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關於啟示錄的幾點筆記與隨想(四)—-Harry Chou

我讀Michael J. Gorman的Reading Revelation Responsibly的筆記與隨想。

Reading Revelation Responsibly: Uncivil Worship and Witness: Following the Lamb into the New Creation

前面說了,要讀啟示錄要避免不負責任的讀法,不負責任的讀法把啟示錄當成密碼解讀,把逃離世界當作盼望,帶來的是陰謀思想、神經緊張、社會對立與指責。負責任的讀啟示錄帶來的,應該是忠心地在這個世界敬拜與見證曾被殺的羔羊,而不是哪個號對應哪個事件、誰是敵基督等等。雖然啟示錄裡面作者自稱這本書是"預言prophecy",但聖經意義的prophecy不是prediction,重點是在鼓勵、安慰、與警戒神的子民,而非推背圖式的洩漏天機。

這次要講的是啟示錄的語言形式,啟示文體,或說主要是象徵圖像式的啟示文體。



啟示錄的內容類型不但是prophecy,它的表現手法是猶太啟示文體(Apocalypse Literature)的表現手法。根據Collins的定義,啟示文體是一種描述架構,所描述的的是超越這個世界的另外一個真相,通常是由非此世的使者所傳遞,傳遞給某個特別的人。這個真實可以是超越時間(從未來看現今)的,也可以是超越空間(從天界/靈界(spiritual realm)看世界)的。

啟示錄的確符合了這個啟示文體的定義,約翰先被聖靈感動聽見聲音,轉過來就先看見了靈界的真實情況。在這個超越的非肉眼世界的真實情況裡,基督沒有離開過教會(金燈臺),神坐著為王配得敬拜,天上的戰爭影響著世上的混亂與壓迫。約翰不只超越空間的看到天上的真實如何影響地上發生的一切,他也被帶到未來的終結,看到未來必成就的真實與神的公義與審判(神公義的實踐)。



當然,約翰所領受的是天上的、超自然的、未來式的真實,與肉眼可見可知的今世世界有本質上的差距。約翰真的”看見”了他所描述的這些事物? 還是他是憑著記憶或想像力描繪了所領受的事物? 我們不得而知。但是這也解釋了啟示錄使用象徵性的事物與概念的原因,畢竟天上的、超自然的、未來式的真實,要轉化成今世的、世界的語言,有其困難之處。從Collins的定義來說,空間上,啟示錄從天上的角度看地上,時間上,啟示錄從終末的角度看當時,然後要用有功效的語言傳達,而這也是啟示語言的獨特之功能。



啟示語言的一個目的是要讓人感到驚奇又能夠意會,用象徵來讓人印象深刻但知道其所指。啟示語言不是邏輯的或科學的敘述,而是激勵人的、充滿力量與情緒的語言。Gorman說,啟示錄的象徵圖像就像政治漫畫。就像附圖一樣,雖然畫的是老鷹與熊貓,今日大部分的人自然懂得當中的意思。啟示語言對讀的人來說,能夠感受到來自天上意象的不同凡響,又能夠連結到自身處境體會到先知預言的安慰與挑戰。啟示錄有上百個舊約經文的連結,又有許多對當時信徒在帝國處境的象徵,對於當時教會來說,讀起來可以感受到這是來自天上的聲音,也是來自永恆終末的盼望。表明神雖然看似隱藏,卻非缺席,當世的一切苦難與挑戰都有天上的與永恆終末的意義。啟示錄的數字、顏色、事物、活物與動物都有這樣的意義。



所以對於我們來說,啟示錄不是針對我們寫的(not write to us),但是是為我們而寫的(write for us)。我們藉著參考書、討論與默想試圖了解或想像這些象徵對當時教會的意義,一方面也是幫助我們從天上與終末盼望看我們自己所處環境與事物。啟示錄的象徵語言目的是要揭露(reveal)真實,天上的真實,終末盼望的真實,而非把這些事隱藏(conceal)起來,必須靠解碼才能明瞭。啟示錄的所記載的不是猜測式的預見,而是神學上的洞見。“its goal is not speculative foresight, but theological insight.”


No photo description available.
這個插圖只是用來舉例說明,對我們來說這個圖畫裡的動物意義很明顯豐富,但對於幾百年後的人來說可能滿頭霧水。這也是為什麼,我們今天讀啟示錄的象徵語言需要幫助,但是不是輕率地投射對應。(對當時讀者或聽者可能很有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