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如果懂得自我解嘲,就不容易老,誰不愛面子?但如果你可以把自己當笑話講,很多事就不會那麼過不去。」


經文: 腓立比書 4 : 10-20 凡事知足的祕訣 10 我在主裡大大地喜樂,因為你們現在又再想起我來;其實你們一向都在想念我,只是沒有機會表示。 11 我並不是因為缺乏才這樣說:我已經學會了,無論在甚麼情況之下都可以知足。 12 我知道怎樣處卑賤,也知道怎樣處富裕;我已經得了祕訣,無論在任何情況之下,或是飽足,或是飢餓,或是富裕,或是缺乏,都可以知足。 13 我靠著那加給我能力的,凡事都能作。 14 然而,你們一同分擔了我的患難,實在是好的。 腓立比信徒的餽送 15 腓立比的弟兄們,你們也知道,在我傳福音的初期,離開馬其頓的時候,除了你們以外,我沒有收過任何教會的供給。 16 我在帖撒羅尼迦的時候,你們還是一而再把我所需用的送來。 17 我並不求禮物,只求你們的果子不斷增加,歸在你們的帳上。 18 你們所送的我都全數收到了,而且綽綽有餘;我已經足夠了,因我從以巴弗提收到你們所送的,好像馨香之氣,是 神所接納所喜悅的祭物。 19 我的 神必照他在基督耶穌裡榮耀的豐富,滿足你們的一切需要。 20 願榮耀歸給我們的父 神,直到永遠。阿們。

 

 “Every man is two men, one is awake in the darkness, the other asleep in the light. ”

“I am the flame and I am the dry bush, and one part of me consumes the other part.” --------------------Sand and Foam, by Kahlil Gibran


一個人有兩個我,一個在黑暗裡醒著,一個在光明中睡著。我是烈火,我也是枯枝,一部分的我消耗了另一部分的我。

原文網址:https://kknews.cc/essay/4ervpe3.html

恰恰好的生活--------------李進文

 恰恰好的生活


苔綠爬坡,從趾頭

到思索,活潑你也活潑我


我一天的消耗是櫻花落

我一天的熱量是起霧

淺白易讀

就這樣傾訴:要記得活

好好的


細雨這樣飄,怎不是愛呢?

你手置於我手

恰恰好的生活


水墨的態度淡到像長假

散步數著一天

又一天消逝


不如從死那頭往回數

就是零加一再加一加到開心

一個小約定

針葉細細說得比天氣好


不要太多可是

不要太多我我結巴了詩

改用肯定句種一株

可能的神木

天水圍的日與夜







天水圍的日與夜」是一部香港電影,英文片名翻做「The Way We Are」-我們就是這樣。

天水圍是香港的貧民區,底層小市民的瑣碎生活平淡如水,沒有驚濤駭浪,卻能在無數個微小的時刻擊中人們的心。本片獲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導演、最佳編劇等4項大獎。


我要你快快的听,慢慢的说,慢慢的动怒。


這是一部淡淡然而又讓人感動、振奮人心的社區生活電影,許鞍華以平實而夾雜著悲憫的手法關注普通人在社區裡的日常生活。就如片名所說的天水圍的日與夜,許鞍華影像關注的焦點是這個曾經一度曾為傳媒爭相報導的悲情社區——天水圍,儘管有單親家庭問題、孤寡老人問題、中學生成長問題(如早戀、孤僻等)等,但在整體上是洋溢著一種很淡的人情味,而顯得比較的溫情。

影片中的三位主角,剛好就代表著社區裡最為普通的三代人。三代人的故事就像是一次的生命反覆重演,而穿插其間的,不再是悲情故事,而是讓人感動的人情。它幾乎放棄了所有可以誇耀的視聽語言,放棄了所有能夠煽情的段落細節,用最簡單的手法,在展示了香港百姓自己的故事同時,也讓我們感同身受。

***笑容像是一把篩子,可以濾掉生活的苦,留下生活的甜
***兒女的忙碌和冷漠才是老人家最大的心結
***外婆說,做人很難,貴姐回到,有多難呢?
****人的崩潰是在一瞬間,思念像錐子一樣,敲開厚殼,露出悲傷的底色
***沒有事情發生就沒有情緒
怎麼會沒有事發生?看你怎麼去看這件事,有些人不把考試當一回事,有些人為了考試跳樓

