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破除水仙花魔咒 ~自戀症的唯一解藥—陳農瑞代理院長

2021,9月信神院訊

本專文探討基督信仰中一個極為基本、卻不常被注意的真理:一切關乎我們生命救恩的事,都存在「我們之外」(神學上的拉丁文術語 extra nos);我們的智慧、聖潔、公義、救贖都不在我們自己裡面,而是在基督裡。信神的院訓「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就是直指這個真理。


對自己上癮的魯蛇

希臘神話中納西蘇斯(Narcissus)是個絕世美男子。他出生時有先見預言,只要他不看見自己,就可以一直快樂的活著。但不幸有一次他到池邊喝水,看到池中倒影,無法自拔的愛上了「它」。而池中影像當然不可能以愛回報。最後納西蘇斯抑鬱而終,化成池邊的水仙花(narcissus)。這花的名字因此成為一個描述「自戀」的術語。心理學上自戀是一種病症,會破壞生活品質與人際關係。
誰都不喜歡自戀的人,但我們自己其實一樣自我中心。沒有人能「不看見自己、一直快樂的活著」,我們都在水仙花魔咒之下。當今網路世界的虛擬身份,更助長了自戀的風氣。福德(Forde)曾在《論做十架神學家》書中,形容罪人是「對自己上癮」。用於我們這些後現代、宅在鍵鼠背後、反覆數讚、調整大頭貼濾鏡、幻想當網紅的魯蛇們,倒是非常到位的描述。


十字架的顛覆
嚴重的還在後頭。聖經指出這是一切罪的根源:當人以自己為偶像、漠視十誡的第一誡—以神為神—時,他定然會違背其餘的誡命。可是沒辦法,自從亞當墮落,被逐離了神的面,人生命中便沒有了錨,除了在自我裡面找虛無的安全感,其實也沒有什麼別的選擇。

聖經並沒有直接告誡我們不可自我中心、不要自戀;神知道我們根本無力自拔。祂拯救我們的辦法,是顛覆我們好惡的判斷。祂賜給我們一位真正值得愛慕的對象,就是主耶穌,祂的榮美遠超過鏡子中虛浮的自我
然而我們的眼光是蒙蔽的,耶穌「無佳形美容;我們看見他的時候,也無美貌使我們羨慕他。」我怎麼可能轉去愛慕祂、超過使我上癮的自我呢?
啊!這就是十字架的奧秘了。自戀的人習於用自己的標準去判斷美醜高下,殊不知因著亞當的墮落,人裡面分辨好壞的能力已經扭曲了。(記得伊甸園裡吃的那顆果子嗎?)人自戀,把自己的好惡當作真理,加諸於人,種族歧視就是一個明顯的例子。根據我們的價值判斷,十字架是羞辱、軟弱、失敗。
神救我們,首先要顛覆這價值觀。神的兒子耶穌基督,親自替我們經歷十字架的死亡。十字架向我們傳遞一個震撼的信息:我們自以為聰明、其實是愚蠢的;我們在自戀中追逐的強盛、榮美、成功,其實是很脆弱、醜陋、必然敗亡的:「因為十字架之道、在滅亡著的人看為愚拙,在我們得救著的人看、卻是神的能力。」(林前一18呂譯)
自戀的人不可能喜歡十字架,是神先讓他聽見福音,使他能相信、得救。這福音就是十架之道。人不論美醜、膚色、地位,不分智商高低、教育程度,都能領受福音,成為「得救的人」。反而自戀者引以為傲的優勢,才是領受福音的障礙:「神卻揀選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又揀選了世上軟弱的,叫那強壯的羞愧。…使一切有血氣的,在神面前一個也不能自誇。」(林前一27,29)
福音顛覆我們的價值判斷,讓我們看見隱藏在十架背後、基督那無與倫比的榮美。相形之下,我原本追逐的一切、即便是自戀者幻想中最高的境界,都顯得黯然失色:「…先前以為與我有益的,我現在因基督都當作有損的。…因我以認識我主基督耶穌為至寶。」(腓三7-8)


