驚天動地的大事。事實上,人若有本領完全瞭解他,這件事便決不會那樣不可想像,那樣空前,那樣來自自然之外,像閃電般進入自然之中。你也許會問,要是我們不懂這件事,對我們有什麼好處呢?這個問題倒很容易解答。我們吃飯不用懂得食物對身體營養之道;人可以接受基督所作的事,不用理會這些事實怎樣作用。事實上,他若不先接受這事實,便無法懂得他怎樣作用在我們身上。

我們知道基督為我們而被殺,他的死洗淨了我們的罪,因他的死和復活,他戰勝了死亡的權勢。這是方程式,這是基督教的信仰,這是一定得相信的真道。所有解釋何以基督之死能做到這些的俚論,據我的淺見,都是次要的,只是一些圖表,假如幫不了我們的理解,可以不理他們。即令能助我們一臂之力去理解,也不可把這些解釋和真相混為一談。不過,有一個解釋值得在此說一說。


這是大多數人都聽到過的,我也在前面提到過。這就是說,基督甘願替我們受這刑罰,使我們得脫死罪、獲更生。從表面看,這個理論很好笑,上帝若要赦免我們,他可以乾脆一聲命令,赦免了事,何須花這麼大的力氣?為什麼反要把一個無罪的人拿來受罰?你若用員警懲罰小偷的觀點來看這件事,會看不出其中的幹坤。可是,假如換一個角度,從實務的觀點來想,例如一個人有錢,一個人沒有錢,有錢的肯替沒錢的還債,這就講得通,而且非常通。又如果”受罰”的意思內不指擔當刑罰,而是指”承擔費用”或者”代交贖金”,那就不會有什麼問題。

大家的經驗都能瞭解,一個人掉落坑中,總會有好心腸的朋友救他出來。

那麼,這個人掉入的”坑”是個什麼樣子的坑呢?他不要上帝,一心一意要自創天下,他把自己當中心,當主人。換言之,墮落了的人不把自己當作被造物,不圖棄惡遷善;他背棄上帝,是個叛徒,必須放下手裡的武器。他必須放下武器,投降,承認過失,明白自己走錯了路,願意從頭來過,從新做人。這是能從”坑”裡出來的唯一辦法。這個投降,這種立即全速回頭走的過程,正是基督徒所稱的悔改。我說過,悔改不是好玩的事,比要求一個人含垢忍辱還要多得多。悔改是要人把過去的自欺,自義,任意而為這些多少千年來陷溺已深的積習完全剷除,完全放棄。這等於將自我殺滅,經歷死亡。事實上,要完美無假的人才能作此種悔改。困難就出在這裡,真正需要悔改的人卻是壞人。你越壞便越須要悔改,但卻越無力作此悔改,唯一能十足十完成此事的人必須是十足十的完人,可是他卻用不著悔改。


記住,這樣的悔改,這種心甘情願的忍受屈辱,接受死亡,並不是上帝接受你、赦免你之前,要求你做的事,而是你回到上帝那裡與他和好的過程的描寫。你若要求上帝接納你,卻不願經歷這一步,等於自己不轉身回頭,卻要求上帝讓你回到她那裡;這有什麼用。因此,悔改是必經之途。可是我們是因為身陷惡中所以才需要悔改,但自己既是惡的,便無力作這必須的悔改。要是上帝幫助我們,能不能辦到呢?當然可以。但是我們說的幫助指的是什麼?指的是,也許可以這樣說,上帝放一點他自己在我們裡頭,給我一點他自己的思考的能力,讓我們能思想;給我一點他的大愛,讓我們能彼此相愛。你教孩子寫字,你握住他執筆的手,教他一點一劃地寫。他能寫成一個字是你在握住他的手寫出的。我們能思想、能愛,是因為上帝在愛,上帝在思,我們做時他握住我們的手。

如果我們沒有掉進坑裡,當然無話可說。但不幸我們已經墮落,需要上帝的説明,求上帝替我們做一件若照他的本性絕不需要做的事,這就是順服、受苦,並受死。上帝的本性裡頭沒有絲毫這樣的需要,可是我們要走上一條需要上帝指引的路,卻是一條上帝照她的本性絕未走過的路。上帝只能將他有的和我們分享,但是他的本性中卻沒有這些東西。


如果上帝能成為人,我們那種能受苦和能死的人性與上帝的性情一同存在一個人身上,那麼,這個人便能救我們。他可以放下自己的意志來順服,他可以受苦,受死,因為他是人,但她又能十全十美地做這件事,因為他也是上帝。假若上帝來在我們中間,你和我都能夠經歷這個過程,可是上帝必須先成為人才能這樣做。我們經歷死亡的努力若要成功,必須我們能分享到他的死,就像我們能思想是因為他將自己浩如瀚海的智慧給了我們一滴。可是上帝若不死,我們怎能分享到他的死呢?他若不成為人,又怎能死呢?這便是他為我們還債的意思。這也是一個本來不用受苦的上帝,卻為我們而受苦的意思。

我聽到過有些人說,從他們看來,耶穌既是上帝,他受苦和受死,並沒有什麼價值,”因為對他來說太容易了,不是什麼難事。”有的人聽了,會責備(做得很對)說這種反話的人毫無感謝之心。但叫我驚奇的,是從這番話裡可以看出的那種誤解。當然,說這種話的人也有他們的理由,而且可以更振振有詞。因為耶穌是上帝,完全的順服,完全的受苦和完全的死,她做起來不但比別人容易,也因為他是上帝,才能完成。但若把這當作不接受上帝的理由,卻未免離奇。老師能幫助孩子寫字,因為他是大人,會寫字,所以做來比孩子容易;也正因為老師自己寫字揮灑自如,才能幫助孩子寫。要是因為大人寫字容易便不要他來幫助,寧可等另外一個不會寫字的孩子來教他(大家站在平等地位,可以免除教師勝過孩子的不公平),那麼,這孩子怎能很快把寫字學會呢。


我要是掉入水流很急的河裡,有一個人還有一隻腳站在岸上,拉我一把,將我救上來。我難道應該在沒頂前大聲對他說,”別救我,你占了我的便宜,因為你佔有我沒有的優勢。你這樣來救我並不公道,因為你有一隻腳站在岸上”?他所占的那優勢,也就是你叫做”不公平”的東西,正是他能救你的原因。你若要人幫助你,不向強過你的人求援,你找誰呢?這也是我對基督徒所說的”救贖”的瞭解。不過,須記住,這只是一個圖像,別把這圖像當作事實本身。要是這圖像幫不了你,拋掉它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