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如何讀約伯記?----呂鴻基牧師




呂鴻基牧師畢業於台灣清華大學,獲美國材料科學與工程博士學位後,進入美國國家實驗室從事有關超導體材料的研究。
呂牧師於1989年蒙神呼召傳道,進入美國德州達拉斯神學院受裝備,在取得神學碩士和基督教教育碩士學位後,一直委身在聖經教材寫作與教師訓練的事奉已有二十多年。
現任中華聖經教育協會總幹事及教材主編,他與同工所編寫的聖經教材廣受好評與採用。
http://www.ccbe.com/中華聖經教育協會




呂牧師最近完成的約伯記讀經,是近年來華人學者牧長中極為重要的著作,也導正基督徒對約伯記的認識。


以下摘錄幾段呂牧師精彩的文字,以饗讀者。




首卷約伯記共四十二章,是我們所知最古的文獻之一,也是聖經中最早完成的書卷,遠在摩西五經之前。它所討論的主題,一般認為是義人為何受苦,但更確切地說,應是人在尋找神的過程中所經歷的困頓。約伯處於以色列的列祖時代,那時神的啟示尚未有文字的記載,一般人對神的認識只憑著口傳和揣摩,因而有所偏頗和不完全。這也許可以說明約伯的三個朋友為何對神的認識不全,但卻企圖逼使約伯承認自己是有罪的,還要約伯接受犯罪必是他受苦的起因。




如何讀約伯記
·         因為是詩歌體裁,是智慧的流露,所以當去欣賞,體會,揣摩其心境,與字裡行間的思想。研讀初步不要被太多的細節與困難解釋所糾結,而應先掌握此書卷的整體信息與情感。
·         主體是以希伯來詩歌的格式,表達約伯與三友之間的對話(3:1-42:6)。這段對話,在表達,與內容雖有重複,加上劇情的進展緩慢,但這段長而感性的對話是作者所要強調的本書主題。
·         讀約伯記,不僅要讀出其中的條理,更要讀出其中的情緒,揣摩出發言者,所要表達的信仰觀念與心靈情感。

·         不要只看最前面的前因和最後面的結果,要多體會中間的過程。研讀約伯記的重點之一,是如何面對苦難,而不是獲得苦難存在的答案與原因。





角色
對受難的看法與回應
概括看法的評估
約伯的妻子
苦難臨到好人,神就是不公平的
從不
約伯的三友
神是用苦難來處罰犯罪的人
有可能
約伯自己
神是用苦難來除去人的罪惡
有可能
以利戶
神是用苦難來管教人,造就人
有可能
苦難使人敬畏神,彰顯神的榮耀
是的


受苦的真正原因是一個奧祕,有許多可能的原因:
自己犯罪的結果,
別人犯罪的波及,
自然律,
為義受逼迫,
撒但的控告與攻擊,
試煉,
為了管教與教導,要顯出神的榮耀,…..等等。

神沒有義務一定要回答人為何受苦的真正原因,我們雖然不知道受苦的確定原因,但我們知道苦難是神所容許的。屬神的人受苦是會有結束的時候,雖然不能避免受苦,但我們可以倚靠神忍耐受苦的過程(羅5:3-5),因為受苦是暫時的,不是永遠的。


艾伯.赫巴德(Elbert Hubbard, 1923)說:
神不會要看你的勳章、學歷文憑,而是你的傷痕」。
基督徒沒有豁免於苦難的特權,主耶穌也宣告基督徒在世上有苦難(約16:33)。
有些苦難的確是我們犯罪所直接帶來的後果(來12:5-11),有些苦難是我們共同承受人類犯罪的後果。就算我們是無辜的,神仍可以用苦難來煉淨我們(彼前1:7),或使我們更能體恤安慰人(林後1:4-6)。
受苦於我們有益(羅8:28),這是聖經的教導。
在這個罪惡侵蝕的世界,苦難有可能會霎時臨到我們。這並非神不關心、不看顧、不公正或沒能力保護我們。神讓罪惡存在一時,但常常將其轉化為我們的益處(羅8:28)。你面臨試煉的時候,請把它當成求神幫助,轉眼向神的契機。
對苦難的道理解釋,無法安慰身受苦難的人,即便它是正確的道理。
這句話是真實的:
信仰不是用來解釋苦難,乃是用來承載苦難。
神的慈愛和人的苦難,看似有表面的衝突。在人生的道路中,苦難伺機而出,不論是天災人禍的頻傳,還是現實人生的坎坷。世間有解決不了的疑問,處處都有得不到解答的困頓,但失去盼望的自我放棄,才是叫人跌倒敗落的主因。
希臘哲學家伊壁鳩魯(Epicurus)說:「如果神想阻止魔鬼卻作不到,祂就不是全能的;如果神能阻止魔鬼卻不願這麼作,祂就不是慈愛的。」依此哲理推之,苦難的存在原因,似乎二者要取其一。這樣的哲學認知造成令人無法理解的表面衝突,因此也會使基督徒產生憤怒、懷疑,甚至走上不再相信神的後果歧路。
苦難雖是事實,表面的矛盾與衝突的背後,其實是有神的全善和全能的自主屬性與實質美意。無人能完全瞭解苦難的緣由,也沒有人全然知道神的意願和目的。因此保羅感嘆說:「深哉,神豐富的智慧和知識。祂的判斷,何其難測!祂的蹤跡何其難尋!」(羅11:33
我們必須銘記在心:苦難在本質上,並不與神的良善衝突。從神差祂的獨生子耶穌基督為我們受苦的這個事實,我們可以瞭解,苦難是智慧的神成就救贖計畫的方法。
以人的智慧和知識來看,有些苦難是「可以明白的」,有些則是「難以明白的」。對「可以明白的」的苦難,我們的理性尚可運作,但「難以明白的」的苦難就只有以信心完全信靠神,相信祂的美意本是如此。
「祂的意念,非同我們的意念;祂的道路,非同我們的道路;天怎樣高過地,照樣祂的道路,高過我們的道路;祂的意念,高過我們的意念。」(賽55:8,9

苦難,唯有從永恆的高度思索,才能超越人們按著理性想得到的答案。在今生,苦難,甚至死亡,都不是結局,只是過程。約伯記讓我們學習從永恆的高度,看我們的今生;縱然人生在世必遇患難如火星飛騰,但讓我們學習像約伯一樣,患難中能持續仰望神,以經歷苦難事奉衪。


讓我們不論在順境、在逆境,都能在世人和天使面前,將我們的終極盼望交託給衪,以信心邁步行走天路,倚靠神綻放出逆風飛舞的生命見證。



N. T. Wright 對新冠病毒事件的看法




N. T. Wright is the Professor of New Testament and Early Christianity at the University of St Andrews, a Senior Research Fellow at Wycliffe Hall, Oxford University and the author of over 80 books, including The New Testament in Its World.