Extra nos
愛慕基督,是自戀者唯一的出路。但現實中,我們已經相信福音的人,會發現自己還是常常留在老亞當裡,偷吃那果子—用自己裡面的好惡判斷一切,愛慕世俗、不愛基督。是福音的顛覆不夠徹底嗎?是我相信得不夠虔誠嗎?是我靈性不長進嗎?問題出在哪裡?原來有一個關鍵的真理被忽略了:一切關乎我們生命救恩的事,都在我們之外 (extra nos 1 ),在我肉體裡面是找不到的!
在強調十架之道的顛覆性時,保羅總結說:「但你們得在基督耶穌裡,是本乎神,神又使祂成為我們的智慧、公義、聖潔、救贖。」(林前一30)這就是 extra nos,一個使我們徹底得自由的真理:
不是我裡面的虔誠使我信靠基督;是神從我外面伸手拯救我,使我「得在基督耶穌裡」。救恩整個就是來自我們之外。
我們裡面沒有救贖自己的本錢,連得救的智慧也沒有,唯有基督成為我們的智慧、救贖。這都來自於我們之外。我們裡面沒有公義,我們能被神稱義,是因為基督成為我們的義,那義完全是來自我們之外。這些真理都在釋放我們,脫離「我不夠虔誠」的罪惡感。
但影響更大的是追求聖潔。我知道要靠主,卻不自覺的靠自己裡面的虔誠努力成聖。這舊人太習慣自戀,無法消化「…在我裡頭,就是我肉體之中,沒有良善」(羅七18)這事實;就算同意,也不知如何實踐。

聽聽這樣做基督徒的心聲吧:我的基督徒生活,當初確實是從恩典開始的,但現在卻是在法律的跑步機上被「成全」。…牧師們告訴我要更交託、更多祈禱、更多關心不信者、更多讀聖經、更多參與教會、更多愛我的妻子和孩子們…我的基督徒生命,變得環繞在「我」的生活、「我」的順服、「我」的交託、「我」的背誦聖經、「我」的祈禱、「我」的熱心、「我」的見證和「我」聽道的應用…當然我們早已超越了需要聽十字架福音的程度…2


這段文字引起很多共鳴。牧者們會馬上撇清:我可不是這樣教的!但很多在教會流行的靈命進深術,就是有這樣誤導的危險!人以為追求聖潔,其實是極盡肉體之能建立「自己」的靈性。這樣的操練,或能製造若干敬虔的外貌,但持續專注自己裡面,福音漸成過去式、信心只剩下對教條的認同。我裡面有了自己的聖潔,為什麼還需要倚靠基督呢?誠心追求聖潔,為什麼會變得更加自戀?就是忽略了 extra nos:我們的聖潔是在基督裡,在我們之外的!


不再是我,乃是基督
回到前面講的:自戀症的解藥,就是基督的榮光。擁抱 extra nos 這真理,是很大的釋放,使我脫離水仙花的魔咒。每次聽福音、渴望成聖時,我可以看基督而非看自己裡面。每次這樣成聖的經歷,都使我更體會基督的榮美,如保羅說的:
我們眾人既然敞著臉得以看見3主的榮光,好像從鏡子裡返照,就變成主的形狀,榮上加榮,如同從主的靈變成的。」(林後三18)
又是鏡子?水仙花魔咒再次發威了嗎?不,透過十架,一切都不同了。我們的自戀被顛覆,看見的不再是自己,而是在我們之外「主的榮光」!每次從欣賞自己、轉為看主的榮光,就是一次成聖的經歷,讓我們一再變成主的形狀。


走筆至此,想到二十多年前筆者第一次來信神校園,印象深刻的是牆上「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幾個大字。這簡潔的院訓,不正是直指 extra nos 這個真理嗎?


1這觀念改教運動時常被討論,其拉丁文extra nos成為一個慣用的術語。
2 Craig A. Parton, The Defense Never Rests(St.Louis: Concordia, 2003), 18.
3 此處動詞「看見」原文語態是介乎主動與被動之間的「關身語態」(middle voice):看和被看本是同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