**我們都要習慣帶著問題過日子










台灣當代傑出指揮家莊東杰對拉赫曼尼諾夫第三號鋼琴協奏曲中教會音樂的演繹



 

台灣當代傑出指揮家莊東杰指揮 The Danish Radio's Symphony Orchestra演繹拉赫曼尼諾夫第三號鋼琴協奏曲Rachmaninoff: Piano Concerto No. 3



2015的莊東杰追尋拉赫曼尼諾夫1909年第創作的心境,每小節每個部門的樂器,去推敲每一段的畫面,這真的需要對音樂有真正心靈的觸動、深度的素養,才能完全揭露在滿堂的觀眾面前。


要進入古典音樂的殿堂,誠如莊東杰所展示的,要有畫面。沒有畫面根本無法進入古典音樂。
這需要想像力,豐富的想像力帶來情境的創造

在許多重要的音符的楊起、頓挫,搭配著和聲的襯托中,莊東杰帶領樂團中的所有演奏家,有畫面看到教會中肅穆的崇拜、對創造天地群能神的敬拜,同時也要有小女孩在悠揚音樂中婆娑起舞的畫面。這樣曾能產生動人的鋼琴協奏曲。


基督的信仰、聖經建構的彌賽亞,也需要在聖靈的引導下才能看見。

我們來細細思想希伯來書11章中神的啟示;

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實底,是未見之事的確據。 古人在這信上得了美好的證據。 我們因著信,就知道諸世界是藉神話造成的;這樣,所看見的並不是從顯然之物造出來的。


 愛永不止息

1、 希臘文:倒塌πίπτω(pipto))

      我們看一下聖經這個重點的字,永不止息或是永不失敗,它的希臘文叫作πίπτω(pipto)。

2、 英 文:never fails

(NKJ)(NIV)(NAS) never ends (NRS)
πίπτω(pipto)的意思,在英文有Love never fails和Love never ends兩種不同的翻譯。

3、 中 文:愛是永不止息(和合本) 

       愛是永恆的(現中修)

啟示錄七個教會書信的架構

 




萬芳醫院安寧病房耶誕活動,向英國籍宣教士──戴默麗教士致上最高敬禮(20201223)

 











2020.12.23

馬太福音10:7-8 「要邊走邊傳,說『天國近了』。要醫治病人,使死人復活,使痲瘋病人潔淨,把鬼趕出去。」病痛得到醫治是天國臨近的記號,當上帝在人身上掌權時,人就能變得健康。這意思不是身體的所有病痛馬上就會治好,而是指人的心靈獲得平安與整全。《病痛與醫治》─古侖神父、吳信如合著。

 

萬芳醫院 安寧病房(8A)

這是一個月一次,由沐光心靈關懷中心所提供的「蔬菜濃湯分享」(據悉準備數月,並與醫療團隊討論下最適合的營養補充品,而且果汁機所資不斐,需向國外訂購,不但能保留完整的蔬果價值,機器本身能直接加熱,讓病友喝到暖呼呼的蔬果濃湯),這個活動雖已持續一段時間,除了濃湯的提供,更重要的是心靈關懷與福音分享!

今天是我第一次參與,負責拍照,也負責觀察與感受。活動內容相當豐富,有手語的耶誕詩歌表演、志工們的合唱,過程中有人開始打果汁,而我的眼光則游移在陸續被護理師推進來的病人身上(護理師、社工師們都熱切地與周關懷師、志工們打招呼)

首先被推過來的是一位男士,年紀應該四十至五十之間(很難判斷),坐在幾乎可以平躺的特殊輪椅上,吊著點滴,皮膚黝黑、身形枯槁、沒有毛髮,我站在他的身後觀察他光亮的頭頂,想像著他曾經經歷的病痛與療程。一位年約五十多的看護扶著一位年紀相仿的太太,一樣推著點滴架,與看護一起過來。一位身著綠色外套的男子前來參與,說是陪兒子住院。一位先生淡定的坐下來不停地講電話,似乎是與住院的太太報告正在參與的活動。一位年輕女子由看護推過來,瘦弱的身軀,在有恆溫設備的醫療大樓內裹著羽絨衣與毛帽,感覺非常冷。一位症狀明顯是口腔癌的年輕男子獨自坐在第一排專注聆聽卻無法言語。一位近七十歲的先生,右腳掌截肢,由太太陪同過來(應該是另一邊普通病房的病友)。此時,一個畫面吸引住我的目光,角落的一對夫妻,太太也是斜躺在那特殊輪椅上,先生衣冠整潔的坐在太太右邊,兩位都滿頭白髮,先生舉手投足卻顯溫文儒雅。整個過程我必須東竄西竄掌握拍攝角度,但眼光始終無法移開這對夫妻。太太面無表情,先生邊看節目表演邊回頭對著太太淺淺一笑,左手始終握著太太那毫無知覺的右手沒有離開過,時而緊握、時而輕撫,我可以想像他們是如何的彼此相愛,從年輕到老,共同度過每一個晨昏、每一個喜悅與悲傷,即使到最後一刻,都為能緊握對方的手而感恩