N. T. Wright 說;對於新冠病毒 COVID-19,基督徒的直覺(膝蓋反射)幾乎都是神對罪人的懲罰。誠然,世人都是罪人。你就確定COVID-19就是一種懲罰?

基督徒,特別是號稱理性的基督徒,凡事都認定必然有道理在其中。(事出有因)然而,
舊約中的"哀歌"卻是災難臨頭,人們竭盡心思找原因,卻沒有明確的答案。


詩篇中的"哀歌"(例如,詩篇 13、22)通篇是對不幸的悲傷和宣洩、困阨的揪心、灰色日子的掙扎,而不是爭道理、說公平的知性文字遊戲。
相反的,人生的缺憾、突來惡運的險阻,背後的原因和天地之間的遊戲規則往往超越人的理性。

這時候,我們需要的其實是對"哀歌"的深一層的體驗、多一些謙卑、一些仰望。






For many Christians, the coronavirus-induced limitations on life have arrived at the same time as Lent, the traditional season of doing without. But the sharp new regulations—no theater, schools shutting, virtual house arrest for us over-70s—make a mockery of our little Lenten disciplines. Doing without whiskey, or chocolate, is child’s play compared with not seeing friends or grandchildren, or going to the pub, the library or church.

There is a reason we normally try to meet in the flesh. There is a reason solitary confinement is such a severe punishment. And this Lent has no fixed Easter to look forward to. We can’t tick off the days. This is a stillness, not of rest, but of poised, anxious sorrow.


No doubt the usual silly suspects will tell us why God is doing this to us. A punishment? A warning? A sign? These are knee-jerk would-be Christian reactions in a culture which, generations back, embraced rationalism: everything must have an explanation. But supposing it doesn’t? Supposing real human wisdom doesn’t mean being able to string together some dodgy speculations and say, “So that’s all right then?” What if, after all, there are moments such as T. S. Eliot recognized in the early 1940s, when the only advice is to wait without hope, because we’d be hoping for the wrong thing?


Rationalists (including Christian rationalists) want explanations; Romantics (including Christian romantics) want to be given a sigh of relief. But perhaps what we need more than either is to recover the biblical tradition of lament. Lament is what happens when people ask, “Why?” and don’t get an answer. It’s where we get to when we move beyond our self-centered worry about our sins and failings and look more broadly at the suffering of the world. It’s bad enough facing a pandemic in New York City or London. What about a crowded refugee camp on a Greek island? What about Gaza? Or South Sudan?


At this point the Psalms, the Bible’s own hymnbook, come back into their own, just when some churches seem to have given them up. “Be gracious to me, Lord,” prays the sixth Psalm, “for I am languishing; O Lord, heal me, for my bones are shaking with terror.” “Why do you stand far off, O Lord?” asks the 10th Psalm plaintively. “Why do you hide yourself in time of trouble?” And so it goes on: “How long, O Lord? Will you forget me for ever?” (Psalm 13). And, all the more terrifying because Jesus himself quoted it in his agony on the cross, “My God, my God, why have you forsaken me?” (Psalm 22).

Yes, these poems often come out into the light by the end, with a fresh sense of God’s presence and hope, not to explain the trouble but to provide reassurance within it. But sometimes they go the other way. Psalm 89 starts off by celebrating God’s goodness and promises, and then suddenly switches and declares that it’s all gone horribly wrong. And Psalm 88 starts in misery and ends in darkness: “You have caused friend and neighbor to shun me; my companions are in darkness.” A word for our self-isolated times.

The point of lament, woven thus into the fabric of the biblical tradition, is not just that it’s an outlet for our frustration, sorrow, loneliness and sheer inability to understand what is happening or why. The mystery of the biblical story is that God also laments. Some Christians like to think of God as above all that, knowing everything, in charge of everything, calm and unaffected by the troubles in his world. That’s not the picture we get in the Bible.

God was grieved to his heart, Genesis declares, over the violent wickedness of his human creatures. He was devastated when his own bride, the people of Israel, turned away from him. And when God came back to his people in person—the story of Jesus is meaningless unless that’s what it’s about—he wept at the tomb of his friend. St. Paul speaks of the Holy Spirit “groaning” within us, as we ourselves groan within the pain of the whole creation. The ancient doctrine of the Trinity teaches us to recognize the One God in the tears of Jesus and the anguish of the Spirit.


It is no part of the Christian vocation, then, to be able to explain what’s happening and why. In fact, it is part of the Christian vocation not to be able to explain—and to lament instead. As the Spirit laments within us, so we become, even in our self-isolation, small shrines where the presence and healing love of God can dwell. And out of that there can emerge new possibilities, new acts of kindness, new scientific understanding, new hope. New wisdom for our leaders? Now there’s a thought.



