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以利沙–以色列的戰車馬兵 ─ –黃玉恒牧師


耶和華對他說:「你回去,從曠野往大馬色去。到了那裡,就要膏哈薛作亞蘭王,又膏寧示的孫子耶戶作以色列王,並膏亞伯米何拉人沙法的兒子以利沙作先知接續你。將來躲避哈薛之刀的,必被耶戶所殺;躲避耶戶之刀的,必被以利沙所殺。但我在以色列人中為自己留下七千人,是未曾向巴力屈膝的,未曾與巴力親嘴的。」於是,以利亞離開那裡走了,遇見沙法的兒子以利沙耕地;在他前頭有十二對牛,自己趕著第十二對。以利亞到他那裡去,將自己的外衣搭在他身上。以利沙就離開牛,跑到以利亞那裡,說:「求你容我先與父母親嘴,然後我便跟隨你。」以利亞對他說:「你回去吧,我向你作了甚麼呢?」以利沙就離開他回去,宰了一對牛,用套牛的器具煮肉給民吃,隨後就起身跟隨以利亞,服事他。(王上19:15-21)


以利沙先知盡了他的一生,為神和祂的國度奮戰,乃以色列的戰車馬兵。雖然不少人都注視以利亞的光輝,因他能叫火從天降下,又是彌賽亞先鋒的先影,更被稱為先知的代表。然而,他的入室弟子以利沙先知的屬靈品質實不下於以利亞:以利沙忠勇,靈力更倍數於其師,誠如他的所求 ──「願感動你的靈加倍地感動我」(王下2:9)!這位在基督教圈子中彷彿寂寂無聞的先知,實堪作時代工人的典範。


繼承老師發光於黑暗中

以利沙先知事奉的起頭,源於某天農務之時遇見以利亞的呼召。聖經告訴我們,以利亞呼召以利沙並非單單出於個人喜好,乃是奉耶和華的命令,而命令的前因卻源於不快的故事。此前,以利亞曾叫天火降臨,又用刀殺滅巴力先知,看似威風八面,叱咤風雲;哪知,大先知轉頭就被耶洗別的恐嚇和以色列民的硬心攻破,在沮喪失意之中,先逃到南國猶大的別是巴,放下僕人後一心打算到曠野尋死,只是上主差派天使讓他在羅騰樹下歇息歇息,他就仗著那飲食的力走到何烈山,與神展開具歷史意義的對話。最終,耶和華接受了以利亞的退休請求,只是要他在退下火線之前做三件事:「膏哈薛作亞蘭王,膏耶戶作以色列王,膏亞伯米何拉人以利沙作先知接續你」。當然,在灰心之中的以利亞,最關心的是誰人能接續他繼承時代使命,為神家神國面對時代的挑戰,因此他立即去亞伯米何拉田間尋找以利沙。

從地點上了解耶和華的吩咐,也是一個有趣的話題。以利亞主要事奉於北國以色列,似乎中部山地的首都撒瑪利亞和西部地中海旁的迦密山是他最常踏足之處。因耶洗別的恐嚇,他就從耶斯列谷南邊的城 ── 耶斯列 Jezreel (A/圖1) ── 往南跑了約200公里到別是巴Beersheba(B/圖2),而後再往南走了40晝夜約420公里到何烈山(C, 即西乃山)。這三個地方至今仍然存留,傳統上在西乃山有一個被稱為以利亞的洞Cave of Elijah(圖3),雖然洞口的真確性存疑,但西乃山群的地點卻是實在。及後,以利亞按著神的指示往亞伯米何拉,尋找他的繼任人 ── 以利沙。亞伯米何拉Abel-meholah在聖經中非常冷門,考古學家和聖經學者對其確切地點也意見不一。比較被廣泛接納的意見是現今以色列約旦河旁的亞拉伯小村莊Tell Abu Sus[1](D),位於伯善Beth Shean古城之南約15公里[2],地界在當年北國以色列的管轄範圍。西乃山位於南方,從西乃山往北行直到以拉他,再沿死海南支流旁繼續北行,從南地並約旦河旁直上約70小時步程就可以到達亞伯米何拉。如果學者所指的地點屬實,從地理位置來看,以利亞為了膏立這位未來徒兒,不惜走了540公里,可見先知以利亞對將要受訓的門徒是何等重視