接下來是周關懷師的福音信息,以及分送「蔬菜濃湯」,不只現場病友與家屬,甚至分送到病房裡,在這寒冷的雨天,對比外面灰濛濛的天氣,這一杯真的是暖到心頭。緊接著擺好大桌子,開始教大家製作簡單又美麗的蝶谷巴特零錢包。護理師與志工一陣忙亂大家終於坐定位,開始專注的製作零錢包!

「我要做給我太太,她現在住院!」

「我要做給我兒子,他在住院。」

「我是她的看護,我幫她做(此時護理師拿塑膠袋給病人,病人在後面不

  停嘔吐)

(口腔癌的病友指手畫腳,應該是做給自己)

(先生拖著下巴在一旁看太太做)上完膠水真的很漂亮耶!」

在喬治•賴爾 George S. Lair, Ph.D. 《臨終諮商的藝術》一書提到─醫療、社會、心理、靈性每個面向的關懷都是同等重要。然而,當病人的需求是從主流的醫療觀點來看待,其他面向就不容易浮出檯面。庫雪爾(Kutsher,1980)表示,我們目前的科學與醫藥知識,儘管有種種利益,卻已為醫療照顧投下了陰影,「因為在追求治療的過程中,關懷這件事的位階已經被削若了。」身為諮商師(關懷師)的我們,所採取的方式往往是行為與化約(redunctionistic)的取向,這些奠基於實證的看法忽略了其他了解世界的方式。P40-41

從信仰實踐的角度,馬太福音817「這是要應驗先知以賽亞的話,說:他代替我們的軟弱,擔當我們的疾病。」當探訪與陪伴時,單靠著一股熱情往往會達不到靈性關懷的層面,有時會讓自己陷入混沌的窘狀,使彼此的談話落於空泛。必須要有敏銳的心去覺察並協助病人去感受自己對生命與病痛的意義,而非一味的用宗教語言去包裝或詮釋這些苦難、否則將完全觸摸不到病人的靈性需要當然,在活動過程中是屬於集體性質的陪伴,因為,誠摯地邀請與呼喚不同於醫生的宣判、溫柔的輕撫不同於侵入身體的管子、眼神的交流不同於護理師慣例的巡視,溫暖的蔬果農湯更不同於那滿是刻度的藥物。它源自耶穌道成肉身的愛!

 

8A結束後,大部分志工已陸續離開。周關懷師帶著我與另一名志工上10樓探訪一位年屆九十的英國籍宣教士──戴默麗教士於民國561月,從英國倫敦隻身來台宣教,574起在深坑地區教會服務,本著基督仁愛的精神,來到台灣這衛生條件不佳、物資貧瘠的窮鄉僻壤,順服上帝的帶領,像一粒麥子一樣,將自己深埋在深坑這個小地方,至今已53個年頭。

 戴教士為人謙和,常關懷會友,從不吝於用話語給予鼓勵扶持,或實際提供金錢物質援助窮困缺乏者,她的行誼帶給許多人深刻的影響,許多深坑及附近(石碇、平溪等)地區居民藉由教會,在身心靈方面獲得許多助益。(參考網站https://religion.moi.gov.tw/ExcellentForeigner/Content?ci=1&cid=4#prettyPhoto)

奉獻50年!英傳教士獲移民署頒發梅花卡──戴默麗秉持上帝教導她的座右銘「只管跟隨」,把她一生最精華的歲月都奉獻在台灣這塊土地上,同時本著基督仁愛的精神,傳揚愛與仁恕,並身體力行,能夠獲頒梅花卡實至名歸。

(參考網站https://gotv.ctitv.com.tw/2017/01/349548.htm)