八十六歲時翻譯新舊約聖經/巴克禮博士談(陳曉能醫師提供)

八十六歲時翻譯新舊約聖經/巴克禮博士談



無論東洋或西洋,獨自一人完成翻譯新舊約聖經的困難事業的實例,並不多見。馬丁路德以德語翻譯新舊約聖經的事蹟被宣傳出去,而受稱讚,不輸他的宗教改革的功績。但是那是路德壯年時代的成就,而且他的翻譯中有多處遠離原文的意義。



巴克禮博士今年八十六歲,當他著手翻譯舊約聖經時是八十歲。世界雖廣,像他這樣的高齡,擔任這樣困難的事業的實例,除他以外絕無第二人。並且巴博士的翻譯是始終一貫忠實於原文,這一點是與路德所譯的聖經迥然不同。

據說,巴博士自開始翻譯舊約聖經以來,每天不間斷地祈禱:「請准許我活在世上,直到翻譯聖經的事業全部完成」。由此可知巴博士悲壯的決心,這是一則軼事。巴博士所改譯的羅馬字聖經,對於改善台灣話的語法有顯著的效果,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實。這一點與路德所翻譯的德語聖經對於德語的語法的貢獻,是一樣的。



我(指巴克禮博士,以下同)在一八七三年(明治六年)由英國來到廈門,翌年(一八七四年)航行到達台灣。當時在台灣已經使用羅馬字聖經,那是大約一百年前翻譯的漢文聖經,再轉譯為台灣話的聖經。但是從原文翻譯聖經時,已經有不少的誤譯;再加上從漢文轉譯為羅馬字時又增加不少錯誤,所以這本當時在臺灣採用的羅馬字聖經,是與原文聖經的意義相差很遠。



        如果引用當時使用的羅馬字聖經的錯誤為例,從漢文聖經轉譯為羅馬字聖經時,所發生的主要錯誤是因為漢字的字義的複雜。例如:「命」字,至少有「生命」的意義與「命令」的意義兩種,在希伯來書中,把「生命」的意義的「命」字,誤譯為「命令」的意思。又羅馬書中的「足」字,原來是「足夠」的意思,誤譯為人的「腳」,這是比較顯著的例子。



        並且這本作為羅馬字聖經的「底本」的漢文聖經,是一本很受批評的譯本。原來這本漢文聖經(不是現行的中文聖經)是一百五十年前,受派來東洋的英美宣教師,傭聘數名的漢學教師共同翻譯的產品。很遺憾地,這些擔任漢譯聖經的記述的漢學教師,把重點放在文法與語法,結果是遠離聖經原文的意義。



        所以這本翻譯完成的漢文聖經,文章是很美,絕不輸給四書五經,對於念慣漢文的讀者是沒有難讀之處;可是卻對原文不忠實。假使一個有翻譯經驗的人,他會知道,如果要忠實於文章就與原文遠離,如果要忠實於原文便使文章拙劣。要使兩者都能完備是相當困難的。尤其是要翻譯一本像聖經這樣萬人必讀的書,更加上一層的大困難,我是這樣想的。



        一八八四年(明治十七年)法國軍艦進攻台灣,駐在台灣的宣教師都順從領事的忠告,暫時往廈門避難。如此駐在台灣的宣教師,能夠一起聚集;這是一個難得的機會,就舉行宣教師會議,決定改譯聖經。即使滿場一致讚成改譯聖經,但是沒有一個人志願擔當翻譯的責任。所以那次會議決定把翻譯的責任分配給許多宣教師分擔,並指定各人應該翻譯那一部份聖經。



        恰巧,翌年(一八八五年)在台南的新樓,成立一家專門印刷教會刊物的印刷所;由台灣各地送到的翻譯原稿即刻在此處印刷,印好的譯文再分配給台灣各地的牧師,得到各種批評意見;以此作為參考隨時改訂,以期得到完備的譯本。我今天還保存當時印刷的美國宣教師傑普先生的腓立比書譯本。其目的是要展示當時翻譯的羅馬字台灣話譯本的體裁。



        駐在台灣各地的多數教師,各人分配一部份的聖經,各人翻譯分擔的部份,這種翻譯的計劃根本就有缺點。第一,文章缺乏統一性,讀者閱讀很困難。其他還有種種缺點,所以不出幾年,這種翻譯就告中斷。



        然而希望一本接近原文的羅馬字聖經能夠出版問世,這種渴望與熱心在臺灣各地正在醞釀著。於是在一九一三年(大正二年),在廈門再發起改譯聖經的會議,以前一次翻譯失敗作為鑑戒,這次決定要敦聘專任者。而且將其大任委託我。



        我得到多方面的援助,(當時八十六歲)立刻赴廈門,聘請三個漢學的教師,共同著手翻譯工作。兩年後翻譯完畢,立刻送到日本橫濱的福音印刷所印製。當時因為聽說,該印刷對於基督教書籍的出版甚表支持;當然,我也赴橫濱。很幸運的,印刷工作很順利地進行,翌年(一九一六年,大正五年)的五月,改譯的羅馬字台灣話新約聖經出版;在台灣,廈門以及南洋等地出售。



        以往的羅馬字聖經,是舊約方面比新約錯誤多,在教會內主要是使用新約較多,所以我就計劃先改譯新約聖經。



        很榮幸的,這一本羅馬字台灣話的改譯新約聖經在各地獲得好評,並普遍地使用。這本新約經是從希臘文的原文直譯,來代替以前從漢文轉譯的。也許它的文章與文法難免有拙劣的地方,但是這本書是盡我力量翻譯與原文一致的;所以當我念這本台灣話聖經時是與念希臘文的聖經時完全一樣的心情;因此,這本台灣話聖經是很接近原文聖經。



        我曾經在台灣神學院講解羅馬書,那時因為採用改譯以前的羅馬字聖經,有幾次在解釋聖經之前,需要預先訂正羅馬字聖經的誤譯,有這種麻煩發生,但是自從這本改譯的聖經完成後,上述的麻煩自然消除。



        此後,再經過十年,到一九二五年(大正十四年)在廈門開會決定要改譯舊約聖經。而且我又再度受委託從事翻譯的工作。我已經到了老年(當時八十歲)的緣故,對於自己的能力沒有十分的確信,起初想辭退;但是有駐在台灣的宣教師們的熱心鼓勵,並受到英國母會的讚成與激勵,終於答應擔當此責任。

        我們作宣教師的有一個規定,就是服務六年可以回國休假一年,正當我答應翻譯舊約聖經時,我已經服務四年,再過兩年就可以回國休假。然而翻譯的工作至少需四、五年的長時間,如果開始翻譯就要在中途回國休假,那麼翻譯的工作就必須中斷;假使取銷休假,就需繼續逗留八、九年不能回國;因此我就事先得到英國宣道會的許可,在著手翻譯之前,就是在台灣只服務四年即回國休假。



        於是在一九二七年(昭和二年)春天,從英返回台灣任地的途中,直接到達廈門,著手聖經的翻譯。很幸運的,數年前改譯新約聖經時,曾經協助過的漢字教師二人仍住在廈門,就再敦聘他們二人來協助翻譯。