看學生為寶貴,素來都是神學教育最基本的思維,這也是聖經學院每一位老師的心腸。在這個資訊發達,事務充斥的年代,人應當再次反省「事」與「人」之間何者為重,孰重孰輕。在神的眼中「羊」比「事」緊要,祂來是為叫羊得生命,而非叫教會事務更豐盛。倘若神眼中的羊已是如此寶貴,更何況被神呼召而又願意獻身的神學生,我們豈不應當加倍謹慎以栽培之?以利亞先知深明此理,亦深得神心,所以自此以後他與門徒以利沙建立了深厚如父子般的情誼,直到他升天之日,以利沙不禁喊出心靈深處的情愫:「以利沙看見,就呼叫說:『我父啊!我父啊!以色列的戰車馬兵啊!』」(王下2:12)。在事奉上,以利亞訓練以利沙猶如將帥軍兵,但在個人情感的建立上卻如父子親切。


在以利亞的角度是這樣,那麼在以利沙的角度又如何呢?前文已稍為闡述以利亞跑到西乃山,是因惡婦耶洗別的恐嚇,又因以色列人心硬如金鋼石所帶來的灰心。這些事蹟之所以能留存,當然由以利亞述說給以利沙知,而以利沙又存留後世,以致耶利米先知才能於撰寫列王紀時記下來。撇除以利亞後來才慢慢告訴以利沙,事實上北國以色列的敗壞,事奉環境之黑暗又有誰看不見?只要稍為想象一下自己是當代的先知,沮喪與灰心的感受也不難代入!


然而,在亞哈王朝的邪惡世代中,在那連大先知以利亞也難逃失望灰心的事奉環境裡,以利沙竟然願意回應呼召,投身於以利亞這被「主流」排斥的行列,真是難能可貴!按〈列王紀下〉的經文可知,以利沙殁於耶戶之孫約阿施作王之時,那就是說以利沙由蒙召到過身之間,忠心事奉至少65年[3]。人的一生可以有多少年?從以上這計算可以得出一個結論,以利沙蒙召的時候只是約20多歲的年青人以利沙的難能可貴,在於他年少之時已能意識神國的幽暗,且無懼黑暗而終生事奉主,直到歸天的那日仍至死不退後。


親愛的讀者,雖然我們都不在同一教會背景中成長,但可以肯定我們都活在同一教會時代中,在同一烏雲密佈的天空下,你又是否意識到世代的黑暗,神國靈性的軟弱?而你又是否願意投入這個不得主流歡喜的陣列之中,為上主打那美好的仗?烏雲固然已蓋頂,戰雲更是密佈!筆者年青的時候(那時尚未蒙召),曾被一首詩歌感動甚深,後來又漸漸淡忘。直到早陣子,偶然間又遇上了,豈料再唱之下,感動不減反加,只因其中歌詞道出守望者的心聲:


田地裡的莊稼
田地裡的莊稼,一片片的成熟,見不到收割的人!
家主心裡焦急,焦急如同火燒,尋不到同心的人!
見到許多工人,費財費力為己,並不是專愛神。
擁擠主是有人,主要用時無人,怎不叫主傷心?
誰體貼主的心?誰體貼主的心?
誰合乎主使用?誰使主心歡欣?

歌詞雖「辣」,卻很真實。以利沙清楚上主的呼召,眼看神國的異象就獻上自己。你呢?


捨棄自己跟隨於孤單中

以利沙蒙召的片段,必然深刻於師徒二人心中,先知耶利米也用細膩筆觸記下這動人的一幕。以利沙蒙召的這幾節經文,實在值得我們深思細讀。按先知的回憶,以利沙本來在家中以務農為業,某天他如常在田中耕地的時候,忽然有人以一件厚重的毛衣蓋在肩上。在那一刻,也許,他曾幻想過承接先知聖職的白日夢,忽然臨到身上⋯⋯作為一位熱情的年青人,打算回去告別父母,哪知眼前這位心儀已久的英雄人物,竟然拋下一句冰冷的話「你回去吧,我向你作了甚麼呢?」,然後走開去了!然而,他繼續盡最後的地上責任回去告別父母,且告知所有鄉親,從此踏上先知的不歸路。

從經文的描述,我們對以利沙這位年青人大致有幾項認識。首先,他生在富裕之家,卻又是勤奮之子。以色列王亞哈,因立巴力為國教,所以神按迦南之約的內容,以荒旱懲罰以色列,甚至以利亞都要避走到推羅與西頓之間的撒勒法。在這荒旱年間,以利沙的父家竟有一大片田,須要動用24隻(12對)牛加十二個人才能耕作,可見其家境不俗。雖生於富貴,但他卻親手落田耕種趕牛,刻苦勤奮。更重要的是,他似乎非常緊貼神國神家的屬靈情形,這樣才有可能一眼就認出眼前此人是大先知以利亞,且感悟到毛衣蓋肩之用意為何!