        這是一間健保病房,戴奶奶住在最裡面一床,旁邊有一位弟兄兩位姊妹陪伴,我們彼此問安後,周關懷師軀身挨近戴奶奶(據聞是心肺衰竭,戴著呼吸器)用簡單的英文問候。這個畫面讓我想起在衛理神學院修宣教學這門課時,曾經涉獵過白冷會宣教士事蹟,在西元1953年遠從瑞士來到台灣後山奉獻一生的一群宣教士的故事。戴奶奶側躺著,高挺的鼻子顯得氧氣管的渺小,白色的髮絲與剛到台灣時並無異(參考照片)只是略微減少,她睜著一隻還能活動的淺棕帶點綠的眼睛環視著我們,帶著淺淺的微笑,蠕動的嘴唇似乎想說什麼。在無法交談的此刻,我們一起用Amazing Grace這首詩歌為她祝福與祈禱(詩歌中,旁邊的志工頻頻拭淚,聖靈總以不同的方式感動我們,我沒哭,卻用心感受這神聖的一刻。我必須再說,如此愛主而燃燒自己的生命,遠勝過高牆裡敬虔的膜拜)



















當我帶著一顆悸動的心寫下這一頁時,回憶起,這是多麼美麗的臉龐!腓立比書1:21-23 「因我活著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處。但我在肉身活著,若成就我工夫的果子,我就不知道該挑選甚麼。我正在兩難之間,情願離世與基督同在,因為這是好得無比的。」在古侖神父所著《生命終點的盼望─生命與死亡的藝術》詮釋保羅當時對死亡的理解:「離世」在德文版中使用的是「aufbrechen」一字,即「啟程」的意思,現代中文譯本修訂版則譯為「離開這個世界」,到上帝那裡去。他將死亡理解成「啟程」、是前往另一個生命。在希臘文的版本中「與基督同在」寫的是「syn Christo einai」:在基督身邊,經驗到與祂在一起,這是一種與基督一起存在的狀況,一種內在的連結。

病房裡來陪伴的深坑教會的弟兄姊妹關愛的眼神如同看著自己的父母,可能更甚,並述說著自己從小如何在戴奶奶的關愛中成長。在祈禱、默想、聖禮與關愛貧困中,在每一個接納與擁抱中,為黑暗帶來曙光、使飢餓的得飽足,將自己生命成為盲人的眼睛、瘸腿的拐杖、傷痛的纏裹者,引領數不清的生命找到盼望,如同一粒麥子深埋在台灣這塊土地上,近五十多個年頭。這一切使得病房裡所有的醫療設備不再那麼的冰冷,反之,機器的偵測音宛如榮耀的進行曲,即將謝幕這完美的一生,如吹奏著「啟程」的讚美樂聲,帶著戴宣教士在眾天使的歡呼聲中,進入應許之地,永遠與基督在一起!

戴宣教士的座右銘是「只管跟隨」,忠心愛神愛人,獲移民署頒梅花卡確實實至名歸、但我相信在天上已有榮耀的冠冕等著她!此刻,我明白為何我沒哭,因為,這樣的精神、這樣的愛,不能停止!

 

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啟示錄的起手式以及句點




我一看見,就仆倒在他腳前,像死了一樣。他用右手按著我,說:不要懼怕!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後的,又是那存活的;我曾死過,現在又活了,直活到永永遠遠;並且拿著死亡和陰間的鑰匙。(啟1:17-18)

 


啟示錄第一章的結構


  1. 主神說: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是昔在、今在、以後永在的全能者。

  2. 我─約翰就是你們的弟兄,和你們在耶穌的患難、國度、忍耐裡一同有分,為神的道,並為給耶穌作的見證,曾在那名叫拔摩的海島上。

  3. 當主日,我被聖靈感動,聽見在我後面有大聲音如吹號,說:

  4. 你所看見的當寫在書上,達與以弗所、士每拿、別迦摩、推雅推喇、撒狄、非拉鐵非、老底嘉、那七個教會。

  5. 我轉過身來,要看是誰發聲與我說話;既轉過來,就看見七個金燈臺。

  6. 燈臺中間有一位好像人子,身穿長衣,直垂到腳,胸間束著金帶。

  7. 他的頭與髮皆白,如白羊毛,如雪;眼目如同火焰;

  8. 腳好像在爐中鍛鍊光明的銅;聲音如同眾水的聲音。

  9. 他右手拿著七星,從他口中出來一把兩刃的利劍;面貌如同烈日放光。

  10. 我一看見,就仆倒在他腳前,像死了一樣。他用右手按著我,說:不要懼怕!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後的,

  11. 又是那存活的;我曾死過,現在又活了,直活到永永遠遠;並且拿著死亡和陰間的鑰匙。


其實,第11節,省略了一段話(New King James Version);

saying, I am the Alpha and the Omega, the First and the Last, and, “What you see, write in a book and send it to the seven churches which are in Asia: to Ephesus, to Smyrna, to Pergamos, to Thyatira, to Sardis, to Philadelphia, and to Laodicea.”