        翻譯舊約聖經時,我採用希伯來語與英語改譯聖經;漢學的教師們是很少使用漢譯聖經。然後那時使用的漢譯聖經,不是往年的譯本,而是很接近原文意義的另外一本譯本。此後四年之間,我的健康得以保持,工作順利進行,按照預定的進度於一九三一年(昭和六年)終於完成舊約聖經的翻譯。



        為了出版已經翻譯完成的羅馬字台灣話的舊約聖經,我航行到上海,直接到上海的商務印書館接洽。而且在一九三二年(昭和七年)的一月,已經校正到第一○四七頁,就是到達耶利米書,料想不到卻在中日之間發生上海事變,連商務印書館也遭受兵火的災難,我的羅馬字聖經的原稿與活字都損失。



        我一年間的辛勞全部化為烏有。那時我的年齡已經是八十四歲,所以我感覺非常悲痛。雖然如此,但是還有一份原稿保存在我的手中,所以過去四年間的勞苦沒有白費。



        我認為萬事皆休,於是暫時回到台灣,為了計劃重新印刷,不斷利用書信探詢上海的狀況,渴望平靜的時期能早一天來臨。



        還好,上海事變不久便平靜,一九三二年(昭和七年)十月,我再度赴上海,從事印刷事宜。工作很順利地進行,一九三三年(昭和八年)八月四日,終於把舊約聖經的最後一頁校正完畢,我懷著滿腔的喜悅向上帝感謝而回到台灣。



        此後版本全部完成,新裝訂的羅馬字台灣話聖經二十部利用包裹寄達台灣,那是一九三三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正是聖誕節。如此,我自舊約聖經的創世紀至新約聖經的啟示錄為止,已經全部譯作羅馬字的台灣話。



        為了這很榮幸的事,我常感謝上帝。但願這本改譯的新舊約聖經,能給許多人閱讀,賜許多利益給眾人,因此多蒙福,這是我迫切的禱告。

1873年12月25日馬偕同工許銳在苗栗縣新港社為主殉道----郭和烈牧師對神蹟的詮釋

我想該提一位南部信徒前往協助北部馬偕傳教而被生番殺死的故事。受難者之名是許銳。
    甘為霖牧師在其1874721日從廈門寄出的信裡有一段云:

「我在內社時從會友們聽到兄弟「銳」身上發生的悲劇。許銳就在他所駐在的新港附近,被一群生番(a Party of Mountaineers)所襲擊,直至成為死亡倒地。
大家都應該還記得這位弟兄,許銳是從李庥牧師得了基督的道理,我甘為霖初抵台灣時,許銳正在打狗。然來淡水的加拿大傳道團接納他成為開拓福音的傳道人。此時我無法詳述他獨當一面所作傳道事奉的一切,但相信主本身會報答他謙卑無私的事奉(Missionary Success, vol., p.338-339)。」
    翻閱馬偕的日記,在1872610日馬偕寫道
「今日有一個人從南部教區來,但他知道的道理並不多,所以讓他和阿華一同讀書。倘若他跟不上進度,我就另外教他」
馬偕所指的就是許銳,許銳的知識當然比不上馬偕最早的學生嚴清華,清華本來就是讀書人。馬偕卻接納許銳,並且親自教導他。
    新港社是道卡斯族(Taokas)社之一,位於今苗栗縣,與後隴社後龍並稱;族人曾自南區的平埔族人得些福音消息,馬偕就在此建立傳道站,並派許銳常駐此,是馬偕繼淡水、五股之后成立的第3基站。馬偕及嚴清華也多次來訪,並再由新港社,進入山區,從事訪問、醫療及傳道,與「生番」也逐漸建立關係。

在馬偕日記,自1872108日起至187311月中止,就看出他們多次到新港社及獅潭底的訪問一次34日或十數日不等,獅潭底就是「生番」區。在新港社及獅潭底的遭遇,亦可參照馬偕傳道記—From Far Formosap.238-240)
    不過不幸的事件還是發生了。馬偕日記18731225日條記載:
「今天收到消息說,許銳在獅潭底附近山上被生番殺死。於是我們趕緊動身到新港。新港的會友都幫忙到各地共尋找許銳的屍體。」
    187411日馬偕日記繼續寫著
「找到山裡去找到了銳屍體;為他埋葬,也訂製一塊石埤為他留下紀念。」

郭和烈牧師在(馬偕傳:攏是為主基督)一書中,也紀載這事。
然而,郭牧師也點出許多當時信徒的困惑
「許銳為上帝作工,為何上帝沒保護他?神蹟在哪裡呢? 」

我們來仔細看看郭牧師來自天啟的回答。我們也要思考問問自己,耶穌的12門徒,絕大多數都為主殉道--------------------如果不是,親身經歷基督的復活,何來這樣大的信心和勇氣?



從詩篇31篇40篇看詩人的祈禱(講員:張智聰)

明道社





從詩篇31篇、40篇看詩人的祈禱(講員:張智聰)



詩篇31篇

  1. 耶和華啊,我投靠你;求你使我永不羞愧;憑你的公義搭救我!
  2. 求你側耳而聽,快快救我!作我堅固的磐石,拯救我的保障!
  3. 因為你是我的巖石,我的山寨;所以,求你為你名的緣故引導我,指點我。
  4. 求你救我脫離人為我暗設的網羅,因為你是我的保障。
  5. 我將我的靈魂交在你手裡;耶和華誠實的神啊,你救贖了我。
  6. 我恨惡那信奉虛無之神的人;我卻倚靠耶和華。
  7. 我要為你的慈愛高興歡喜;因為你見過我的困苦,知道我心中的艱難。
  8. 你未曾把我交在仇敵手裡;你使我的腳站在寬闊之處。

  1. 耶和華啊,求你憐恤我,因為我在急難之中;我的眼睛因憂愁而乾癟,連我的身心也不安舒。
  2. 我的生命為愁苦所消耗;我的年歲為歎息所曠廢。我的力量因我的罪孽衰敗;我的骨頭也枯乾。

