Ω 「烏克蘭東正教會」—王崇堯老師

Jonathan Luxmoore 是波蘭的一位自由撰稿人,曾在牛津大學與倫敦經濟學院學習現代史及國際關係,是全球最大的反腐敗非政府組織的「透明國際」(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波蘭分會的聯合創始人。他在東歐的民主過渡期間,因對宗教事務的報導,而獲得了五項天主教新聞協會報導獎。最近他所發表的一篇文章<鳥克蘭和俄羅斯教會領袖在入侵問題上存在著分歧>(Ukraine and Russian church leaders at odds over invasion)值得閱讀。

他說烏克蘭主要教會的領袖皆譴責俄羅斯軍隊於週四的大規模入侵,並敦促公民要保衛自己的國家。然而,俄羅斯的東正教卻支持這一行動,宗主教Kirill在俄羅斯祖國保衛者日的致辭,毫無掩飾地讚揚普丁總統是在進行「對人民的崇高和負責任的服務。」
其實在烏克蘭的4千萬居民中,天主教徒有6百萬,東正教徒有2千5百萬,其中5至7百萬屬於自1686年以來,一直隸屬於莫斯科宗主教區的烏克蘭東正教,稱「烏克蘭莫斯科主教的東正教會」:另外1500萬屬於2019年君士坦丁堡宗主教區正式承認的「烏克蘭東正教會」((Ukrainian Orthodox Church ,OCU);而其餘的人雖自稱為東正教徒,但沒有具體說明他/她們的隸屬教會。

入侵烏克蘭之前,普丁在電視上的談話,就假借著烏克蘭與北約的接觸,會增加對俄羅斯「突然襲擊」的危險,所以俄羅斯有權採取報復措施來確保自身安全。普丁還自以為是地說現代的烏克蘭,完全是由共產主義俄羅斯布爾什維克所創造的。當時莫斯科宗主教區的副主任Sava Tutonov主教,對普丁的講話表示歡迎,稱讚說總統的話恢復了我們對俄羅斯歷史認知的完整性,他為現代的俄羅斯建國開闢了新視野。
諷刺的是,普丁並沒有尊重他的國家對國際社會的承諾,也就是在1994 年與美國所簽署的「布達佩斯備忘錄」,是以烏克蘭的無核化,來換取該國邊界不可被侵犯的保證。而早在2014年,也就是「布達佩斯備忘錄」的20年後,俄羅斯違背了自己所簽署的協議,吞併了烏克蘭的克里米亞。俄羅斯東正教會如此沒有反省地支持其自大好戰的國家領袖,有朝一日會跟獨裁者一樣的下場,被有良知的人民唾棄。

不管如何,在現今正被侵略的烏克蘭中,其自主的烏克蘭東正教會馬上有所回應,發布了《保衛祖國》的特別呼籲文,也勇敢地承諾願意「為自由而犧牲自己的靈魂和身體」,並行使「自然權利和神聖職責」來捍衛自己的家園和尊嚴,並充滿信心地說烏克蘭的勝利將意味著「上帝的力量戰勝了人類的卑鄙和大膽」。而戰爭的偶像崇拜者,只會帶給自己國家和人民的毀滅和衰落。烏克蘭東正教會相信上帝在這歷史性的時刻會與他們同在。上帝掌握著整個世界的命運,鼓舞每個人起來,站在被不公正侵略的受害者這邊,站在受苦的受難者這邊。
可能是 1 人的圖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