換句話說,啟示錄1:8-11的結構是

  1. 主神說: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是昔在、今在、以後永在的全能者。

  2. 我─約翰就是你們的弟兄,和你們在耶穌的患難、國度、忍耐裡一同有分為神的道,並為給耶穌作的見證曾在那名叫拔摩的海島上。

  3. 當主日,我被聖靈感動,聽見在我後面有大聲音如吹號,說:

  4. 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是首先的,是末後的,你所看見的當寫在書上,達與以弗所、士每拿、別迦摩、推雅推喇、撒狄、非拉鐵非、老底嘉、那七個教會。
這是希伯來文學的三明治手法。這種三明治中間夾著經文,就是重點的重點。1)在耶穌的患難、國度、忍耐裡一同有分為神的道,並為給耶穌作的見證,2),2)在聖靈的光照下,聽見神的聲音。


第一章的結尾是用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後的,(1:17)來和1:8節做首尾呼應。其次序是

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8節)---------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是首先的,是末後的(11節)-----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後的(17節)


需知道,書寫在兩千年莎草紙書卷的啟示錄原稿,並沒有現代的標點符號和句讀,老約翰巧妙的用這醒目的頭銜來區隔文字,表達天啟。




啟示錄最後一章呼應第一章的結構


 他又對我說:都成了!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我是初,我是終。我要將生命泉的水白白賜給那口渴的人喝。(啟21:6)



            
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後的

我是初,我是終。(啟22:13)




創世紀第一章第一節隱藏著阿拉法,俄梅戛的縮寫字母"et" (אֵ֥ת)


 Within the Hebrew Scriptures is a tiny little two-letter word "et" (אֵ֥ת), spelled with two Hebrew letters "aleph" and "tav," which are the first and last letters of the Hebrew "aleph-bet." Many times, this word doesn't get translated into English because of a lack of clarity as to its meaning.


There are some speculations that this word is a pointer to the direct object in the sentence. The pointer theory is right in some cases, but not all of them. As we shall see, it is more likely the sign of the Lord Jesus's covenanted presence as it concerns the events of the text.

The very first mention of this word is in the very first sentence of the Bible twice.

בְּרֵאשִׁ֖ית בָּרָ֣א אֱלֹהִ֑ים אֵ֥ת הַשָּׁמַ֖יִם וְאֵ֥ת הָאָֽרֶץ

The literal word for word rendering of the above verse in Hebrew, when reading from right to left in English, is "in beginning created, Elohim, 'et' (Aleph-Tav in bold) the heavens and 'et' (Aleph-Tav in bold) the earth."

Recall that Jesus is the "Alpha and Omega," "The First and the Last" The Beginning and the End," "The One Who is and was and is to come," and with this understanding, we can now say He is also "The Aleph and the Tav" which is the equivalent of all of these titles. "Aleph" and "tav," recall, is the first and last, and the beginning and end of the Hebrew aleph-bet. Just as alpha and omega are the first and last, beginning and end of the Greek alphabet, so we have the Bible beginning with the Aleph andTav and ending with the Alpha and Omega.

The pictograph meanings of these two letters are very confirming to understanding how "et" (אֵ֥ת Aleph-Tav) in the Scripture is representative of the presence of Christ and the concept of covenant.

With this in mind, let's go back and see how this fits with the very first sentence of the Bible.

". . . in beginning created, Elohim, et (אֵ֥ת) the heavens et (וְאֵת) the earth. . ."

Notice that the second "et" (אֵ֥ת) has an extra letter added to it. That particular additional letter is a "vav" and is a letter used to join and link clauses' subjects. It would technically read v'et. In this case, the "vav" is connecting the heavens and the earth. And what is the Hebrew word pictograph for vav? It is a nail or peg, an instrument of joining, attaching, and securing things. Christ connected the heavens and the earth through His death and resurrection,