  1. 我因一切敵人成了羞辱,在我的鄰舍跟前更甚;那認識我的都懼怕我,在外頭看見我的都躲避我。
  2. 我被人忘記,如同死人,無人記念;我好像破碎的器皿。
  3. 我聽見了許多人的讒謗,四圍都是驚嚇;他們一同商議攻擊我的時候,就圖謀要害我的性命。

  1. 耶和華啊,我仍舊倚靠你;我說:你是我的神。
  2. 我終身的事在你手中;求你救我脫離仇敵的手和那些逼迫我的人。
  3. 求你使你的臉光照僕人,憑你的慈愛拯救我。
  4. 耶和華啊,求你叫我不致羞愧,因為我曾呼籲你;求你使惡人羞愧,使他們在陰間緘默無聲。
  5. 那撒謊的人逞驕傲輕慢,出狂妄的話攻擊義人;願他的嘴啞而無言。
  6. 敬畏你、投靠你的人,你為他們所積存的,在世人面前所施行的恩惠是何等大呢!
  7. 你必把他們藏在你面前的隱密處,免得遇見人的計謀;你必暗暗地保守他們在亭子裡,免受口舌的爭鬧。
  8. 耶和華是應當稱頌的,因為他在堅固城裡向我施展奇妙的慈愛。
  9. 至於我,我曾急促地說:我從你眼前被隔絕。然而,我呼求你的時候,你仍聽我懇求的聲音。
  10. 耶和華的聖民哪,你們都要愛他!耶和華保護誠實人,足足報應行事驕傲的人。
  11. 凡仰望耶和華的人,你們都要壯膽,堅固你們的心!



詩篇40篇(後半段和詩篇70篇一模一樣)

  1. (大衛的詩,交與伶長。)我曾耐性等候耶和華;他垂聽我的呼求。
  2. 他從禍坑裡,從淤泥中,把我拉上來,使我的腳立在磐石上,使我腳步穩當。
  3. 他使我口唱新歌,就是讚美我們神的話。許多人必看見而懼怕,並要倚靠耶和華。
  4. 那倚靠耶和華、不理會狂傲和偏向虛假之輩的,這人便為有福!
  5. 耶和華─我的神啊,你所行的奇事,並你向我們所懷的意念甚多,不能向你陳明。若要陳明,其事不可勝數。
  6. 祭物和禮物,你不喜悅;你已經開通我的耳朵。燔祭和贖罪祭非你所要。
  7. 那時我說:看哪,我來了!我的事在經卷上已經記載了。
  8. 我的神啊,我樂意照你的旨意行;你的律法在我心裡。
  9. 我在大會中宣傳公義的佳音;我必不止住我的嘴唇。耶和華啊,這是你所知道的。
  10. 我未曾把你的公義藏在心裡;我已陳明你的信實和你的救恩;我在大會中未曾隱瞞你的慈愛和誠實。
  11. 耶和華啊,求你不要向我止住你的慈悲!願你的慈愛和誠實常常保佑我!
  12. 因有無數的禍患圍困我,我的罪孽追上了我,使我不能昂首;這罪孽比我的頭髮還多,我就心寒膽戰。
  13. 耶和華啊,求你開恩搭救我!耶和華啊,求你速速幫助我!
  14. 願那些尋找我、要滅我命的,一同抱愧蒙羞!願那些喜悅我受害的,退後受辱!
  15. 願那些對我說阿哈、阿哈的,因羞愧而敗亡!
  16. 願一切尋求你的,因你高興歡喜!願那些喜愛你救恩的,常說:當尊耶和華為大!
  17. 但我是困苦窮乏的,主仍顧念我;你是幫助我的,搭救我的。神啊,求你不要耽延!


























基要派與靈恩派-----林慈信牧師



不是所有的靈恩派都走極端的

低頭含淚的離開和你基本信仰衝突的教會

活在聖靈中/Keep In Step With The Spirit------------ 巴刻 (J.I.PACKER)

今天,教會裡流傳著許多關於聖靈的錯誤觀念、偏見和狹隘觀點,以致一些信徒只顧強調聖靈的工作,而另一些卻對聖靈冷漠,消滅祂的感動。巴刻以他對聖經的深入研究,從神學的立場闡釋及辨明聖靈在教會和信徒當中的真正工作,藉此增加我們對聖靈的認識,好讓我們能活在祂的管治下,享受與神同行的喜樂。

看見上帝的賞賜----鍾主亮牧師


看見上帝的賞賜----鍾主亮牧師

上帝在我們的生命中有許多的賞賜,但是我們必須要有一個屬靈的眼光才能看見,
用人的眼光來看常常是沙漠、曠野、荊棘蒺藜,
若以上帝的眼光來看,這些困境常常是上帝對我們生命最大的祝福和賞賜。


一、先有看見才有得著

.創世記13 14 - 15  羅得離別亞伯蘭以後,耶和華對亞伯蘭說:「從你所在的地方,你舉目向東西南北觀看;凡你所看見的一切地,我都要賜給你和你的後裔,直到永遠。」神在這裡教導亞伯蘭。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就是「看見」和「眼光」,上帝告訴亞伯蘭要得著以前,先要有看見。亞伯蘭你看見甚麼就會得著甚麼,你怎麼看,就會有怎麼樣。一個人的眼光,會決定我們的未來、怎麼樣去
面對環境和人生,困難本身不一定會打倒我們,

關鍵是我們怎麼看待困難,我們的眼光和態度會決定最後的結果。

二、神的眼光高過人的眼光

創世記13 14- 15是描述亞伯蘭與羅得分開的事件,亞伯蘭的牧人和羅得的牧人之間起了爭端。
亞伯蘭就對羅得說:「你我不可以相爭,請你離開我吧!你向左,我就向右;你向右,我就向左。」羅得看見約旦河整個平原,都 是水源充足之地。於是羅得把好的挑走了,亞伯蘭只有選羅得挑剩下的。然而我們如果仔細往下看經文,我們會看到用人的眼光所選定的與用神的眼光所選定的,哪一個好呢?羅得後來的結果 13 12「羅得住在平原的城鎮,他漸漸遷移帳棚,直到所多瑪。所多瑪人在耶和華面前罪大惡極。」