這樣看來,在神家黑暗的日子中,小伙子以利沙仍然跟從妥拉,心繫神國興衰,在芸芸流派中分辨出以利亞是耶和華所重用的僕人。要知道在當時的世代,自以利沙有意識開始,在以色列國中巴力崇拜才是「正途」;如果要選「耶和華系列」,亦有「主流」認可的400先知(參王上22:6)⋯⋯以利亞在當代是被王追殺的不受歡迎人物,也被其他先知同行輕視,被視為只會孤芳自賞卻無甚功績的怪咖!從神蹟的能力看,以利亞所行的神蹟的確高大上,但從成效而言則一事無成,既不能驅逐巴力崇拜,也沒有使以色列全家傾向耶和華,像先知撒母耳所成的功一樣。以利亞與巴力不咬弦固可理解,但他不入先知主流,要麼走到推羅,要麼跑到西乃,總是一副自命清高的樣子,在在滲出「我為神大發熱心,以色列人都背棄神,只留下我一個忠心」自命不凡的傲氣!


的確,我們難以想像亞哈系列的「正途派」會認同以利亞,更不期望以400先知為首的「主流派」與他稱兄道弟,那麼以利沙從人們所聽到有關以利亞的消息,必然以負面居多。然而,在以利沙心裡,這孤傲不群的以利亞內裡有些東西與別不同,那是值得跟從學習事奉之途!如果用以利沙後來對以利亞要求的那番話推想,以利沙看中以利亞只有一件事 ── 「那感動你靈之感動」 ── 靈感力!為了學會以聖靈之感力事奉神,以利沙撇下了舒適的生活,「就起身跟隨以利亞,服事他」。


各位親愛的讀者,你認為事奉神的關鍵是甚麼?有人認為是神學知識,有人認為是廣闊的人脈關係,也有人以為是搞活動的組織力,又或講道動聽的口才。無可否認,這些外在技能實有它們的價值,我們事奉的人從不拒之於學習之門外。然而,這些真是事奉上主的關鍵嗎?在事奉的學習中,如果要選一樣永不可棄的,以利沙就選了「那感動你靈之感動」── 靈感力!反過來想,事奉之中具備口才、組織力、人脈、知識,卻沒有聖靈的感動,這又是否你理想的事奉?事奉是屬靈的職事,你信嗎?我知道你信的,因為你必定認同使徒保羅的教導:「因為我們的福音傳到你們那裡,不獨在乎言語,也在乎權能和聖靈,並充足的信心」(帖前1:5)。事奉是屬靈的職事,靈感力自然是不可或缺的關鍵!有趣的是,以利亞並沒有按一下手,就把「靈感力」傳到以利沙身上,也沒有縮在一角來個「弟兄,我為你祈禱」;事實上,以利沙也不尋求此等虛浮無益的學習!他,以一個踏實的方式去學 ── 服侍以利亞,且一學就六年!到他承接先知聖職以後,最為人熟悉的是甚麼呢?「這裡有沙法的兒子以利沙,就是從前服事以利亞的(原文作倒水在以利亞手上的)。」(王下3:11)事奉需要切實地學,且是謙卑地學,從最卑微的事上學好,才有可能在主手裡成就大事,誠如耶穌基督所言「人在最小的事上忠心,在大事上也忠心」。以利沙能一生堅忍地事奉到底,此間不無道理。以利亞初不了解以利沙的品性,所以聽見以利沙彷彿有所留戀之時,以利亞的反應非常冷淡。以利亞的反應實是情有可原,如果不是一心能受苦,願忍耐,甘心不回頭的話,根本不可能走到底。


結語

以利亞升天之時,以利沙大喊:「我父啊!我父啊!以色列的戰車馬兵啊!」(王下2:12),數十年過後,以色列王在以利沙死時,以色列王哭泣:「我父啊!我父啊!以色列的戰車馬兵啊!」。以利沙被神選上,又有主的同在,更加倍地得著感動以利亞之靈,最終連以色列王也清楚真正守衞著神國神家的,是這位不入主流的潦倒先知。你願意加入哪一個陣列?

[1] John H. Walton, Victor H. Matthews, Mark W. Chavalas, The IVP Bible Background Commentary: Old Testament

[2] http://biblegeography.holylight.org.tw/index/condensedbible_detail?id=1920&top=0593

[3] [筆者按]按列王紀的記錄,以利沙跟隨以利亞大約有6年時間,亞哈之子亞哈謝作王2年,約蘭12年,耶戶28年,約哈斯17年,但我們不知道以利沙殁於約阿施作王的哪一年。故此,保守推算以利沙由跟從以利亞到死時約65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