人的眼光選定的常常是安逸、短暫、慢慢接近罪惡,最終是毀滅。

而上帝告訴亞伯蘭祂要賞賜給他的是直到永遠。 所以,神的眼光高過人的眼光,神的眼光永遠不會錯。
以色列的第一任總理本古里昂,他說:如果上帝把這個沙漠賜給我們,沙漠一定是神對我們最大的祝福。人人都討厭沙漠,人人都覺得沙漠是我們的災難,但上帝量給以色列3 分之 2 的國土都是沙漠,上帝怎麼會畫了一塊這麼貧瘠的地給所謂祂的百姓呢?神會不會搞錯嗎?本古里昂說:不!我相信上帝不會搞錯,如果上帝把國土裡的 3分之年2給我們的都是沙漠,那麼沙漠一定是上帝的祝福。所以他說了一句話,以色列的未來在沙漠。

第三、擁抱沙漠
今天我們看到沙漠果然成了以色列的大祝福,因著沙漠他們發展出許多沙漠特有的科技。上帝在沙漠裡訓練以色列,以色列也在 沙漠裡認識了上帝。
以色列善於利用困境,把先天缺點變成後天優勢,現今成為「缺雨不缺水、缺油不缺電、缺地不缺糧」的國家。以色列水資源回收高達 110 %,獨步全世界的海水淡化技術,獨步全球的「滴灌技術」,讓以色列的蔬果及蛋白質自給率高達九五%以上,以色列每年還出口花卉,在歐洲市場規模僅次於荷蘭,甚至還出口花卉到花卉王國荷蘭。這就是眼光,你可以把沙漠看做咒詛,你也可以把沙漠看作是祝福。

你可以拒絕沙漠,你也可以擁抱沙漠。
我覺得真的很多時候困境反而是上帝給我們最大的祝福。

今天以色列能夠這樣的卓越,是在很多的困難當中發展出來的。

第四、信心的眼光
擁抱沙漠,沙漠不改變,

但當你改變眼光時就必看見上帝美好的賞賜

聖經裡提到信心的眼光,信心的眼光就是神的眼光,信了耶穌以後,我們就要學習用神的眼光來看待事情,用正確的態度來面對問題跟挑戰。摩西打發十二個探子到迦南地去窺探,40 天之後他們都一起回來,其中10個探子回來報壞信息,民數記 13 32-33探子中有人論到所窺探之地,向以色列人報惡信,說:「我們所窺探、經過之地是吞吃居民之地,我們在那裏所看見的人民都身量高大。 我們在那裏看見亞衲族人,就是偉人;他們是偉人的後裔。據我們看,自己就如蚱蜢一樣;據他們看,我們也是如此。」這10個探子回來他們的結論就是上帝搞錯了,我們毫無機會,他們是巨人我們是蚱蜢,我們根本不可能進入那個地方。
迦勒跟約書亞有上帝的眼光來看,帶來不同的結果,民數記13 30149 .迦勒在摩西面前安撫百姓,說:「我們立刻上去得那地吧!我們足能得勝。 、、、因為他啟們是我們的食物,、、有耶和華與我們同在,不要怕他們!」
10個探子的眼光看到的是環境的困難,巨人的可怕,城牆的高大,可是迦勒跟司約書亞他們眼光看的是什麼?他們看到的是上帝的偉大跟可能,看到的是神的同在跟賜福。 10個探子用人的眼光來看,結果全都倒斃在曠野。錯誤的眼光會讓我們錯失神給我們的機會,會讓我們失去上帝所預備給我們的豐盛產業。

約瑟在創世記50 20 說了一句很有力量的話,
「從前你們的意思是要害我,但神的意思原是好的,要保全許多人的性命,成就今日的光景。」兄弟對約瑟的出賣,波提法妻子對他的陷害都是他的沙漠,
但當他擁抱沙漠時,這些攻擊要成為他的食物,為了要來成就他,完成神在他身上的命定。所以在基督徒身上哪有什麼壞事呢?在基督徒身上發生的都是好事!上帝讓那個絆腳石成為你人生的踏腳石,那些來攻擊你的,傷害你的,反而要成為你晉升的台階,成為你擴張的途徑。

結論

當問題來了不要被問題淹沒,不要埋怨,因為埋怨只會讓我們更失落和沮喪,

所以要改變我們的眼光,用信心的眼光來看待問題。

詩篇34:3 「你們和我當稱耶和華為大,一同高舉他的名。」從這節經文我們學習把神放大,我們最大的問題就是常常把問題把困難放大。信心不是否認問題,信心不是駝鳥,把頭埋在沙裡說沒問題,不是這個意思。信心是說問題很大,但是我們的神更大。問題是大是小,關鍵就在我們的眼光,當我們定睛神的信實應許,就會啟動神的能力,看到神的恩惠與祝福。他的能力就會不斷的加在我們身上。

學習把神放大,問題就會縮小

詩篇27 13.我若不信在活人之地得見耶和華的恩惠,就早已喪膽了。」基督徒遇到問題困難來臨的時候,告訴自己,

在沙漠困難中我必得見耶和華的恩惠

這樣的信心,會讓我們不喪膽,反而能在黑暗中看見光明,在絕望中重燃希望。

愛因斯坦與猶太拉比 Einstein and the Rabbi: Searching for the Soul (陳曉能醫師推薦)


看這本書流了幾次淚,值得一讀。 對傳統福音派基督徒, 這不是本政治正確的神學書, 但是是真實的人生故事。作者是少有的猶太女拉比寫自己的 與她關顧的人,她親愛的人, 書信中人,和大歷史悲劇中這些人的生命故事。醒思人的靈魂、 猶太教神學、 造物主的關係。 前面不太吸引我, 後三分之一就欲罷不能了。 也有神秘教派的味道。-----------------陳曉能


人類是我們稱為「宇宙」這個整體的一部分,是受時空侷限的一部分。人將對自我、自己的思想和情感等體驗,當成是與其餘事物分離的東西,  這是人的意識的一種光學錯覺。努力擺脫這種錯覺是一個真正的宗教問題。
  要在能力範圍內尋求心靈平靜,就要試圖克服它,而不是滋養這種錯覺。----愛因斯坦(Albert Einstein)

  作者萊維是一位猶太拉比,當她讀到愛因斯坦一封情真意摯的書信時,深受震撼,直抵其內心深處。愛因斯坦信中的話語完全體現她所相信的人類條件,即全體人類是緊密相繫,但我們對這個真理卻視而不見。

  作者發現,收信人是拉比馬庫斯,他的兒子因病離世,當時正承受身為父母最難以忍受的痛苦,於是寫信給愛因斯坦。而作者十幾年前也因父親遭歹徒槍殺身亡,曾經遭遇作為人子女最難以承受的痛,而感同身受。

  萊維想知道,是什麼激發一個科學家寫下這樣充滿靈性的智慧,就這樣開始她為期三年的探索,查訪愛因斯坦這封神祕信件的始末,並進入人類靈魂的奧祕。最後的成果便是這本充滿啟發又打動人心的書,對於所有心懷信仰的人來說,這當中充滿普世真理,將幫助我們重新獲得自己的靈魂,並瞥見一直在躲避我們的合一性。

  在本書,作者結合愛因斯坦的信件、馬庫斯的故事,以及她自己和其父親的經歷,讓讀者意識到,靈魂能夠看見眼睛所看不見的東西。我們都渴望看得更廣,不要辜負我們的天賦,了解我們為什麼在這裡的原因。萊維帶領我們展開一場充滿智慧、同情和幽默的驚險旅程,敦促我們清醒過來,留意聆聽內心的呼喚,聆聽召喚我們成為自己的聲音。

得獎紀錄

  榮獲美國提升身心靈貢獻「諾提勒斯書獎」金牌獎(Nautilus Book Awards)

好評推薦

  「萊維透過錐心刺骨的個人故事、猶太人的生活傳統,以及一封愛因斯坦寫給一位悲傷父親的至情至性的書信,在她的書中架構出要如何過一段有意義並且彼此相連的生命指南,非常激發人心。」──萊特曼(Alan Lightman),《愛因斯坦的夢》作者

  「萊維拉比分享她充滿關愛的心神,她寫的這部關於愛因斯坦和試圖療傷止痛的拉比故事,以及她所聽到你的靈魂的聲音,都非常鼓舞人心。這本了不起的書直入我的心坎,我相信它也會對你的心說話。」──凱恩(Susan Cain),《安靜》(Quiet)作者

  「拉比的任務是闡明猶太教的智慧和力量,將其深刻、神祕和樸實的層面展現出來。萊維以非常出色的手法做到這一點;她在猶太人靈魂深處發聲,不僅向猶太人提供猶太教的屬靈恩賜,還分享給整個世界。本書值得源於猶太女性的祝福,並透過向她這樣的人,持續祝福它。」──威廉姆森(Marianne Williamson),《回歸愛情》(A Return to Love)作者

  「(萊維)是一位說故事高手,她勇敢、大膽、詼諧、聰明⋯⋯她的見解不僅鏗鏘有力、充滿智慧,還帶有一份詼諧的幽默感以及深切的慈悲心。然而本書還更上一層樓,散發出一種充滿勇氣和真實的親密啟示。讀者在讀完萊維的這本最新著作後,心中肯定會靈性充滿,這正是她在她所做的每件事中都企圖傳授的。」──《 猶太人雜誌》(Jewish Journal)

  「在這本引人入勝的新書中,處處縈繞著(萊維的)智慧、開放和美妙精神。」──《耶路撒冷郵報》(The Jerusalem Post)

  「引人入勝⋯⋯真切動人。」──《出版者周刊》(Publishers Weekly)

  「每個人都需要讀這本書。這是一本為我們現在所生活的時代所寫的書,透過一段段從過去到今日的善意和理解姿態的歷史旅程,捕捉到人類精神。萊維以清晰而輕鬆的風格寫作,讓讀者能夠融入她的敘事,見證一段靈魂生活。」──馬格萊斯(Julianna Margulies),演員、製作人

  「萊維拉透過她敏銳的洞察力、開放的心靈,以及她廣為人知的那份讓人容易領悟的智慧,寫出這本書,對所有閱讀本書的人來說,既會得到慰藉,同時也是一種挑戰。本書讓我流淚,也讓我思考。閱讀此書宛如是在溫柔的引導下,不斷往深層探索。」──夏比洛(Dani Shapiro),《奉獻》(Devotion)作者

  「在整本書中,萊維擔任一位值得信賴的嚮導,只有剛好加一點(或減一點)幽默和無盡的慈悲心。」──《柯克斯書評》(Kirkus Reviews)

  「任何信仰的靈性追求者都應該會在這些錯綜複雜的愛情、失去、痛苦和成功的故事中,找到指引和安慰。」──《圖書館雜誌》(Library Journal)

  「有坦率和動人的回憶,有鼓舞人心的靈性追求的描述。這本非比尋常的書,讓人手不釋卷。」──莫傑爾(Wendy Mogel)博士,《孩子需要的9種福分》(The Blessing of a Skinned Knee)作者

  「千萬別錯過這本獨一無二的書,當中結合智慧、啟發,以及一則關於這世界最偉大的科學家的神祕故事,還有對靈魂的現代追求。這樣的結合不僅讓人著迷不已,還會讓內心深處的靈性高歌。」──沃爾普拉比(Rabbi David Wolpe),《分裂的心》(The Divided Heart)作者

  「萊維探究生命的兩極:生與死、愛與失、信仰與懷疑。透過敏銳的洞察力,她展現出每一種二元性是如何透過我們所謂的『靈魂』這股生命力聯繫起來。本書娓娓道來的故事,既鼓舞人心又能啟發視野。」──格羅普曼(Jerome Groopman),哈佛醫學院雷卡納蒂教授、《希望的解剖》(The Anatomy of Hope)作者

  「萊維寫進我的心坎裡。她將我的猶太教和我的社會科學,以及我目前對愛的靈性追尋全都統合起來。」──德斯(Ram Dass)

  「讀萊維的性靈之旅,展開一段跟隨她深入其內心世界的冒險。本書將會帶你踏上一段旅行中的旅行。」──李爾(Norman Lear)

   「『靈魂是什麼?』自古以來,這個問題一直為慕道者、聖徒和先知津津樂道。『是否可用語言來描述這難以言說的東西?』這問題也不斷出現在各個時代和各大洲的詩人的筆尖下。身為拉比的萊維,在本書中,也試圖探討這些問題,她在這本讀來宛如神祕小說的書中,以謙遜的口吻、博大精深的認識和無盡的詩意來回應,讓我手不釋卷。」──萊瑟(Elizabeth Lesser),歐米茄研究所(Omega Institute)聯合創始人、《破碎的公開》(Broken Open)作者

  「萊維拉比的這本書非比尋常。受到愛因斯坦寫的一封著名信件所啟發,她悉心查訪,最後發現這封信背後令人意外的背景故事,原來這封信是寫給一位如聖人般的拉比,他剛經歷到為人父親所能遭遇的最深沉的苦痛。而萊維,這位幾十年前經歷過一個孩子能夠遭遇的最悲慘的喪父痛楚,將愛因斯坦的字句、拉比馬庫斯的故事,以及她和她自己父親的對話聯繫起來,讓我們明白靈魂真的可以看到眼睛所不能見的。跟著萊維這位嚮導,我們也可以學習如何跟著靈魂一起觀看,從而祝福周圍的人和我們自己的生活。」──台盧希金(Telushkin)拉比,《猶太人字彙》(Jewish Literacy)作者

  「萊維為我們祝福,尤其是在讀她這本充滿光明的書時:『我祈禱在你身上會發生一些神聖的事。某種意想不到的事。一個轉捩點。一種覺醒。』確實就是如此,而且遠超過此。」──波格列賓(Abigail Pogrebin),《我的猶太歲月》(My Jewish Year)作者

  「在這個令人眼花繚亂,面對一切都常感到難以置信的時代,萊維的書是一帖重要且必要的良藥。完全沒有套用簡單想法或靈性用詞,而是向幾世紀以來的猶太思想請益借鑑,萊維向我們展示一種與靈魂相依的方式,讓人在這片物化世界中行走。本書是一本針對如何平衡生活和教育心靈的反思,溫暖而睿智。」──梅爾金(Daphne Merkin),《這算快樂》(This Close to Happy)作者

  「對於那些熱愛愛因斯坦科學和佐哈爾靈魂的人來說,這是一本很棒的讀物。愛因斯坦與拉比馬庫斯的通信故事令人著迷,這也將科學和靈魂融合在一起。」──德蕭維茨(Alan Dershowitz),《立場》(Taking the Stand)作者

  「萊維將她作為拉比的角色編織成一系列故事,透過她個人歷經的病痛,以及對一封寫給愛因斯坦的信的非凡探究,呈現出靈魂難以言喻的本質。」──托波羅斯基(Stephen Tobolowsky),演員、《我與上帝的冒險》(My Adventures with God)作者

  「萊維將個人回憶錄和哲學論述輕鬆編織在一起的能力,將會讓你感動。」──艾隆(Tom Allon),《赫芬頓郵報》(Huffington Post)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萊維(Naomi Levy)


  暢銷書《悲傷、奮鬥和重新開始的慶賀》(Sadness, Struggle, and Celebration To Begin Again)、《與上帝交談 》(Talking to God )、《希望會找到你》(Hope Will Find You)作者。她是首批進入保守猶太神學院的女性,也是NASHUVA的創始人和領導者,這是一個以洛杉磯為基地的突破性猶太精神推廣運動。萊維被《新聞周刊》評選為美國前50位具有影響力的拉比之一,曾上過「歐普拉秀」(The Oprah Winfrey Show)、「今日秀」(The Today Show),以及美國公共廣播電台(NPR)節目。

譯者簡介

王惟芬


  臺大動物系、倫敦大學帝國理工學院科技醫療史碩士。日前在巴黎半工半讀,一邊於索邦法式文明課程修習法文,一邊翻譯寫作偶爾還兼中文家教。曾經謀生處:中研院動物所與生物多樣性中心、葉子咖啡店、總統府、臺大海洋所與臺大醫學院。譯著以科普、科學史、藝術史、環境科學及傳記文學為主。Email:weifen.wang@gmail.com。


目錄

  譯者序

第一篇追尋靈魂
第一章與靈魂相遇
第二章愛因斯坦與拉比:靈魂復活
第三章在我的內部尋找我:尋找自己的內在本質
第四章靈魂自拍照
第五章遇見靈魂的三個層次

第二篇接觸生命之力:視野和行動的關鍵
調高靈魂之聲的音量:滋養與喚醒靈魂
第六章滿足靈魂的需求
第七章冥想是靈魂的良藥
第八章讓音樂提升你的靈魂
第九章為滿足你的靈魂而吃
第十章禱告和學習是理解的關鍵
第十一章在自然中恢復靈魂
第十二章迎接安息日:在休息的日子恢復你的靈魂
進入靈魂的廣泛視野
第十三章退一步海闊天空
第十四章超越我們的狹隘視界
第十五章信以為真
第十六章瞥見大掛毯:探測隱藏的連結
發現行動的力量
第十七章打破陳舊的熟悉模式
第十八章永孕:找到讓你完成人生任務的勇氣

第三篇傾聽愛之力:親密關係和聽見召喚的關鍵
學習深愛
第十九章軟化:把石心變肉心
第二十章體驗寬恕的治療
第二十一章為聖戰祈禱:思而後行的學習
第二十二章認識真朋友的救贖力量
第二十三章尋找靈魂伴侶
第二十四章帶著五種神聖特質進入婚姻
第二十五章認識婚姻持久的祕密
第二十六章與靈魂一起養育
發掘你的神聖召喚
第二十七章聽從靈魂的召喚
第二十八章明白自己就是合適人選
第二十九章感受靈魂的拉扯
第三十章把弱點轉化成強項
第三十一章讓你的靈魂作用
第三十二章擊敗靈魂的對手
第三十三章知道你是誰:認識你真正的神聖力量

第四篇迎接永恆的力量
經驗合一,一嚐永恆滋味
第三十四章拉近距離返回家園
第三十五章感受你靈魂的四十二場旅程
第三十六章認識阻礙對你的提升
第三十七章看到你的未來世界
懂得時間與永恆的深層含意
第三十八章珍惜永不消亡的祝福
第三十九章生活在靈魂時光
第四十章體驗合一
第四十一章為靈魂帶來樂趣
第四十二章牽起連接線

圓滿:那封信
謝辭
注釋
參考書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